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 玄幻魔幻

史诗巨著:《天行健》

发布时间:2010-09-09 所属栏目:玄幻魔幻 来源于:豆瓣 点击数:1376次

  犹记得大学时从读书馆借来《天行健》的四本单行本——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载至路恭行叛变失败,南宫闻礼出场效忠楚休红为止。当年只是听闻别人说这书如何好,便从书架上拿了一套四本,谁知目光沾了书后就无法再移开,在宿舍废寝忘食连夜阅读,当看完第四本书最后一句话“朝阳鲜红,如血一片,不可逼视。这新的一天不管人愿不愿意,终于到来了。”后,不可抵挡的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整部剧情这才刚刚拉开序幕,但总算得以一个喘息的机会。随后,在网络上孜孜不倦的查阅了“创世纪”的少量残章以及《天行健》的短篇外传,大致的知晓了部分人物的下落和结局,心里愈发沉重,但作者燕垒生虽然高产,这时却也极其不愿像以往那样将文字放在网络上供人无偿浏览,《天行健》于《飞·奇幻世界》上连载,也是断断续续、藏头弄尾,索性横下心不再关注《天行健》,甚至不想再看到燕垒生的任何信息——他在《幻想纵横》上连载的“道士无心”系列我一个字都没看。
  
  前些时日,方才听闻《天行健》终于连载结束——给我说这消息的人一腔抱怨,丝毫没有欣喜之色,细问后才知道,不知是出于赶稿的原因,还是已经厌倦这个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奇幻世界,燕垒生在《天行健》终章“创世纪”后半部分几乎是以历史年谱的方式浓缩了本应为巨幅篇章的剧情,近乎草率的结束了《天行健》,这无疑给那些追买杂志只为看他填坑的读者失望至极。据说现在《飞·奇幻世界》的质量已经大不如前,当《天行健》也终结后,恐怕杂志的销量会近一步剧烈下滑。但是不论如何,这个坑现已填完,久违的狂热再次蔓延开来——无论如何淡漠,我终究只是将对《天行健》的好奇和记忆掩埋起来而非消灭。鉴于上次阅读距今已年代久远,很多人物和情节都很难对上号,于是干脆又读了一遍《天行健》,毫不拖泥带水的从头读到尾,我以为这样会有一气呵成的感觉,但是我错了。
  
  1783年,意大利科学家斯巴兰让尼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将肉块放入小巧的金属笼内,然后让老鹰把小笼子吞下去,这样,肉块就可以不受胃的物理性消化的影响,而胃液却可以流入内。过一段时间后,他把小笼子取出来,发现笼内的肉块消失了。于是,他推断胃液中一定含有消化肉的物质。
  
  对,我就是这只可怜的老鹰,自己撞上了这场惨无人道的实验。《天行健》的确结束了,长达一百四十万字足够讲述一个王朝,但是燕垒生的故事设定却不止一代,王朝颠覆并非结局而是新的开始,主角虽死却也并非没有留下新时代的火种,燕垒生明确的告诉了读者们,他用了六年的时间写《天行健》,但《天行健》也仅是他“天·地·人”三部曲系列的第一部,《天行健》的外传“七征”尚未完成,第二部《地火明夷》才刚刚开了一个头放出了样章,《人间道》乐观的估计今后五年内是不会有影子的……
  
  正所谓,一坑复一坑,坑亦何其多,我生待后坑,万事成蹉跎。
  
  绝望归绝望,还是来说说“总算完结”的《天行健》吧。
  
  燕垒生年近不惑,在奇幻圈内早已享誉盛名,不过他倚赖闻名的却是早期的武侠、科幻作品,我第一次对他产生印象还是在念高中时,某期《科幻世界》刊登了一篇名为《瘟疫》的作品,这篇软科幻虽不及刘慈欣等执牛耳之人的作品那般优秀,但这短短一篇文章却极具锋芒的勾勒出颇显宏大的世界轮廓,这是同期作家很难达到的水准,虽然后来燕垒生不常发表科幻作品,但他的这个笔名我已是记忆深刻,到接触《天行健》时我也是一眼就发现这部重磅作品的作者就是几年前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科幻短篇的那个家伙。
  
  选择以第一人称的方式来撰写《天行健》这样分量的长篇小说,实在是不能不佩服燕垒生,但这份自信最终也毁掉了《天行健》的完美之处,留下了让人心痛的瑕疵。这种写作手法在《天行健》前两章“烈火之城”和“天诛”里还算顺利,但是到了“创世纪”则很明显开始无法支撑篇章的大幅度展开,燕垒生越是将精力集中到楚休红身上、并竭力通过楚休红在剧本中的穿插走动来呈现小说的局面走势,越是无法把控在情节表述上日益突出的局限性,燕垒生讲故事的能力自然沛莫能当,但铺得太开的世界已经抽丝剥茧的稀释了他的努力,到了后期燕垒生都恨不得自己跳进去告诉楚休红该怎么做,更不用说旁观的读者是如何心急如焚了,而且照燕垒生惯常的手法如果写下去恐怕《天行健》写到两百万字都收不了尾,燕垒生应对不了这个挑战——事实上我不认为有哪个中文作家能够应对这个挑战,所以他放弃了继续充当楚休红的指路人,选择以时间来涵盖剧情,用楚休红的嘴来讲述数年的过程,跳过了大段大段的历史,这才得以重新赢得对小说的支配权。只是,在这其中注定被牺牲的就是小说前后如一的完整性和读者的阅读体验感了。
  
  当自己的设计跟读者的口味相冲突时,很难说作为作者而言更应该兼顾哪一侧,很多人坚持作者不应向读者妥协而按照自己的原意写下去,但当作者写的东西连忠诚的读者都无法接受,那么这部作品又有多少价值呢?在《天行健》的写作后期,燕垒生遇到了这个让他绕不过去的棘手的麻烦,而燕垒生选择了“写自己的书,让别人说去吧”,这直接体现在他对楚休红这个人的处理上。《天行健》设定宏伟,场面大气,战斗描述酣畅淋漓,宫廷谋略丝丝入扣,但这部小说的本质却是坚定的“反战”思想,楚休红从一个百夫长一步一步的做到元帅,而他对战争的厌倦与反感也与日俱增,“共和”的理念也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可他同时又是一个软弱的人,至始至终不曾有过实际行动去构造他所向往的“共和”,这种贯穿全文的性格注定他将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在外传“血与沙”中武侯当初赐给他的那柄刻有“唯刀百辟,唯心不易”铭文的佩刀受击破裂,这也预示着他并未如武侯所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坚定酷忍的伟人。中国的奇幻圈崇尚YY之风,虽然《天行健》的读者相对高端,但也无法抛离这种阅读的口味,所以当燕垒生笔下的楚休红并未成为他们所期待的豪情万丈的英雄时,这种不满体现在每个读者的心头,读者们喜爱楚休红,并希望这个人带领大军一统天下,但是这种期望却与燕垒生“反战”的初衷南辕北辙,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事实上,燕垒生大概也是根本没有想过要去调和,他远比人们所想的要利落——楚休红投降敌军,落入囚室,忠诚的手下为了营救他而死伤大半,却也失败,最后楚休红被押上刑场,成为一个伪善王朝的殉道者,被砍了头。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