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矫健《老人仓》

发布时间:2020-03-11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10次

  矫健的《老人仓》是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力作,它大胆地触及了当代农村改革中出现的各种新问题和新矛盾,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值得一读。

  小说的主人公、退居人大主任的原西峰县委书记郑江东是一个为党和人民奋斗了一生的老干部。当年他雄心勃勃、以雷神爷的脾气和铁一般的党性原则在全地区县委书记中闻名。为了解决西峰县的旱情和一百多里外的海滨城市的供水问题,他冒着很大的风险,在西部山区修建了老人仓水库。他也做过错事、冤枉过一些好人。也受过“左”的影响,在“文革”中也吃过苦头、遭受过挫折,渐渐地,他的党性原则在不知不觉中淡漠了,尤其是从县委书记退居人大主任以后,他觉得自己老了,该以真正老人的标准重新判断世界上的一切。此时,他觉得人情更宝贵了,他觉得多年的老同事、老部下也便成了他的感情依托。结果在无形之中,他也成了汪得伍、田仲亭这些利用农村改革来以权谋私的人的保护伞。

  因此,在农村改革过程中,他必然地陷于种种内心矛盾之中,这是理智与情感的矛盾,是“公心”与“私心”的矛盾。当新任县委书记要解决这一部分农村干部以权谋私、欺压百姓的严重问题时,他的内心矛盾就暴露出来了。一方面他理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新任县委书记纠正农村干部的不正之风,惩治腐败的决心;另一方面,他又对此很过敏,以为新书记要对他的老班底动手术,甚至认为是否定他多年工作,特别是实行生产责任制的成绩;一方面他清楚像汪得伍那样有着浓厚的“小衣意识”的人会有这样那样的错误,但另一方面却不愿触及甚至想保护那些跟随自己多年、与自己有深厚感情,忠心耿耿的老部下。

  作者以这些矛盾为基调,通过郑江东对沟子公社的摸底调查,展开了农村改革中出现的新矛盾,新问题。揭示以权谋私,结党营私、欺压盘剥群众的种种腐败现象,也赞扬讴歌了像李力奎,杨三喜这样一些为党和人民的利益,敢于同这些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正面人物。随着现实矛盾的冲突,郑江东内心的矛盾也在逐渐转化。原则和人情的矛盾、理智和感情的冲突,使得这个转变十分艰难。

  作品从历史的道路、现实的生活和人物心灵的发展等多侧面展现人物心灵历程的转化、层层深入、环环紧扣、入情入理,使这个转变终于完成。于是,作为一个有着普通人思想感情和有着老干部思想觉悟的艺术形象站立起来了。这是一个对农村改革一开始感到惶惑、疑虑、继而由改革的阻力变为改革的助手和积极参加者的老干部形象,他真实、生动、感人,是作品成功之所在。这个形象身上所放射出来的精神告诉我们:我们面临的这场大变革、不仅改革着社会经济面貌,而且也改变着人、尤其是改变着干部——四化领导者带头人的精神面貌。

  小说情节发展紧锣密鼓,引人入胜。人物心理刻画跌宕起伏,比如在刻画郑江东思想转变的时候,把处于外界矛盾冲突和内心世界矛盾冲突漩涡之中的人物复杂的心灵历程、写得脉络清晰,层次鲜明,揭示了人物性格的丰富性,很好地完成了今天的“自我”战胜昨天的“自我”这一人物性格发展历史。

  作品以《老人仓》命名,也是有所用心的。这里的老人仓水库,不是一般作品中的景物和环境,它是一种象征,一种高度的艺术概括。它是主人公曲折一生的象征,作者试图用老人仓水库的利弊、福祸,来象征郑江东的功过、来概括郑江东奋腾前进的历史,甚至由此概括革命历史发展进程某些带有普遍性的东西。作品体现了深刻的现实主义精神,追求思想上的厚重感和现实感、时代感。主题也有意追求多重性。虽为农村题材,便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上,超过了同类题材,更加接近生活的本质真实。

《老人仓》内容概要

  县委扩大会议散了。老县委书记、人大主任郑江东被新任县委书记李孟华留了下来。新书记就如何处理沟子公社书记汪得伍多建住房的问题征求老书记的意见。沟子公社是当年郑江东实行经济责任制的典型,汪得伍又是郑江东的老部下。郑江东知道这是新书记要对他的老班底动手术了。这他理解,也知道汪得伍的漏洞很多。但多年的上下级关系,使他与汪得伍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他建议对汪得伍从轻处理。李孟华又告诉郑江东说,实行责任制以来,沟子公社积压的问题很多,群众也有反映,那里的形势不稳。李孟华建议郑江东下去看看。沟子公社在西峰县西北叫老人仓的山区。郑江东从小在这片山区长大,在山里打过游击,五八年任县委书记时又在这里修了全省第三大水库——老人仓水库。

  一路上,郑江东回想自己为西峰人民奔走一生,以铁一般的党性原则,在全地区县委书记中闻名。他也做过错事,在“文革”中吃过苦。现在他老了,像一个真正的老人那样重新判断这世界上的一切了。由此,他更觉得人情可贵。汪得伍30多年来对自己忠心耿耿,他希望汪得伍能平安无事。途经汪得伍建房所在的李村大队。郑江东发现现任大队支书李俊田很无能,只知对上级唯命是从。为完成公社下派的任务,几年来他竟逼得农民高价买花生来交公粮。郑江东制止了他这种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并告诉李俊田县里决定要李村折价收回汪得伍多建的私房。在沟子公社大院见到汪得伍,又勾起了郑江东对老部下的感情。汪得伍在政治舞台上很精明,在县里的干部中也很有势力。郑江东告诉他,他现在的处境不妙,要小心谨慎,别再干自己省吃俭用却多盖房子那种蠢事了。

  在去红星大队的路上,郑江东碰上了被汪得伍撤了职的李村大队前支书李力奎。李力奎告诉郑江东,汪得伍撤他而任用李俊田的真正原因,是他反对汪多占盖房的宅基,而李俊田却帮汪盖起了房子。他还说,实行责任制后,沟子公社的问题成堆,关键是干部队伍问题。干部们在实行责任制上搞大呼隆,既捞到典型,又趁机钻空子为自己捞一把。问题的总根子就是汪得伍。他对郑江东说,你到红星大队看看就知道了。来到红星大队,郑江东看到大队支书田仲亭家像个宫殿,却占道把猪圈建到了大街上,群众很不满。青年杨三喜因撞坏了田家的猪食桶,差点挨田家“五虎大将”的打。杨三喜敢和田家斗。他暗中找到郑江东,对郑江东说,田仲亭简直就是新时代的恶霸地主、土皇上。杨三喜说,田仲亭利用职权和集体的东西结交各方面的关系,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他和汪得伍是铁哥们,还自称和郑江东是把兄弟。利用这一切,他不仅把一年能赚两万多元的工厂留给自己承包,而且对别人承包的副业他都要提成。谁敢不自愿,谁就得垮台。他以照顾残疾人的名义,把七亩山楂林包给了杨疯子,可暗中却六四分成剥削杨疯子。

  在事实现前,郑江东感到问题严重,下决心要找汪得伍算帐。就在这时,汪得伍又因李家大队农民因灌溉用水的问题发生殴斗而去了李家大队。郑江东在赶往李家大队的途中碰上李力奎才得知,斗殴是由支书李俊田在用水的安排上不合理造成的。李俊田自己吓得跳到水里,李力奎却为制止斗殴而被打断了腿,宝贵的定量供水也白白浪费掉了。郑江东赶到李家大队,要汪得伍马上撤李俊田和田仲亭的职,并整顿干部队伍。汪得伍却说,他们是我多年的同志和伙计,再说基层干部哪个屁股也不干净,有错我顶着,要撤先撤我。说完自己走了。李村的群众又向郑江东反映了汪得伍为自己捞便宜的情况。他盖房子,根本不用自己省吃俭用,各大队都给他送砖送料,用不完的再打发掉。县里折价收他的房子,他正好赚上一笔。郑江东开始看到汪得伍藏在忠诚背后的狡猾了。在红星大队,走乡唱曲的盲人撞上了田家横在大街上的猪圈,并说了几句挖苦话。田家“五虎大将”因此而对盲人大打出手,这引起了众怒。杨三喜一怒之下带领几个年轻人拆了田家的猪圈。田仲亭以杨三喜聚众闹事为名,找来了派出所所长,要严惩杨三喜,汪得伍也为田仲亭撑腰。郑江东感到是解决的时候了。他要汪得伍和田仲亭召集全村党员开大会。

  会上,郑江东用事实揭露了田仲亭利用职权,通过承包盘剥群众的罪行,党员和群众也敢于揭发了。在事实面前,汪得伍不得不命令田仲亭停职检查,听候处理。这时县委也做出决定,撤销汪得伍沟子公社党委书记的职务。经过几大的摸底调查,郑江东深深感到,在一场大变革中,担负着历史重任的执政党必须不断更新自己的肌体,不停地奋力战斗,始终把党性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然的话,人的感情有什么价值呢?他望着他当年修建的老人仓水库大坝,下决心只要他活着,就要为修建另一座永远为人民造福的无形大坝而不停地奋力战斗。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