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为普通人代言《会飞的九爷》

发布时间:2017-06-03 13:31:16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文艺报 点击数:10次

 会飞的九爷  《会飞的九爷》在看似蹊跷的书名之下,实际上讲述了一个既有时代气韵,又接生活地气的故事。“九爷”是田老师改行从政之后的外号,而“会飞”是九爷带着滑翔伞具迎空飞翔。这里的“九爷”与“会飞”,都在弦外之音中别有寓意。

  作品的主人公田老师,偶然的一个机会被借调到银城市政府接待办公室当了一名小职员,因为他的活动范围“从未超越小转椅下的九块小瓷砖”,就被人们戏称为“九爷”。“九爷”只是一个小小办事员,但却频频担当大任,有意无意地办成了许多大事、难事。从北京来的张处长酷爱下棋,到银城检查工作之余就想找高手过招,会下盲棋的田老师连赢张处长三盘,输得开心的张处长就为银城引进了种植圣女果的扶贫项目。为了陪好北京来的动物园专家,不会喝酒的九爷,学会了喝酒;为了应付上边的文明检查,他又成了舞池的常客。为了陪好兴趣爱好各个不同的各方神圣,九爷陪酒经常喝多,先后住了五次医院;陪跳舞的时间多了,又跳肿了脚;他还常陪客人洗澡,常常被桑拿浴蒸得像根“红萝卜”。面对人们对他从“棋王”、“酒王”,变成了“舞王、“澡王”的揶揄,他只是笑一笑,然后很认真地说“这是工作”。接待各级领导,招待各路专家,九爷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搭上了自己的一切。正像儿子小田阿甘感觉的那样:“爸爸是一个体面的人,个子矮,还很瘦,像老师说的是个小人物,可别把自己累着,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才累。九爷是个小人物,小人物才会为银城做大事情,就像政治书里说的‘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而银城这个一方水土的改颜换貌,什么职务都没有的九爷,确实竭尽心力,绝对功不可没。
  九爷为银城的繁荣与发展操碎了心,跑断了腿,甚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奉命去陪张处长,耽搁了儿子的脑膜炎医疗,儿子成了腿残脑瘫的残疾人;又因去陪动物园专家等,错失了年老多病的父亲的几次治病,致使父亲成了靠着“一根管子喘气”的植物人。九爷如此这般地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银城的正事、大事,完全顾及不上家里和自己的小事、私事,但换来的却并非是人们的尊敬与好评,相反,各种挖苦带歧视的看法纷至沓来,黄老板说他是“银城的大玩具”,警察说他是“大傻子九爷”,连小学校的学生班长也说他是“银城的叭儿狗”。而即便如此,九爷仍不改初衷,不懈不怠,坚持要练飞翔,以便能够陪好外宾约翰,而就是这次飞翔意外地遭遇了强气流,九爷飞起来之后,就再没有飞回来。
  颇有意味的是,作品在结尾处以儿子阿甘的口吻感喟道:“我不爱九爷,我爱爸爸。”这种有意的区分,在某种程度上也揭示了田老师其人的人格分裂。事实上,田老师的两个角色,确实不尽相同。在政府接待办,他被呼来唤去,完全是牵在刘主任手上的一个木偶,他安全沉浸在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里不能自拔,有时甚至让人难以理喻;而在家里,他体贴妻子,关爱儿子,甚至在心里常常惦念自己的初恋对象,他是善解人意的,可亲可爱的。是什么让田老师成为银城“九爷”,而成为“九爷”又何以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些都很引人遐想,启人思忖。
  在九爷这个人物身上,集中了不少值得人们深加玩味的东西。他以想方设法做好接待来宾的出色工作,为银城的社会发展作出了自己的特殊奉献,使他成为小人物办大事的典型。而他对刘主任、张处长、孙书记等所有领导的言听计从,舍己从人,乃至甘愿不断变换自己的角色,也从某种程度上,显示了官场文化对小人物的裹挟与浸染。他是不幸的,但这种不幸,既有社会环境的客观因素,也有他自己性格上的主观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成为银城“九爷”,并最终“飞出了银城”,是被动与主动两种因素合力推导的结果。这样的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小人物形象,在小说作品里,委实并不多见。
  《会飞的九爷》在艺术表现上,也在陆涛的惯常风格中带有某些新异的意趣,作品以儿子阿甘的口吻来叙述故事,儿子的年少无知与智力障碍时隐时现,这便使懵懂与直觉相伴随,少儿与成人相映衬,使整个作品充满了一种真诚与戏谑相杂揉的后现代情趣,读来让人忍俊不禁,又笑中带泪,并由九爷工作中与生活中完全不同的人性变异,以及九爷费力不讨好的遭际,反思社会现实中的病象与问题,咀嚼小人物无奈又无常的悲剧命运。可以说,在为小人物描形造影上,为普通人代言呼号上,这部《会飞的九爷》,可谓开辟了小说写作的新生面,贡献了作家自己的新智慧。

(编辑:moyuzhai)

网友评论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