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邵丽《第四十圈》真假难辨的罗生门

发布时间:2020-05-27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中国作家网 点击数:0次

  邵丽的中篇小说《第四十圈》(《人民文学》2014年第2期)将一宗离奇案件和几年后“我”对其的调查穿插闪回,将读者引向当年离奇案件的本身,为读者讲述了一出神秘的“罗生门”。

  “我”以作家身份被下派到天中县做挂职干部,体验生活。偶然从几个百姓口中听到了一件发生在我们县里的复杂案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对当年的案件展开了调查。案件的被告人齐光禄不是本地人,多年前随父母来到本地做卖肉的生意,偶然认识了牛大坠子一家,并瞧上了牛家漂亮的女儿牛光荣。牛光荣在婚礼上因为意外脑部受伤而变得痴傻,男方悔婚。牛大坠子生意连遭变故,缺钱找到齐光禄并用女儿做了担保。齐光禄强迫牛光荣发生关系并娶了她,两人婚后过了一段温馨日子,牛光荣的病基本痊愈了,肉铺生意也越来越好。这时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号称“县里一霸”的县公安局长的小舅子来到齐光禄家,要强占肉铺。派出所抓走了齐光禄和牛光荣,给牛光荣提出两条路供她选择:保自己,承认齐光禄强奸;保齐光禄,承认自己卖淫。牛光荣为保护齐光禄和孩子选择了后者,自己被送进看守所劳教两年,却因意外流产而提前释放回家。牛大坠子带女婿齐光禄在当地的国际风筝节上“申冤”成功,县里将负责案件的公安局长查卫东撤职,帮助齐光禄收回了肉铺。新上任的公安局长要求彻查此案,齐光禄又以强奸罪被抓。牛光荣因受过度刺激而自杀身亡。齐光禄把最后的怒火引向了查卫东,在他平时跑步跑到最后一圈也就是第40圈的时候用祖传的日本刀刺杀了他,齐光禄感到“那种利索和痛快,给了他极大满足。愤怒和悲哀已经脱壳而出,离他而去”。

  “我”在调查齐光禄案件的卷宗时,列出了很多疑点,并认清“事情的麻烦之处就在于,看起来谁都有责任,但是论到法律上,又都没有责任”。而这,也正是这个案件的最可怕之处。从情理上看谁都有错,但从法理上讲又全没有责任。邵丽用她细腻的笔触,以当事人的经历与几年后“我”从他人口中“听”来的经过,交叉重叠,使得“事实”一直在“真相”与“假象”之间徘徊,正如作者所说:“也许很多东西是无法一笔一笔算出来的,尤其是幸福和痛苦,还有——整个人生。”(西 月)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