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名著 > 中国古典

经典志怪小说《夷坚志》

发布时间:2014-03-25 所属栏目:中国古典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434次
  《夷坚志》,南宋洪迈着。《夷坚志》的得名,是因《列子·汤问》有“夷坚闻而志之” 一语,谓夷坚为博物多识之人,能记怪异, 所以用为书名。书中神仙鬼怪之谈居大半,其间有异闻杂录,机祥梦卜,还记载了宋人的一些遗文轶事、诗词歌赋、风尚习俗以及医术方药等。以主要内容而论,本书应属志怪小说一类。志怪小说比记录实事的笔记更需要想象,需要编造,因此文艺小说的成分也就多些。如丙志卷八“无足妇人”条:

  (关演)在京师见妇人丐于市,衣敝体垢,无两足,但以手行,而容貌绝冶。有朝士见而悦之、驻马问曰:“汝有父母乎?” 曰:“无。” “有姻戚乎?”曰:“无”能缝衽乎?”曰:“颇亦能之。”朝士曰:“与其行乞栖栖,孰若为人妾?”敛眉叹臼:“形骸若此,不能自料理。若为婢子,则役于人者也,安能使人为己役乎?且谁肯用之?” 士归语其妻,妻亦恻然。取致其家,为之沐浴更衣,调视其饮食,授以针指,敏捷工致,一家怜爱焉, 士亦稍与之昵。居一年许,出游相国寺,遇道人,骇曰:“子妖气甚盛,奈何?” 士以为诳己,怒不应。异日再见,曰:“祟急矣,子以实语我,我无求于子也。家岂有古器若折足铛鼎之属乎?”曰:“无之。”问不已。士不能掩,始以妾告。曰,“是矣, 是矣。亟避之!明日宜驰往百里外,藉使不能及,姑随日力所至。它宿,深关固拒,中夜闻扣户者,无得开,或可以免,舍是无策也。”士始怖。不谋于家,假良马,尽日极行。逼暮,舍于逆旅。歇未定,道上尘起,旗帜前驱。一伟丈夫乘黑马亦诣焉, 长揖而坐,指一房相对宿,略不交谈。士愈惧。闭不敢寝。夜艾,外间疾呼曰:“君家忽值丧褐,令我持书来。”时灯火尚存, 自暸窥觇,乃无足妇人,负两肉翼,翼色正青,士骇汗如雨。伟 遽撤关出,挥剑击之,妇人长啸而去。 这一则故事,写折足铛鼎之类的器具幻化成无足美人作祟害人,幸而被相国寺道士识被,施行法术驱妖救人。记叙目的无非告诫人们不要见美色而生邪念,把妖怪当好人,与蒲松龄小说《聊斋志异》中《画皮》寓意类似。折足铛鼎变为无足妇人,现原形时两鼎耳成为两青色的肉翼,设想奇特,如果不凭借想象力是写不出的。其中有叙述,有对话,有故事情节,有人物(包括鬼神怪物)活动,有主题思想,细节描写相当具体,已经具备小说的各种因素。

  书中有些篇并非志怪,而是取材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因而也就塑造了一些现实社会的人物形象。如丙志卷十三的“蓝姐” 一条,记京东人王知军家婢女蓝姐,在三十几个强盗到主家抢劫,捆缚胁迫众奴婢时,挺身而出,持烛引盗使自取各物,喑中以烛泪于各盗白布袍背上留下标志,事后据此捕盗,众盗皆获,财物亦无所失。 描写出一个机智勇敢,能仓促应变的下层妇女形象。

  本书有些篇章虽为志怪,但也反映了宋代社会现实。如丁志卷九“太原意娘”条,写一个被金人迫害而死的南宋妇女鬼魂现形,寻找丈夫的故事。从中可见当时异族人侵,人民受害,战乱中流离失所,亲人失散的种种痛苦。

  《夷坚志》对后世文学有一定影响,金元好问撰有《续夷坚志》 四卷,内容、体例都与《夷坚志》相近,显然是模仿之作。宋元以来,有些小说和戏曲都从《夷坚志》中取得素材。如了志卷九"太原意娘” 一条与宋平话《郑意娘传》内容相同,可能平话是取材于 《夷坚志》,加工扩展而成的。丙志卷三“扬袖马”条,记有道术的杨望才的许多异事,为明凌蒙初《二刻拍案惊奇》“杨袖马甘请杖” 一回的情节所本。

  由于《夷坚志》在文学上、史学上都有其价值,因此《夷坚》初志成,士大夫争相传阅,闽、蜀、婺、杭等处都曾镂板刊出,几乎家有其书(见《夷坚乙志自序》八与作者同时代的著名诗人陆游曾在《题夷坚志后》一诗中说:“岂惟堪史补,、足撩文豪:可见其 书受人推重。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