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中国古典

李师师外传

发布时间:2014-03-13 所属栏目:中国古典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380次
  《李师师外传》,宋代无名氏作。主要描述宋徽宗宠幸李师师的故事。

  全篇结拘谨严,叙述简洁。篇幅虽短,但不乏神来之笔。例如,作者浓墨泼浸,渲染徽宗初次与李师师相见的情景:“暮夜,帝易服杂内侍四十余人中,出东华门二里许,至镇安坊。镇安坊者,李姥所居之里也。帝麾止余人,独与迪翔步而入。堂户卑庳,姥迎出,出庭抗礼,慰问周至。进以时果数种,中有香雪藕,水晶苹婆,而鲜枣大如卵,皆大官所未供者。帝即各尝一枚。姥复款洽良久,独未见师师出拜。帝延户以待。时迪已辞退,姥乃引帝至一小轩,光几临窗,缥缃数帙,窗外新篁,参差弄影。帝镕然兀坐,意兴闲适。独未见师师出侍。少顷,姥引帝至后堂,陈列鹿炙鸡酢,鱼脍羊腯等骨,饭以香子稻米。帝每进一餐,姥侍傍款语多时,而师师终未出见。帝方疑异,而姥忽复请浴。帝辞之,姥至帝前耳语曰:‘儿性好洁,勿忤’。帝不得已,随姥至一小楼下汗室中。浴竟,姥复引帝坐后堂,肴核水陆,杯盏新洁,劝帝欢饮,而师师终未一见。良久,姥才执烛引帝至房。帝搴帷而入,一灯荧然,而绝无师师在。帝益异之,为倚徙几榻间。又良久,见姥拥一姬,珊珊而来,淡妆不施脂粉,衣绡素,无艳服。新浴方罢,娇艳如水芙蓉。见帝意似不屑,貌 殊倨,不为礼。姥与帝耳语曰:‘儿性颇愎,勿怪’。帝于灯下凝睇物色之,幽姿逸韵,闪烁惊眸。问其年,不答。后强之,乃迁坐于他所。姥复附帝耳曰:‘儿性好静坐,唐突弗罪遂为下帏而出。师师乃起解玄绢褐祆,衣轻绨,卷右袂,援壁间琴,隐几端坐,─而敢 《平沙落雁》之曲。轻拢慢战,流韵淡远,帝不觉为之倾耳。遂忘倦。 比曲三终,鸡唱矣。帝极披帷出,姥闻亦起。进杏酥饮,枣糕怀枉诸点品。帝饮杏酥杯许,旋起去,内侍从行者,皆潜候于外,即拥卫还宫广在这一段里,制造悬念很成功,一而再,再而三地“独未见 师师出”,既表明师师的高雅,引起宋徽宗的极大兴趣,又吊了读者 的胃口,吸引继续往下读,尽快看个究竟。当第五次“绝无师师在之后’并隔了 “良久”,李师师才“珊珊而来”。整个晚上,李师师没有言语,只是轻拢馒捻地抚琴弹曲,风韵独特。经作者这般描 写,烘托出了名妓李师师不同凡响的气质仪态,由此可见这篇小说 在艺术手法上,确有高超的技巧。

  小说中的李师师,是一位明大义的女中豪杰,在宋金战争中,“河北告急’师师乃集前后所赐金钱,呈牒幵封尹,愿入官助河北饷々” ^ 金兵攻破汴京,张邦昌等叛将,为讨好金人,搜寻到李师师,欲献 金营,师师大骂:“昏以贱妓,蒙皇帝眷,宁一死无他志。若辈高爵 厚梂,朝廷何负汝,乃事半为斩宗社汁,今又北面唞魏虏,冀得当为呈身之地。吾岂作若辈羔雁贽耶?”她“乃脱金簪自剌其喉, 不死,折而吞之,乃死。”真是宁死不屈。作者最后论口: “李师师 以娼妓下流,畏蒙异数,所谓处非其据矣。然观其晚节’烈烈有侠 士风,不可谓非庸中佼佼者也广对这-娼妓持褒扬态度。与之相对, 作者对宋徽宗持杏定态度。小说巾叙述徽宗“好事奢华”,“童贯。朱筋辈,复导以声色狗马,宫室苑囿之乐。凡海内奇花异石,搜采殆偏。 筑离宫于汴城之北,名曰汪狱。帝般乐其中。久而厌之。更思微行 为狎邪游”。因面方有宠幸李师师之事。作奇最后论曰:“道转奢侈 无度,卒召北辕之祸,宜哉。”这种观点,在当时无疑是进步的。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