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外国名著

《飘》享誉世界的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29 所属栏目:外国名著 来源于:说怪网 点击数:10次

  《飘》

  作者:(美)玛格丽特·米切尔

  成书时间:1936 年

  类别:长篇小说

  版本推荐:傅东华译,浙江文艺出版社版

  《飘》是美国现代著名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惟一小说作品。它以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动乱的社会现实为背景,以“乱世佳人”郝思嘉为主线,描写了几对青年的爱情纠葛。自问世以来,这部作品已成为享誉世界的爱情小说。

  米切尔(1900~1949)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作家。她生于亚特兰大市,曾获文学博士学位,担任过《亚特兰大新闻报》的记者。1937 年获普利策奖。

  1939 年获纽约南方协会金质奖章。1949 年,她不幸被一位喝醉酒的司机开车撞死。她短暂的一生并未留下太多的作品,但只一部《飘》足以奠定她在世界文学史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飘》是一部描写爱情的小说。米切尔以她女性的细腻精确地把握住了青年女子在追求爱情过程中的复杂心理活动,成功塑造了郝思嘉这一复杂的人物形象。这一人物有时使人觉得面熟,有时又很陌生。有时你能谅解她,有时却觉得莫名其妙,然而你始终都会觉得她真实,这就是这本书最大的成就。郝思嘉年轻貌美,但她的所作所为显示了她残酷、贪婪、自信。为了振兴家业,她把爱情和婚姻作为交易,三次婚姻没有一次出于真心。后来她才终于明白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卫希礼懦弱无能,倒是自称与她同类的白瑞德值得爱。从审美判断来讲,性格复杂的郝思嘉还不能简单纳入反面人物的模式。

  小说极富于浪漫情调的构思、细腻生动的人物和场景的描写以及优美生动的语言、个性化的对白都使整部作品极具魅力,从而确立了《飘》在美国小说史上的重要地位。一部爱情佳作本属令人赏心悦目之事,而在南北战争的腥风血雨中绽放的爱情之花更是残酷而美丽。几度悲欢离合,情仇交织,情节跌宕起伏,紧紧抓住了读者的心。美国对于我们来说,本是梦幻而陌生的国度,《飘》却掀开了她温情脉脉的面纱,看见了许多肮脏和美丽并存的事物。

  这对于我们如今的青年人,可能更有特殊意义。

  《飘》一经出版,便立刻成为畅销书。这部长达1000 页的巨著震撼了美国。5 万册在一天内销售一空。半年销量达100 万册,到1949 年米切尔死之前,光在美国此书已发行600 万册,还不包括为数众多的盗印本。更使它名扬天下的是根据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乱世佳人》,一举夺得10 项奥斯卡大奖,并成为电影史上经典名片之首。郝思嘉与白瑞德也成为大众的偶像。我们广大的读者首先是从电影《乱世佳人》开始,才注意到小说原本。这也是事实。但真正意义上讲,电影不过是对小说的精彩章节的剪裁,而《飘》本身的魅力绝非电影所能涵盖的。

  内容梗概

  1861 年4 月,美国南北战争前夕。在佐治亚州靠黑奴种植棉花致富的种植园主社会圈子里,人们都在谈论战争,只有郝思嘉不关心这些。她关心的是自己的美貌和能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当她听说意中人卫希礼即将和媚兰结婚,她感觉倍受打击。她本自认为是当地第一美女,而且舞姿绰约,没有人能比得上她。她觉得从卫希礼的眼光中看得出他是爱自己的。便决心在第二天卫希礼家的宴会上大展身手,把所有青年男子都逗得如醉如痴,使卫希礼眼红得向自己求爱。

  第二天早上,郝思嘉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上最惹眼的露臂袒胸的绿色花布衫,坐着马车向卫希礼家奔去。她的计划是,晚上趁着月光,同卫希礼到外地找个牧师举行婚礼后一同私奔。

  郝思嘉在宴会上成为众人注目的中心。她四处搜寻卫希礼,却发现一个面孔像海盗的男人一直在注视着她。这人至少有35 岁,个儿高,体格强壮。

  他是军火投机商白瑞德。在卫希礼的书房,她找了个机会向卫希礼吐露心曲,却不料碰了钉子。这使她恼羞成怒,自尊心与虚荣心大受损害,就狠狠打了卫希礼一个耳光。这幕好戏被声名狼藉的浪子白瑞德看在眼里。

  郝思嘉一气之下,就任性挑逗卫希礼未婚妻的弟弟查理。查理被她的风姿吸引,当即向她求婚。郝思嘉马上答应下来,但她并不爱查理,甚至新婚之夜,她让查理在圆手椅上过了一夜。婚后一周,查理入伍,不过两月,即在军中病故,郝思嘉成了寡妇。她心中闷闷不乐,人们以为她在悼念亡夫,其实她想的是也去从军的卫希礼。由于她是寡妇,不能参加各种社会活动,这使她难以忍受。有一次她实在不甘寂寞,去参加了一次义卖会。义卖会上发起募捐,谁钱捐得最多可以挑送一位女士跳舞。白瑞德出了150 金元请郝思嘉跳舞,两人大出风头,并感觉臭味相投。

  南方的局势越来越困难了。但是郝思嘉却很快乐。她又成为地方上第一美人了。白瑞德经常来看她,并送礼物给她。她想征服白瑞德,但各种方法使尽,白瑞德不为所动。

  卫希礼请假回家一次。这期间,媚兰有了身孕。郝思嘉知道后大为恼怒,仿佛这是卫希礼对自己的不忠。不久,卫希礼在战斗中被俘。

  1864 年5 月,亚特兰大城被北军包围,即将陷落。媚兰正值分娩,忙乱中郝思嘉替她接了生,打算一起逃难到老家去。这时北军一路封锁,她只好求助于白瑞德。白瑞德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一辆马车护送她们。但到目的地时,他却决定从军。郝思嘉非常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回到家乡,郝思嘉发现老家遭到北军洗劫,田园荒芜,房屋被烧。母亲在惊骇中去世,父亲精神失常。她虽然正值19 芳龄,但觉得自己已十分老练,于是决心重整家园。她丢下小姐架子,每天出外搜寻食物,干粗活、挤奶、劈柴、种地。一次,一名北军逃兵来庄园抢劫,被她开枪打死。她更觉得什么都不怕了。逐渐,陶乐庄园有了转机。但北军第二次路过,又洗劫了庄园,郝思嘉一家又陷入困境之中。

  1865 年春,战争以北军胜利结束,士兵纷纷返回家中。卫希礼给媚兰来信,他已被释放,即将回家。郝思嘉百感交集。媚兰此时卧病在床,她心想,只要媚兰一死,自己就可以同卫希礼结婚了。

  南方现在掌权的是北军、共和党和自由人局。重建时的种种残酷,比战争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地主、军官、官吏都被剥夺选举权,到处宣扬着黑人和白人平等,白种女人被黑人强奸的事也时有所闻,陶乐庄园的工头如今已混成了一个官。他为了霸占陶乐庄园,故意提高地产税,逼郝思嘉脱手。

  郝思嘉为这300 元四处奔波。她对卫希礼旧情未了,要他同自己私奔,但卫希礼又一次拒绝了她。

  郝思嘉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庄园。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去找白瑞德。白瑞德此时被北军押在狱中,听说他手中有笔巨款,北军想勒索出来。白瑞德一见郝思嘉便看穿了她为钱而来。他逼她承认,只要拿到钱,就愿做他的情妇。但她承认后,又表示无钱给她。

  郝思嘉气极了,出来后她碰到亲妹妹的未婚夫甘扶阑。知道他有钱后,她马上将他勾引到手。结婚后,她用他的钱付了税。婚后白瑞德来看她,狠狠嘲弄了她一顿,并承认自己有50 万美元,这使郝思嘉十分后悔。她强忍怒火,又向白瑞德借钱买下一家锯木厂。由于她精明强干,木厂生意兴隆。

  由于白人与黑人的固有矛盾,一些白人组织了三K党,扶阑和卫希礼都参加了三K党活动。一天,一个黑人抢劫郝思嘉,撕破了她的衣服。当晚,三K党集会,要为她报仇。北军派兵镇压,多亏白瑞德带他们转移才脱身,但扶阑却被打死。

  郝思嘉又做了寡妇,白瑞德来向她求婚。婚后,两人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盖了一幢亚特兰大最豪华的房子。但郝思嘉人躺在白瑞德身边,心却仍在卫希礼身上。不久,她生下一个女儿。一晚,她同卫希礼相遇后,回到家中便与白瑞德分睡。

  媚兰在家中为卫希礼举行生日会,请郝思嘉去找卫希礼,在木厂两人缅怀往事,不禁拥抱接吻,正好被人看见,一时流言四起。郝思嘉窘得躲在家中不出。白瑞德却硬拖去参加生日会,说如果今晚不露面,一辈子也见不得人了。次日,两人大吵一架,白瑞德带着女儿不辞而别。三个月没给她来过信。此时,她又一次怀孕,便返回了陶乐庄园。返回亚特兰大后,她发现白瑞德已在家中,待人也和气了。白瑞德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很快成为知名人物。一天,他们的女儿在一次骑马中身亡,两人都很悲伤。

  媚兰病危,郝思嘉去看望她。从她口中得知,白瑞德一直爱着她。她这才恍然大悟,责怪自己瞎了眼,对于世界上的一切都看不清,完全被卫希礼挡住了视线。郝思嘉又发现,卫希礼爱媚兰,也是出于自尊心。她直到现在才发现卫希礼是个无所作为的懦夫,远非她想像中的那样一个完人。她一直钟情的仅仅是自己心造的幻影。倒是白瑞德,是个能在乱世中生存与发展的强者,而且他和她可说是珠联璧合,都是那么残忍、贪婪和冷酷,白瑞德又是真正了解她并爱着她的,虽然他故意装出那么一副与她作对的样子。

  郝思嘉去找白瑞德表示悔恨,但白瑞德冷冷地说:“媚兰小姐要死了,你显然要与我离婚..”,他对自己真心真意地去爱郝思嘉深感不值。郝思嘉听着白瑞德坦露出过去如何爱她的话,她觉得句句是真,发誓说以后会一心一意爱他,但白瑞德始终不相信。他表示不愿意自己的心作第三次冒险了,他同意给她自由。不久,他便离她而去。

  郝思嘉此时才28 岁,仍然年轻美丽,但她觉得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已走了很久。白瑞德曾说过,他们才是同类。她终于明白,她丢掉的灵魂不是卫希礼,而是白瑞德。她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白瑞德找回来。

  精彩篇章推荐

  1.第105—149 页野宴会上郝思嘉向卫希礼表露爱意。作者用优美的语言描绘了美国乡村浪漫的生活情调,同时主要人物均陆续出场,成为以后情节发展的滥觞。

  2.第185—229 页义卖会上郝思嘉与白瑞德出尽风头,在守寡的阴影下挣脱出来的郝思嘉,重放青春光彩,作者采用烘托手法使人物形象呼之欲出。

  3.第441—464 页白瑞德冒险护送郝思嘉几人回陶乐。这是在战争的残酷场景中展开的。在生死关头,几个人的个性特征凸现得分外明显。

  4.第515—543 页郝思嘉杀死一名抢劫的北军逃兵。这是一场以弱胜强的决斗。场面激烈,血腥中带着一丝快意。

  5.第675—701 页郝思嘉去监狱探望白瑞德,两个老于世故的男女的一场较量。唇枪舌剑、软硬兼施,极富戏剧性。

  6.第940-969 页三K党集会遭北军包围,幸亏白瑞德化险为夷。

  这一段可谓一波三折,读者心一直提到嗓子眼,场面紧张。

  7.第1200—1217 页郝思嘉与白瑞德坦诚交谈。这是人物感情总爆发的时刻。这也是电影《乱世佳人》中最令人难忘的重头戏。对话极其精彩。

  精彩语言辑录

  △战斗者是因力乏而死的,不是因被征服而死的。

  △不诚实的人一面觉得自己身上的诚实不足贵,一面愈觉得别人身上的诚实可贵了。

  △若是为了生活不能恰如自己的期望,便要坐下来痛苦流涕,那才是真正的可怜虫,也就成了一个可怜的民族。

  △你每次装起伪善来的时候,就是你最最美丽的时候,也就是你最最荒唐的时候。

  △财产是男人所有的,女人不过替他们管理管理。管理得好,名誉是男人得的,女人还要从帝称赞他能干。男人划破了一个指头,便要像雄牛一般大吼,女人养孩子,却只能闷声地呻吟,为的是怕男人听见不舒适。

  △你不等到完全丧失名誉的时侯,你决不会懂得名誉是怎么一种负担,也不会懂得自由到底怎样的。

  △战争要是没有虱子跟痢疾的话,那就跟野宴一般有趣了。

  △人要发大财,只有两个时代,一是国家正在建设的时代,一是国家正在毁坏的时代。建设时代的财发得慢,毁坏时代的财发得快。

  △男人经过一场病之后,是很容易动情的。

  △男人可以把世界上无论什么东西都肯给女人的,就只不容女人有见识。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