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陈立德《前驱》

发布时间:2019-06-02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说怪网 点击数:2次

  大风暴前夕的 1926 年,万先廷由家乡湖南奔赴大革命的根据地广州,一路上是满目的尸体,一幅劫后的凄惨景象,不久前,湖南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驱赵运动”,但由于广东革命军没有实现诺言,派兵支援,使“驱赵运动”失败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令人心悸的惨状。穷苦农民出身的革命青年万先廷,在共产党员容大川指引下,奔赴广州。从故乡肃杀枯黄的原野,来到青郁苍翠绿树成荫的南国都市广州,万先廷顿时振奋了。这里到处燃烧着革命的烈焰,林立着革命的战旗。到达广州后,他被组织上派往革命军某团。这是一支以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的完全革命化的队伍,预备担任北伐的先遣部队。

  就在万先廷前往队伍报到之时,黄埔军校中, 正有一伙人密谋着什么。其中有一人 40 多岁,瘦挑身材,高鼻梁尖下巴, 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眉宇间隐含着杀气,这人正是蒋介石。他和军官以及“谋士”们正在谈北伐之事,由于各支军队都不愿在北伐中打头阵,各怀鬼胎。于是,蒋介石的“谋士”们便出主意,让共产党先打头阵,胜了,功归蒋介石,败了,说明共产党无能。这计划使蒋介石高兴起来。万先廷来到团里, 立刻为该团高昂的士气和刻苦训练的精神所感动,他也投入了训练当中,并且十分自觉,他觉得有一种力量在激励自己,他必须苦练本领,以便早日解放家乡受苦受难的民众,解放全国百姓,打败反动军阀。不久,团队要开出去了,他们将肩负全国人民的希望,率先北代。万先廷激动了,这是人民盼望已久的事呵!北伐前夜,万先廷被任命为排长。就这样,这支甘愿为人民事业而奋斗的部队,肩负着北伐重任,离开了革命浪潮高涨的广州,向北进发了。

  军用列车停在韶关,官兵们便徒步向湖南境内行进。就在这时,万先廷和他们的团队遇到了拼命向南败逃的起义湘军。湘军们看到自己的援军--广东开来的团队官兵,一个个黑瘦朴素,却格外精神,他们告诉团队营长樊金标。碌田高地已被北洋军占了,樊金标顿时大怒,令万先廷率战士们打下高地。万先廷指挥弟兄们冲锋陷阵,不久收复了高地。这之后,北洋军组织大队人马,在炮火掩护下,排成方块队形,向高地反扑了。激烈的战斗中, 革命军中一些新兵胆怯了,跳出战壕想退却。而万先廷则率共产党员冲入敌阵与敌展开白刃战。经过反复较量,革命军打退了敌人,而新兵们也受到了感动,今后,他们在任何危急关头,也绝不会后退了。万先廷率弟兄们追击溃敌,如同在与敌人赛跑。他们一直追到攸县城边,眼见北洋军逃过了浮桥。万先廷一惊,没想到追出了这么远,大部队驻扎在碌田,且没有人下达攻占攸县的命令。然而,万先廷则认为,眼下趁热打铁,正是攻下攸县的良机。眼见敌人拆浮桥了,万先廷果断下令,冲过桥去,打下攸县城。

  就在敌人放火烧桥之际,英勇的北伐军战士冲过了浮桥??在碌田附近住下的樊金标营长,听到万先廷攻打攸县的消息,大发雷霆,他不能容忍万先廷这样自做主张,置军令而不顾。这时,他接到了团长的命令:“今天全团宿营地点,改到攸县。”樊金标见了万先廷,便劈头怒斥,责怪万先廷违令。而这时团长来了,樊金标向团长求情,说万先廷已认错,团长却说:“认错的应该是你和我。”团长表扬了万先廷机智灵活的应变能力和指挥艺术。先遣团初战告捷,广州沸腾了。迟迟不愿北伐的蒋介石和各支军队,终于出兵北上了。一路向湖南,一路向江西,分为两路人马北伐。上次战斗后,万先廷升任连长, 在又一次战斗中,他身负重伤,送往医院,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动了手术。他的坚强意志,使医生护士格外感动。与此同时,被北洋军拉伕抓出来的大凤,在战后的县城里寻找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万先廷,却哪里找得到?革命军独立团驻进了浏阳县,万先廷在身体没有完全复原情况下归队,樊金标,齐渊等人格外高兴,一场大战即将打响。北代军要渡汨罗江,攻占湖南重镇乎江。北洋军统帅吴佩革亲自发电报,给镇守平江的鲍鄷打气,令其在湖南“重振军威”。为了平江之战,万先廷与齐渊营长等人化装成老百姓,回到了万先廷的故乡侦察。呵,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亲人,还有家乡的大凤妹子,万先廷与父老见面,激动无比。万先廷在这里发展了农民军,并击溃了北洋军的偷袭,革命军与吴佩孚的嫡系军队的首次较量--平江之役打响了。

  独立团与广东军并肩攻打平江。战斗中,广东军突击营焦营长指挥失误,给独立团带来了巨大压力。万先廷率农民自卫军赶来助战。战斗激烈进行中,吴佩孚再次致电鲍鄷”,令他死守平江,吴大帅将派兵助战。樊金标率人马急行军前往团山铺截击敌人援兵,途中,被涨水的河流拦住去路。焦急中,只见漫山遍野涌来无数民众,一盏茶工夫,桥搭起来了,樊金标和战士们在亲人目光注视下跑过木桥,及时抵达团山铺,一阵枪林弹雨,打退了两千余名敌人援兵。这时,平江县城已被攻克,鲍鄷兵败自杀了。北代军和民众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平江之战三天后,吴佩孚从北京南下到武汉,他想在重镇天险的汀泗桥扭转战局。夏夜,梦一般的美。万先廷在故乡度过那胜利之夜。家乡农民斗争劣绅赵五公,没想到与五公的侄子黄埔军的团长赵云亭相遇, 农民与赵云亭发生冲突,万先廷、樊金标赶来怒斥了赵云亭。万先廷与大凤告别了,大凤赠给他一只绣着鸳鸯的荷包,上面还有四个字:“革命到底”。别了,前方,革命征途路漫漫,然而,胜利的一天终会到来。

  作品鉴赏

  这是一段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涌现了众多的英雄,也有奸险狡诈者的阴谋,当然,还有历史渣滓的垂死挣扎。在这段历史中,有这样一支起着重要作用的军队,这支军队中的官兵,作战最英勇,革命最坚决。作者在描述这段历史的时候,就是通过歌颂这支神奇的军队来进行的。而歌颂这支军队时,又是通过刻划几个青年军人的形象来进行的。万先廷,是这个队伍中的一个连长,他是由普通士兵成长起来的指挥官。在这支以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的革命武装队伍中,贫苦农民出身的万先廷,不断接受着党的教育,接受着战火和风浪的摔打锤炼。从刚入伍时的军事训练,到后来的战场冲杀,他成长起来了,成长为一个具有高度革命觉悟,为了人民解放事业甘愿奉献一切的革命军人。而在这支军队里,众多官兵都是如此成长起来的。

  在刻画这些军人成长过程时,作者是通过不同环境,不同情节来进行的。万先廷,在队伍出发北伐时,他让自己的战士们少带干粮而多带子弹, 因为他杀敌心切,宁肯打胜仗而少吃一两顿干粮。对于一个指挥员来说,他此时还不成熟。是营长齐渊告诫了他:“作为一个指挥员,不应当光知道怎样去打敌人,还更应当知道怎样爱护自己的弟兄。”于是,在以后的战斗中, 他学会了如何当指挥员,他指挥时沉着果断,身先士率,爱护士兵。革命军队中的指挥官正是这样的,因此,这支军队才不同于其他军队,因此,这支军队才能常常以少胜多,具有非凡的战斗力,成为一支常胜不败的“铁军”。另一个军官,营长齐渊,则会在不同时候,不同情况下,做战士的思想工作, 使得队伍中总是士气高昂,随时可以迎击任何强敌。他体贴部下,爱护部下, 并善于让部下去思考:我们战斗胜利的因素是什么?为什么我们团会跟别的队伍不一样?为什么你当初没有进别的队伍,偏偏进了这个团呢??他的提问,总会使人们的眼光更远,心胸更广阔。他之所以有如此本事,是因为他本身也是在共产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

  而另一位营长樊金标则与齐渊不同,樊金标也是穷苦人出身,对剥削阶级有着刻骨仇恨,他英勇善战,豪爽侠义,可他毕竟在军阀队伍中呆过,因此,在他的可爱之中,又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他起初看不起万先廷那样的青年军官,认为他们不会打仗,也看不起万先廷搞的战前动员,认为那种思想工作没有用,打仗凭的是真本事。他爱发脾气,对于初上战场,在激战中怯阵的新兵发脾气。也对擅自下令,抓住战机攻打攸县城的万先廷发脾气。当他知道自己不该发脾气时,又在暗地改过,为的是保全面子,这也正是他纯真可爱之处。他对万先廷的看法改变之后,并不在表面流露出来,却在许多细小的琐事上,加倍体贴和关心万先廷了。这个从旧军队里出来的军官,随着北代的进程,思想观念也在不断转变,最后,终于成为了一位真正的革命军人。

  在刻画众多革命官兵同时,作者还揭露了蒋介石的阴险和吴佩孚的凶顽,虽然对这些历史上的真实人物着笔不多,却描绘得有声有色,蒋介石“大声讲话,大踏步走路,大刀阔斧地发号施令”,似乎是一个精明干练少壮有为的军人,这与他后来的老气横秋不大一样,因为这时的蒋介石年方 40 多岁,正盯着“最高领袖”的位置。他背地里大骂共产党,公开场合又显得革命态度坚决,高叫“共产同志”。他对北伐取拖延、等待、观望的态度,却由于民众的革命情绪不得不北伐, 于是,他把共产党的队伍推到了北伐前线,自己仍等待,胜了是他的功劳, 败了,把帐算在共产党身上。吴佩孚与蒋介石不同,吴佩孚外表是个儒帅, 喜欢“之乎者也”,却处处维护帝国主义和封建传统的利益,他在军阀混战中善于利用形势,扭转战局,然而,面对作战力极强,英勇顽强的以共产党人为骨干的北伐军,他却无能为力了,尽管他在抗争,然而,也只能是垂死挣扎。这就是那段历史,1926 年-1927 年的中国革命的历史。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