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王统照长篇小说《山雨》

发布时间:2017-05-15 来源于:说怪网 作者: 佚名 点击数:

王统照《山雨》

  王统照(1897一1957),是我国新文学史上著名团体文学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优秀的作家和诗人。长篇小说《山雨》,是他的代表作。当这部小说在一九三三年出版的时候,文学批评界曾把它和茅盾的《子夜》并列在一起,作为那一年革命文学创作丰收的一个标志。这样提,固然对《山雨》的称誉过高了一些,但也确实从一定意义上,说明了王统照这部长篇小说在新文学史上的重要性。

  王统照于一九三三年出版了长篇 小说《山雨》。作品以军阀统治下的北方农村为背景,深刻反映了在帝国主义经济侵略和苛捐杂税、天灾兵祸下农村经济的凋落,农民寻求出路的摸索与挣扎。

  小说着重表现了自耕农奚大有由“靠地吃饭”到“另打算”的富于代表性的变化过程。奚大有“是个最安分,最本等,只知赤背流汗干庄稼活的农夫” ,对于离开土地,流亡在外靠手艺吃饭的农民,他认为“即使任管如何拿钱,那不是本分,因此他并不欣羡”。但是当现实逼得他“活不下”的时候,他的 顽强的“安土乐居”思想也动摇了。最初,由于卖菜的纠纷,他被兵大爷无理拘押,他父亲借债将他赎了出来。这项债务竟逼得他变卖田产,父亲更因此一 气引起老病死去。奚大有的性格开始变得容易暴怒,“他的一颗诚学捐,旱灾,土匪,出兵差,饿兵据村骚扰,这一切全村人共同的灾难,也同样落在奚大有的头上,使他逐渐失去了对土地的依恋。现实的严酷终于使他否定了陈大爷的“命定论”的劝告,带着自己全家离开了“这残破、穷困、疾病、惊吓的乡 间”,到都市去另寻活路。

  小说对奚大有变化过程的描写,“细密而具体”,使“农民被掠夺的过程在我们眼前展开了一幅惊心的图画”(注:东方未明(茅 盾):《王统照的〈山雨〉》,《文学》第1卷第6号,1933年12月)。围绕着这一主要情节,作品还表现了各种不同类型人物的遭遇。奚大有的父亲——奚二 叔,他勤劳忠厚,却又偏狭保守。年轻时曾参加过反对帝国主义强开铁路的自发斗争,对于所有随铁路输入的各种洋货极表不满,他只是本分地守住自己的 祖业,并想用刻苦的劳动增添田产和房屋,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使他变卖田产并由此送掉生命。

  此外,流浪雇农宋大傻的被迫“吃粮”,徐利的铤而走险,满 腹牢骚的陈庄长,乐天安命的魏二,以至怀着涉茫的希望、终日枯坐“瓢屋”的徐老秀才,形形色色,各具特点。这些人物的生活和性格,不仅烘托了主要 人物奚大有的命运,他的背离家园、奔向都市的必然性;而且还在奚大有的变化的主线上,以各自的遭遇构成了一幅凄厉阴郁与愤怒悲壮相交融的现实的图 景,有力地展示了农村中“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在三十年代大量反映农村经济破产的小说中,《山雨》是一部风格浑厚的扎实的作品。不足之处是, 奚大有被迫进入城市之后,在工人影响下的觉悟过程写得不够丰满,不够生动,全书很多地方以叙述代替描写,读来略嫌艰涩和冗长。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评何玉茹长篇小说《冬季与迷醉》

    何玉茹在“小”的背后蕴蓄着大波澜、大气势、大境界,小中见大这个词说起来也很俗,然而说来说去也只有这个词可以比较准确地来概括何玉茹。尤其是《冬季与迷醉》,小到...[详细]

  • 杨志军长篇小说《藏獒》读后感

    杨志军这样叙述他与藏獒感情的由来:“一切都来源于怀念——对父亲也对藏獒。在我七岁那年,父亲从三江源的玉树草原给我和哥哥带来一只小藏獒,父亲说,藏獒是藏民的宝,什...[详细]

  • 读乔叶长篇小说《藏珠记》

    《藏珠记》是乔叶的长篇小说新作。这部小说的引子,看来是从唐代传奇那里来的。一个即将病死在长安的波斯商人,被一家客栈收留,客栈老板的女儿天真无邪,经常照顾他。波...[详细]

  • 读长篇小说《我是真的热爱你》

     小说在城乡商品经济急剧发展,社会道德行为一度失范的现实背景下,叙写了一对乡下孪生姐妹坎坷辛酸的命运遭际。...[详细]

  • 乔叶长篇小说《认罪书》

    乔叶的长篇小说《认罪书》是一次向历史和人性隐秘探险的叙事。以主人公金金作为叙述者,小说从她感情的纠葛和个人的复仇角度“书写”了家庭、家族、民族之“罪”。...[详细]

  • 评刘庆长篇小说《唇典》

    《唇典》是刘庆的第四部长篇小说。此前他曾发表过长篇小说《风过白榆》《冰血》《长势喜人》,并有中短篇小说集《信使》等问世,他曾获长白山文艺奖、东北文学奖、吉...[详细]

  • 中国小说学会2019年度长篇小说排行榜

    中国小说学会2019年度长篇小说排行榜...[详细]

  • 读张懿翎著长篇小说《把绵羊和山羊分开》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取材自作者青少年时期的插队生活,那自然是文革时期。有关文革的叙事,在以往小说中,多表达为集体的记忆,力图反映出那个特殊年代给全体国民打下...[详细]

  • 评长篇小说《大漠祭》

    长篇小说《大漠祭》是一幅描写腾格里沙漠地区民众生活的风俗长卷,她像一场沙尘暴,嚣然而起于沙源区,挟漠风之凄厉,守朴拙之化功,横扫关河,洒向四面八方。...[详细]

  • 李佩甫的长篇小说《生命册》存在硬伤

    2012年3月,河南作家李佩甫长篇新作《生命册》在作家出版社出版。这是李佩甫继《羊的门》、《城的灯》两部长篇小说之后的又一力作,也是“平原三部曲”系列的收官之...[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