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蒋子龙中篇小说《赤橙黄绿青蓝紫》

发布时间:2020-03-11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10次

  蒋子龙的中篇小说《赤橙黄绿青蓝紫》围绕解净与刘思佳、叶芳、何顺之间的工作、爱情、友谊等一系列问题为中心,展开矛盾冲突,表现了年轻一代在经历了10年内乱之后的新觉醒。

  小说的命名,本身就象征着生活矛盾的复杂性,以及各个不同人物形象性格的多侧面和发展变化,呈现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彩。蒋子龙就是在这样一个复杂错综的社会关系上,在丰富多采、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背景上,塑造出像解净、刘思佳、何顺和叶芳等真实动人的青年形象。并且,他们的复杂性格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无不刻下深深的时代印记。

  十年浩劫中,他们遭受了任何一代青年人都没有经历过的精神崩溃和精神折磨。随着新时期的到来,他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解净,在“文革”时期,由于她思想极单纯,被厂党委书记祝同康视为“德才兼备,最标准,最理想的好姑娘”。入党、提干,整材料,写汇报??曾是她生活的一切。时代的急剧变化,使她从“文革牌”的新干部,由接班人的地位一下子降到处处吃白眼。她终于发觉自己过去所走的是一条可悲的路,决心要走一条新路。她下到钢厂运输队,刻苦学开车,认真学管理,学会新的政治工作的方法,用心去观察了解别人,同时重新发现自我。经过两年的磨炼,她学会了开车,由外行变内行;改善了运输队的车辆管理,赢得了车队司机们的信任。在现代化建设大业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和解净相抗衡的刘思佳,是一个不易捉摸的人,貌似玩世不恭,内心却炽情如火。在钢厂的青年工人中是个独领风骚的人物,运输队里的好事有他,坏事也有他,而且是操纵全队的“坏小子”的头儿。他桀骜不训、玩世不恭,故意刁难领导;又重感情,讲义气,扶困济危。他和何顺表面上是好朋友,却在内心又鄙视他。他喜欢叶芳的俊俏、真挚、泼辣,可又嫌她浅薄、粗野、不懂真正的爱情,没有女人的秀气。他喜欢解净的文静、深沉、外柔内刚;可又嫉妒她,对她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他有时对自己也非常瞧不起,可有时又觉得自己比那些当干部的强得多;他有见地,有才智,又不愿毛遂自荐。解净的工作方法和魄力,最终使他折服。经过她的引导,他的才智在钢厂的经济改革中得到了发挥。刘思佳的形象在广大读者群中受到普遍的欢迎。

  这篇小说在创作手法上也很有特色。开篇即不凡,用刘思佳与何顺卖煎饼一事引导全篇,造成作品内在思想、人物性格、情节发展的悬念,同时把解净与刘思佳、叶芳、何顺等人的矛盾纠葛,人物的现在与过去交织起来写,围绕解净与刘思佳的性格冲突展开主要矛盾,最后以救火一事,将故事推至高潮,使人物性格升华。全篇结构灵活,故事性很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环环相扣,进展迅速自然。结尾戛然而止,留有余韵。

《赤橙黄绿青蓝紫》内容概要

  80年代第一个春天的早晨,第五钢厂门前一派热闹景象。叫卖农副产品的小商贩们包围着这个生产钢铁的国营企业,而围墙内却高炉吃不饱,生产萧条。今天,买卖几乎被钢厂运输队的司机刘思佳和何顺抢去了。他俩合伙卖煎饼,招惹了厂里一大堆人看热闹。司机叶芳试图阻止他们的买卖,遭到刘思佳的冷落,使一心爱着他的叶芳赌气而走。

  上班后,党委书记祝同康接到好几个电话,全是车间支部书记们询问党委对刘思佳卖煎饼的态度,报告职工对此事的反映。对刘思佳,祝同康一直觉得很棘手。刘是厂里年轻人中领风骚的人物,专跟领导对着干。但他不犯大错误,更不犯法,专会在制度上政策上钻空子,要想整他很难下手。而像何顺那种保卫处、派出所管不了的人,却甘心情愿受刘思佳的整治。

  祝同康打电话叫汽车队副队长解净,想问问她的意见。解净是他发现并经他一手提拔培养起来的年轻干部。那里,她思想单纯,视政治生命胜于一切。祝同康长时间地在她面前扮演了党的化身形象,像父亲一样处处保护她,把她由秘书提拔成宣传科副科长。“四人帮”倒台后,他是老干部,地位和威望越来越高;解净是“文革牌”的新干部,且是摇笔杆搞宣传的,由接班人的地位一下降到吃白眼的地步。她没了纯真的笑容,一下成熟了许多。她坚决要求下车间当工人。祝同康拗不过,派她去汽车队当副队长。

  解净第一天到车队,司机们议论纷纷,还当面挖苦她,倒是叶芳很仗义,帮她说话。刘思佳又恶作剧地要解净跟他们去拉白灰。不巧起风了,灰场工人建议他们别拉了,免得糟塌东西又迷行人眼。解净当下决定开空车回厂。一路上,何顺故意羞辱解净,气得她半道下车。是好心的叶芳来接的她。叶芳劝她要和司机们打成一片,又把车开到刘思佳、何顺等人正吃饭的饭店,叫她一块儿去蹭吃。解净执意不去。不料,刘思佳端来一杯掺了白酒的啤酒给她喝,一边还冷言相对。解净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要受人敌视。

  两年后,她硬是学会了开车,也学会了抽烟,还改变了过去单调的服装。这时,当她来到祝同康面前,她的变化使他惊讶且不满。他受不了解净这种和他以平等的身份抽烟和说话的劲头,同时感到他们之间已经疏远。他更没想到,解净不但为刘思佳说话,还批评党委领导不得力,赏罚不明。祝同康觉得,解净再不离开汽车队,简直就无法挽救了。他想把她调到科室来,但解净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她不明白祝竟不理解她为什么非要学开车,他甚至不想打听这两年她在下面是怎样过来的。今天她能抬着头重进办公楼,是付出了怎样的心血!自从她来汽车队,队长田国福是个和事佬,对工作睁只眼闭只眼。平时,他不是身体不舒服,就是家里有事,夜间值班的事几乎全落在了她身上。上任后第三天夜里,一车间急需泡花碱,值班厂长叫她立刻派车去运。解净找到家离钢厂最近的何顺,让他出车。不想何顺竟拿她取笑。解净气得转身就走,回来又遭到值班厂长的斥责。她只得又硬着头皮找何顺,以硬碰硬,逼得何顺不敢不出车。

  从此,解净跟叶芳苦练开车,从外行变内行,并搞好运输队的车辆管理。车队里,刘思佳正和何顺等几个人商量,打算把卖煎饼所得送给家里有困难的孙大头。刘思佳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他既让人怕又让人敬。小学的时候,他从乡下来到天津,在学校虽然功课好,却被同学嘲笑为“小侉子”,使他孤独而自卑。后来,别人欺负他,他就以牙还牙,渐渐地成了一个“侉霸王”。文革时,他父母怕他闯祸,把他关在家里,教给他电工技术,培养起他在这方面的爱好。由于阴错阳差,他上不了大学,也干不了电工。中学毕业后以后分配到钢厂当了汽车司机。对此,他非常泄气。无聊时便和何顺他们吃吃喝喝,胡打胡闹。但内心里又瞧不起何顺。他喜欢叶芳的俊俏、真挚、泼辣,可又讨厌她浅薄、粗野。他喜欢解净的文静、深沉、外柔内刚,可又嫉妒她,瞧不起她给祝同康当秘书的那段历史。

  总之,他是非常矛盾,起伏不定。解净从祝书记那里回来,一字不提刘思佳卖煎饼的事,反而把刘暗中画的一张车队管理的“八卦图”重新修改补充,作为运输队经营管理考核标准。下午,解净跟着刘思佳的车去总油库拉油。在车上,经过坦诚的交谈,刘思佳惊异地发现,对方是那么了解他。车到油库门口,突然有一辆装着十几个汽油桶的卡车冒出滚滚浓烟,情势危急。解净奋不顾身跳上车,开动马达。刘思佳也一纵身跳上车,夺过方向盘,又把解净推下车,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将车开到远离居民楼的一个大水坑前,然后飞身跳下车。失控的车一头扎进水里,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事后,刘思佳已然换了一套笔挺的西装回来,旁若无事地拉油了,以致别人都没认出他就是救火英雄。解净不仅不为别人的赞扬所动,还要控告油库领导玩忽职守,致使国家财产受损。这一天的经历,使刘思佳真正佩服了解净。叶芳很担心刘会被小解夺走。不料,解净声明自己已有男朋友,并且劝叶芳应该学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经解净的激发调动,刘思佳还提出了许多改革的新建议,令解净十分振奋。他们要为钢厂建设大干一番了。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