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外国名著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发布时间:2019-10-05 所属栏目:外国名著 来源于: 点击数:6次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描写的是卫国战争时期,一支苏军小分队在列宁格勒北面的山林中消灭德国空降兵的故事。

  1942年5月,扼守第171 号铁路会让站的士兵们,由于寂静和无聊,也由于会让站离前方太远,便都变得象“泡在澡堂子里一样浑身无力”;那会让站上仅存的12户人家,男子都去前方打仗了,“少妇和小寡妇还真不少”,又藏有私酒,于是,士兵们不仅能偷偷酗酒,而且还与妇女们关系暖味。这一切令会让站的警备长、准尉瓦斯科夫很是恼火。他一连向上级打了几十份报告,请求派一批“既不酗酒,又不同当地妇女纠缠”的士兵来。上级果然满足了他的要求,但那些派来的士兵却令瓦斯科夫倒抽了一口冷气:她们竟是些“衣服下面起伏不平,帽沿下露出绺绺卷发”的女兵!

  丽达·奥夏宁娜,这是个严谨、不苟言笑的姑娘。战前,在一次学校与边防军英雄的联欢会上,她认识了奥夏宁中尉。经过一段时间的鸿雁往来,他的幸福地结合了,并有了一个儿子阿利克。一年后,战争爆发,奥夏宁中尉于战争爆发的第二天,在清晨的一次浴血反击中英勇牺牲。丽达获悉这个噩耗后,带着儿子,坚决要求到丈夫生前英勇拼杀的地方去。

  冉妮娅·康梅利科娃是将军的女儿,她有着极强的个性,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认定的幸福与希望。平时,她会象男孩子一样跟随父亲去打野猪、练赛马,去靶场练枪法,骑着父亲的摩托车满军营跑。她还在晚会上大眺吉卜赛舞,与军官们谈情说爱。据她讲,这一切不为别的,只是“开心而已”。她与已有家室的卢任上校之间的浪漫爱情曾引来众多议论,可她却满不在乎地对母亲说:“我愿意!”战争,结束了她少女的无优无虑的梦想和追求。她的全家死于法西斯的机枪之下,由于邻居们的相救她才得以死里逃生。现在,她也成了这独立高射机枪营五连三排的女战士。

  加尔卡·切特维尔塔克,一个十足的“小可怜儿”,鼻子尖尖,两根细麻似的小辫子拖在脑后,胸部平平的象个男孩子。她是个弃婴,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由于缺乏父母的爱抚,加之她好胜心又特强,竟时时编出一些童话来吓唬人,甚至于出一些她这般年龄的孩子根本干不出来的事。有时,连孤儿院的教师们也被她骗得不知所措。参军后,她还时时向队友们谈及她那根本不存在的“当医生的母亲。”与之相反,索妮娅·古尔维寄倒真正出身于医生家庭。她是个嗓音尖细,能讲德语的姑娘。由于翻译太多,才被派到高射机枪连当战士。

  莉扎·勃丽奇金娜是个满脸雀斑的姑娘,她父亲是个看林人,她从小在森林中长大,接触的都是些满嘴脏话、酩酊大醉的粗人,干的也是些喂猪、喂羊这类的粗活儿。她渴望进学校学习,渴望被一个温尔文雅的男子爱慕,渴望幸福在明天突然降临到自己身边..可以说,她的19个春秋都是在盼望初期待中度过的。5 个姑娘出身于不同的家庭,有着各异的经历,是战争使她们相聚在一起,又使她们为之献出最宝贵的生命。

  丽达是讥枪斑班长,为了照顾寄成在母亲处的儿子阿利克,她不得不违反军纪,每天深夜偷偷离开驻地,给儿子送一些她平时节省下来的糖、黄油和面包等物,而后又赶在天亮前跑回驻地。也正由于她这种与众不同的“作息制度”,才使她得以在一个清晨发现了两名德国空降兵。瓦斯科夫得到丽达的报告后,奉命带领5 名女战士去搜索,歼灭这伙敌人。他们爬山涉水,通过泥泞的沼泽地,终于来到了远离驻地的山林。可就在这时,他们发现潜入的德国空降兵不是两名,而是整整16 名!很明显,靠一个准尉和5 个嘻嘻哈哈的女兵来对付16 个武装精良、身高力壮的德国兵,真是有点力不从心。

  万般无奈之下,瓦斯科夫派身体棒得“简直能套上犁去耕田”的莉扎·勃丽奇金娜顺原路返回驻地去请求增援,因为她从小在森林长大,熟悉林路,深得准尉信任;而准尉自己则带领剩下的4 名女战士继续追踪、拖住敌人。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平素做事麻利的莉扎,由于正沉浸在对准尉的朦胧爱情之中,过沼泽地时居然忘了使用那根拐棍,以致身体失去平衡,淹死在沼泽地里!他们还在继续与德寇捉迷藏,企图拖延敌人的时间,等待自己的援兵到来呢。直到瓦斯科夫看到那根放在原地未曾使用的拐棍和莉扎那顶漂浮在泥泽中的军帽时,才意识到援兵根本不可能到了。

  行军途中,瓦斯科夫突然想起要用那袋有烟叶的荷包,那是女学生们绣了送给前方有功战士的,准尉很是珍惜。索妮娅自告奋勇地要求去找,结果被躲藏在树丛中的德寇残酷地用刀捅死。一个姑娘,居然连一枪都没放,只来得及哼了一声就死去了。她的死,对剩下的3 个姑娘实在刺激太深了,尤其是冉妮娅,居然浑身哆嗦个不停。但战斗还在继续,她们只得压抑惊恐和悲伤,掩埋好索妮娅,继续搜索敌人。战斗中,她们击毙了多名敌人,可自己也受到了很大伤亡:切特维尔塔克由于极度惊慌,竟高叫着冲出隐蔽点,被德寇用冲锋枪扫死;丽达腹部中弹,战斗力大减,瓦斯科夫手臂受伤;冉妮娅为了掩护丽达与准尉,将敌人的火力引开,最后壮烈牺牲。丽达获悉冉卡死后,“无声地哭着,没有一点叹息,只有泪珠在脸上滚滚流淌”,为了不牵连准尉,她最后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瓦斯科夫在5 名女兵部相继牺性的情况下,拖着负伤的身体,最终巧妙地降服了最后的4 个敌寇。

  故事还有一个尾声:若干年后,“白发苍苍,粗壮墩实,少了一只手”的老人与一个火箭部队的大尉——阿尔贝特·费多蒂奇(丽达的儿子),来到当年5 名女战士牺牲的地方,树起了一块庄严的纪念碑。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