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世界名著

东度记:达摩祖师

发布时间:2017-11-09 所属栏目:世界名著 来源于: 点击数:17次

东度记   《东度记》又名(又名《新编东游记》、《东游记》、《续正道书东游记》、《新编扫魅敦伦东度记》),是由方汝浩编写的书籍。明代小说。作者方汝浩,生卒及生平事迹不详。书叙达摩老祖由南印度出发,自西而东,经东印度国,再往震旦国阐化历程。作者塑造了一大批千奇百怪的妖魔形象,他们有的是人,像酒色财气四魔,本是巨鼍巫师的徒弟;有的是人的心理幻化,他们给社会带来各种危害,诸如兄弟不和、夫妻失睦等,皆有他们拨弄而成,而与达摩老祖和不如密多尊者始终作对。小说虽极写神怪妖魔,光怪陆离,虚幻神奇,但却揭露了明末社会和家庭的各种矛盾,真是的描绘出一副封建末世社会全面崩溃的画面,别具一格。

  作者:
  方汝浩,号清溪道人。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云:“(《禅真逸史》序)后署‘瀔水方汝浩清溪道人识’,据此知作者乃方汝浩,洛阳人。然慈眼堂藏明万卷楼本《东度记》,又题‘荥阳清溪道人’,则又似郑州人,不知何故。或一为本贯(籍贯\祖籍),一为家所在之地(居住地)。至清溪道人之号,似因南京清溪而起。”著有《禅真逸史》、《东度记》、《禅真后史》等小说。
  赏析
    《东度记》的最早版本,是明代万卷楼刊本,全称《扫魅敦伦东度记》,现藏日本。郑振铎在1927年发现的那个《东度记》本子,题“云林藏版”,另全称《续证道书东游记》,已受到汪象旭《西游证道书》影响,是清代康熙刻本,现藏法国。我们于1957年见到的本子,不署刻版年月和书肆名称,是另一种普通的清代木刻本,现在南京。这个本子,共二十卷二十大册,每册四十六页,半页十行,行二十二字,估计全书篇幅,约在四十余万言左右。
  世裕堂主人的《〈东度记〉序》,写于明崇祯八(1635)年。小说的成书年代,当距此不远。小说的作者,是“瀔水方汝浩”,笔名清溪道人。除了《东度记》外,方汝浩还写有《禅真逸史》八集四十回,《禅真后史》十集六十回,这是两部英雄传奇式的历史小说。
  被称为《续证道书》的《东度记》,名义上是吴承恩《西游记》的续书。实际上,《西游记》写唐朝玄奘西游,《东度记》却写晋朝达摩东度;《西游记》借历史而演神怪,《东度记》却借神怪而演世情,无论在题材、情节、故事、人物上,还是在思想、艺术、风格上,这两部小说均无任何瓜葛。《东度记》是一部和《西游记》完全不同的神话小说。
  《东度记》的内容,一共分为两个部分:第十八回至第一百回,主要写达摩老祖,从璎珞童子手里接过“法器”,收徒弟道副、尼总持、道育,由南印度国出发,“自西而东”,经东印度国,再“往震旦国阐化”[1]的故事,这是小说的正文;第一回至第十八回,主要写不如蜜多尊者,收徒弟元通,在南印度、东印度,“普渡群迷”[2]的故事,这是小说的“入话”。而在不如蜜多的普渡故事里面,小说又穿插了长爪梵志及其徒弟巫师、赛新园、本智、本慧、本定的“外道”度世故事,作为陪衬。乍看起来,小说的全部故事,都是写宗教的度世,谈不上有什么独创;可是,恰恰是方汝浩的巨大的艺术匠心,使他在这整个儿看似陈旧的宗教度世故事上面,闯开了一条新的创作路子,写出了新意,表现了与《西游记》和明代一般神话小说截然不同的鲜明特色。
  《东度记》着重写情魔、意魔,和《西游记》写山精水怪、岛洞妖魔完全不同。小说精心塑造了一批千奇百怪的妖魔形象:不悌邪迷、不逊妖魔、反目魔王、欺心怪、懒怪、惰怪……,还有陶情(雨里雾)、王阳(云里雨)、艾多(沙里陶)、分心(胆里生)等酒色财气四魔。他们有的是人——像酒色财气四魔本系巨鼋港巫师的徒弟,有的是人的各种心理幻化,像不悌、反目诸魔。他们都是情魔、意魔,但对人生和社会的危害,却更甚于别的一般妖魔。小说进而描写诸情魔、意魔的特殊恶行:向尚正家向古、向今的兄弟不和,是由于不悌、不逊两个妖魔的鼓弄,金百辆家的夫妻不睦,是因为反目魔王的挑拨;而与不如蜜多尊者和达摩老祖始终作对头,“各分境界,迷惑人情”[3]的,却是酒色财气这四个最厉害的人魔。就这样 ,小说在神话文学中第一次生动地塑造了心理妖魔的艺术形象,这是《东度记》根本区别于《西游记》的一个伟大独创!
  《东度记》着重写人招惹妖魔,和《西游记》写妖魔吃人正好相反。它描写情魔、意魔的迷人,起自人的邪念:陶情发迹酒乡,托庇于吴厌的贪杯;分心魔得逞郁全村,依赖于郁家五子的殴气。它描写其他妖魔的祸世,更萌于人的罪恶行径:平伞社大鼠现形,纯系义仓衙役朱商礼“只图身家财礼,不知洁己奉公,折了官银,还推鼠耗”[4];铁钩湾大虾成精,皆因它的“子子孙孙”被这村人“一网打尽”[5]。很明显,小说不是把妖魔当作某种自然现象或社会力量的象征,而是把妖魔主要看成人自身各种贪欲的幻化。正因如此,小说所写上述情魔意魔特别是酒色财气四魔作祟的故事,一再艺术地表现魔从心生的细节,强调“世间那有邪魔迷人,乃是人心自迷”[6]的道理;并且,根据人自身心理活动的多方面特点,形象地刻划了许多恍恍惚惚的情魔、意魔的不同个性。就这样,小说在神话文学中第一次写活了另一类“不吃人”的妖魔,写活了那些心理妖魔区别于动物妖魔的新的个性,新的意境,这是《东度记》根本区别于《西游记》的另一个伟大的独创。 (编辑:moyuzhai)
网友评论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