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外国名著

契诃夫《苦恼》

发布时间:2021-07-14 来源于:网络 作者: 朱丽娟 点击数:

  契诃夫《苦恼》内容概要

  马车夫约纳在昏暗的风雪之夜拉客,想在与坐车人的接触中,倾吐自己的苦衷,但是坐车人根本不想听他唠叨。因此,每当约纳在赶车时因想儿子而呆滞、迟疑,影响赶路时,遭到的只是漫骂、喝叱和侮辱。虽然遇到了各式人等———军人、玩乐的青年人、看门人、年轻车夫,但都对约纳表现出自私、冷漠和不耐烦,没有一个人能抚慰一下这颗孤独的心灵。最后约纳不得不向一匹瘦骨嶙峋的“小母马”倾诉衷肠。

  契诃夫《苦恼》赏析

  英国女作家曼斯菲尔德宣称:她愿将莫泊桑的全部作品仅换一篇契诃夫的《苦恼》!缘何契诃夫的《苦恼》会有那么大的魅力呢?契诃夫说:

  “如果我是文学家,我就需要生活在人民之中。”所以他常以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责任,用作品揭露和抨击专制剥削给下层劳动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磨难。《苦恼》写于1886年,此时的俄国正处于沙皇政府镇压民粹派,为防范革命活动而公开实行镇压政策,社会政治思想剧烈斗争的年代。契诃夫也从早期创作的逗趣取乐、投合时俗的诙谐小品和幽默短篇小说中走向成熟,洞察了社会的许多弊病,通过幽默的情节进行深刻的艺术概括,鲜明地反映了当时俄国社会各方面的特点。

  在《苦恼》中,年老的约纳驾着马车在风雪中的彼得堡拉客,他刚刚死了相依为命的儿子,急于找人倾诉自己的悲伤。但是,客人不是因急于赶路而不加理睬,就是因为他不留心拉车而叱骂他。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赶路显然比车夫死了儿子更为重要,况且,拉车的老头与自己有什么相干?“凭什么” 要同情他?正是这种“凭什么”的心理使人们相互隔膜起来,失去了最起码的同情心。比如三个卑劣的无赖,坐一趟车只给二十戈比的车费,约纳因苦痛压身,无心讲价,只求把内心的苦恼向他们诉说,谁知他吞吞吐吐、不能成句的言语招来的是他们粗野的咒骂,他因思子而产生的动作呆滞、神情麻木更招致恶少们的殴打。环绕在马车夫周围的就是这样一个冰冷无情的社会。

  作品通篇都没有作者的主观说教,但读者却能从作者的抑郁的叙述中,看到人间的冷酷、世态的炎凉,感受到一颗因“胸膛裂开,那苦恼滚滚地涌出来”的强烈心灵颤动。这正是契诃夫“态度越是客观,所产生的印象就越有力”的观点的典型体现。现实主义也成功地体现在这里。《苦恼》强烈震撼着读者的不是别的,乃是惊人的真实及由此而引起的深深思索。它描述的虽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作者却能匠心独具地借此揭示出当时社会的黑暗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自私、冷漠,体现了小说以小见大的特色。

  首先,从内容上看,《苦恼》分别写了车夫与小母马暮晚风雪中等客的静态情景,送第一个顾客———“军人”途中,路人的咒骂训斥,军人对他的诉说的冷漠和因诉说影响赶路的愤怒;第二批顾客———三个恶少对约纳的讹诈、殴打;还有看门人、青年车夫对他诉说的冷漠反应;最后,在小说的结尾,老约纳无奈地抱着拉车的瘦马倾诉了好一阵子,可怜的约纳的唯一知音就只有这匹瘦削的小母马,一肚子苦恼无处诉说。故事并不复杂,时间跨度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作者善于通过对话鲜明地表现人物的性格和心态。约纳与军人、三个青年的对话不仅简洁生动,而且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和性格特征,能准确地表达出人物此时此地的内在心理活动,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和很强的表现力。

  约纳碰到军人几次想开口:“约纳回头望了望客人,微微动了动嘴唇…… 看来他有话要说,可喉咙里除了沙哑的咝咝声外,并没说出一个字来。”他终于鼓起勇气说了———约纳撇着嘴苦笑一下,嗓子眼用一下劲,这才沙哑地说出口:“老爷,我的,那个……我的儿子这个星期死了。”“他有好几回转过身去看军官,可是军官闭着眼睛,分明不愿意再听了。”接着对于他的第二批乘客:“约纳回过头去看了看他们。等他们的谈话有了一个短暂的间歇时,他再次回过头去喃喃地对他们说:‘我的……那个……我的儿子这个礼拜死了!’”可是换来的是驼子的一句:“所有人都会死!”这句貌似十分有哲理的话焉能解脱约纳的苦恼,焉是他说这句话的本意?可谁又愿意知道他的本意呢?谁愿意把自己的同情心布施给他呢?人与人之间耸着高高的厚障壁,在成千上万的人中,连一个愿意听他讲话的人都没有,人群匆匆地来去,没人理会他和他的苦恼……

  再从主题上来说,作者将“人与人”的关系与“人与马”的关系相对比,没有人听约纳的诉说而小母马却静静地听着。“人不如牲畜”这强烈对比鲜明地反映了当时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无情,同时作者又运用了人与马相对应、相类比的手法暗示出社会下层人民如牛马一般的生活境况,充分暴露了当时社会普通老百姓的苦难生活境况。是人总会有或多或少的不幸,是人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幸,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祥林嫂想儿子想疯时,开始总能讲她那可怜的小毛如何被狼吃掉了,听的人也总会陪出些许眼泪来。但可怜的约纳连个听他倾诉的人都没有,就这点上说,他比祥林嫂还要不幸。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契诃夫《变色龙》

    《变色龙》的诙谐首先在于作者创设了一个“狗”的世界,人性即是狗性,而以真实的狗为纽带巧妙衔接属于“狗性”的人。作者为了暗示警官的本质,给警官加上个很特别的姓...[详细]

  • 潘向黎短篇小说《奇迹乘着雪橇来》

    短篇小说《奇迹乘着雪橇来》,写一个上海的普通女孩子,结了婚,和一个不错的人,过着别人眼里不错的日子,温暖、平静、安全,关起门来舒舒服服,开开门去也可以满足虚荣。可能...[详细]

  • 马尔克斯短篇小说《 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

    《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写于1970年,马尔克斯常见的写作元素都有所呈现:马孔多式的小镇、爱情、性欲、死亡、孤独、权力。...[详细]

  • 中国小说学会2019年度短篇小说排行榜

    中国小说学会2019年度短篇小说排行榜...[详细]

  • 短篇小说家:何士光

    多年的山区教学实践,使何士光熟悉了山村小镇,和农民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作品有两类题材,一类写教师生活,一类写农村、农民。他的成功之作大都是写新的农村经济政策的...[详细]

  • 冯骥才短篇小说《啊!》

      冯骥才的短篇小说《啊!》荣获1977-1980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表明了冯骥才在从写"社会问题"到"写人生"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上新尝试的成功。  冯骥才的创作,是...[详细]

  • 被谋杀的尊严——杨少衡短篇小说《新石器人类》读感

      杨少衡老师在短篇小说《新石器人类》讲了一个人们司空见惯的"反腐"故事:一味钻研业务、被朋友戏称为"新石器人类"的县文管办主任刘成立居然真的发现了一个新石...[详细]

  • 计文君短篇小说《白头吟》

    小说大幅篇章在写他人,即周老先生一家的生活,给人印象最深的却是这位女作家自己的生活危机:结婚经年,两位知识人在一起,起初的新鲜已变得老旧。其中的男知识者受到了来...[详细]

  • 陈村短篇小说《给儿子》

    小说以书信体写成。没什么故事,只是对插队生活的琐细回忆,但对农村风物细致入微的描写、对农民生活无限思念的真情,却使全篇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真情,欲歌欲哭、思绪...[详细]

  • 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它既是一部“搜抉奇怪”、“事涉荒幻”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又是作者“触时感事”、“以劝以惩”的孤愤之书。这部小说集初名为《鬼狐传》,一开始只是在民间传抄,直到作...[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