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 军事历史

《宋时归》与《新宋》

发布时间:2015-09-21 15:26:16 所属栏目:军事历史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309次
  纯粹从小说的角度上来说,个人认为《新宋》并非是一本好小说。便是其作者阿越本人可能也会同意这个看法。奥斯卡从他的《1911新中华》开始,就着力于塑造一个名族英雄以及与此相关的众生人等,从这方面上来说,奥斯卡的小说娱乐性要强得多,看的人多了也可以理解。但新宋并非就如同某些人所言的毫无情趣,甚至说看法不深。我以为,新宋是一部好小说,当然并非从纯粹的小说角度上来说。准确的说,作为一个历史系的研究生,虽然难免沾染上一些传统穿越类小说的弊病。但阿越极力展现的是在一个历史环境下,试图基于此而混于今的某种历史的可能性,在这种可能性中,每个人所代表的阶层不同,所展示出的东西也就不同,我一直坚持认为,把今天的东西完全的移植于古绝不可能。不论物质基础还是理论基础皆不可行。所以在我看来,新宋和宋时归虽然都是宋朝,但作者力图展示的东西是不同的。就目前看来,新宋中所展现的东西是一个基于历史的先知在适应了这个社会后,所希望改变的东西,这种东西可能有痛苦和磨折,也可能是一帆风顺,当然看作者如何想了。既然是想要基于历史的改革,那么他注定了不如单纯的打败敌人的小说那般高潮迭起,引人入胜。但读史多了的人,看新宋总会发现一些,这想法和我以前看到的弊病所想出的招差不多嘛,于是深深陷入。又或者单纯从新宋的创建中看出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让人有代入感。既然是基于历史或者说他所创造的历史的改革,那么他也就注定了需要太多的笔墨来展现出这种改革所带来的阵痛和艰难,这种艰难是非局中人所感受不到的,或者说是除开作者所愿意表达之外的人看不懂的。也因为此,新宋注定了不能成为最流行和欢迎的小说。所谓的新宋是商业团队打造的想法,我是不敢苟同的,从新宋最开始发,到他改版,再到发书,可以说,真正的新宋到石越掌权开始他深层次改革,开完成了他开篇的布局,这种布局以目前看来,故事的残酷性和争斗性才刚刚开始,对于阿越来说,他本人可能对这种东西是早有预见的。新宋里展现出来的风貌是一种恰如其分的猜测,很多事基于真实的历史的,这些历史的偶然或必然,是一个又一个人的思想。所有的改革注定了不是一帆风顺,尤其是在中国的历史上。就拿现在的改革开放来说,难道不是一样吗?在小平爷爷之前,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恐怕未必,即便如今讳莫如深的林副统帅恐怕也是在这上面进行过尝试的。只是这种尝试是被折断了的,可能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毕竟折断了。中国历史上,可以说除了现今的小平爷爷之外的所有改革者没有一个善终的。所获的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看着自己的心血点点流失,而大多的结果都是死一字耳。所以在新宋中,每每可以发现一个人或一个团体的殚精竭虑,这并非虚妄,可以说这个人或团体的殚精竭虑并非无因。一步而去,恐怕便是万丈深渊,一个成功的改革者或政治家让他冒险并非不可以,只是绝对不能如众人以为那般为所欲为。而且,我一直认为被骂得总是执政者,因为一个合格的执政总是只能照顾大多数人,难免有诸多的不足,在野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只要拼命攻击缺点即可。公正公允这种东西只有历史在千百年之后,回望才能做到,作为局中人谁能言之?
  宋时归一向继承了奥斯卡的风格,一个强大的人和一群因各种目的聚集起来的人这些人大多还有单纯的梦想。1911的何遂,陈山河可谓一体两面。篡清的中的李某等人难道就不是了。这些以战争为基础进而催生的英雄时代,在英雄时代中所展现出的东西自然让人热血沸腾,让人欲罢不能,然而就实心来说,这种展现出来的东西固然可贵,但恐怕很难说新宋中的改革所展现的就不如了。便是在宋时归中不也有岳飞其人,尚有韩世忠等人。一个侧重于推翻重新来过,一个侧重于基于历史有限改进,哪种更难不言而喻所以,新宋选择在了神宗朝,过晚回天无力充其量也就是熬着,过早恐怕也难逃失败一途。庆历新政便是换了如今的人去也很难成功,到了神宗朝便如我等世宗朝一样到了不变不行的地步,无论新旧两党谁又敢说没有解决这个的心思?一个制度或者说一个王朝的兴替,的三个机会一是在一切尚未建立之时,一个是在民心思变不改不得,一个则是在王朝末世,摇摇欲坠之时。而其中尤以建立之时和王朝末世方能催生英雄,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此而已。既然选择不同,自然所展现出来的东西也不同。所谓的改革绝非简单的一句话,更非没有争论或其他。只是这些东西远不如战争来得让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自然所能展现出的东西也就难免如王朝末世一般震撼人心。我窃以为《新宋》所展现出的基于历史的改革变成小说难免会存在拖沓,然而正是这种拖沓所展现出来的才是相对真实的历史,这种历史的乐趣确实是需要一些自己对历史的理解,不一定要多,但你一定要对这些历史的弊病有自己的思考,才能在新宋中发现自己的乐趣,这种乐趣的得到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毕竟大多人都还是喜欢热血沸腾的,至少,我总是在郁郁的看完新宋后,找诸如宋时归又或北唐那样的书来看。
  无谁好与不好,总之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的爱好和侧重不同,才能展现出不同的魅力,这大抵就是所谓一千人有一千人的哈姆雷特了。你可以喜欢,但你没有权利要求别人也喜欢,你可以不喜欢同样你也没有要求别人也不喜欢的理由。对于东西总是各有各的看法,同样一个儒学,一个人看到天然心性,一个人却只见灭人欲存天命,一个心学,一个理学,不能说谁比谁高。我不敢认为理学有多大的错误,至少他存在的时代,理学恐怕有其存在的道理。但我总以为某样东西若是一成不变奉若圭皋,恐怕总有其衰败溃亡的一日,无论他有多先进。所以世易时移而已。小说也基本如是,总看哪种打败敌人的恐怕并不是从小说中得来东西的良途。

(编辑:moyuzhai)

网友评论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