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孔捷生《大林莽》

发布时间:2020-09-10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4次

  孔捷生是写知青生活的老手,他非常善于描写处在“文革” 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下青年们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思想特征。这也是他大部分小说的主题所在,比如我们现在谈的这篇《大林莽》。

  塑造人物这方面,孔捷生善于体现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特殊年代的特征。简和平无疑是作者最用心塑造、也是最理想的一个人物,他因为有过坎坷的经历、痛苦的回忆,所以对社会的认识要全面、清醒一些,这使得他虽然身处政治风暴之中,却离“台风眼”较远,这也就使得他能够保持理智,能独立思考。

  他的性格是丰富的,有血有肉的:既有冷漠、失落,也有抗争的一面,在小分队全体刚刚进入森林时,他显得麻木不仁,好像随便怎样都行,与此同时,他经常以一付怀旧者的姿态出现在读者面前,然而当小分队遇到危难时,他又坚持自己的观点,使小分队最终能有人绝处逢生。

  谢晴是个典型的“文革”时代女闯将的形象,但是如果仅仅写到这一步就停滞不前,这决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人物形象,作者还写了她本质的善良和优秀的品质,这使得她在困境和厄运之中完成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在“死亡”面前,这个人物光彩照人,熠熠生辉。与谢晴相反,邱霆是个执迷不悟者,他那种被扭曲的立功勋、当英雄的精神具有强烈的时代代表性,而他那可悲结局更是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摆在读者面前。除此以外,冼四海与大陆仔的身上也都表现出了强烈的时代创伤,使得他们最后的死都极其悲壮,恰如那个时代。人物身上的这种丰富的时代特征,把人物本身映衬得更加真实、丰厚。

  《大林莽》的主题内涵非常丰富,乍看上去,像是一部否定“文革”的小说,再想想,它又提出了一个自然与人、生态的问题(这在当时,好像还为数不多);再细读一遍,还蕴含着灵与肉、生与死、情感与理智??等等多重主题。这么多的主题,作者将它们揉在一起,浑然一体,不见丝毫生拉硬拽之处,关键在于作者采取的方式并不是居高临下地说教,而是注入自己全部情感,与作品中的人物一起探索、思考,在严峻的困境中,在“死亡”的考验面前,对人生、社会、自然等一系列千古无解的难题进行痛苦的思索和新的抉择。正是由于有了这些思考,作者、读者、作品中的人物三者之间才能互相理解,小说的悲剧性亦愈加浓厚,艺术感染力也愈强。

  《大林莽》在结构方法上最显著的特色就是写实手法与象征手法的交替运用。写实这一方面,这篇小说有一个完整而惊险的故事情节,从准备到结束、从集体行动到分成两路;小说也精心地描写了许多生活的细节和大林莽的神秘可怖,象征这一面,这篇小说中的大林莽已不仅仅就是林莽本身了,可以明显看出来,作者笔下的大林莽就像捉摸不透的人生;也像那个倒错的时代;也像由你去想吧,只有一点是明确的--要成功就要奋斗,发挥一切潜在的能量去和大自然,和人生搏斗。《大林莽》写法上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时空上现实与过去交织在一起。回忆过去既是故事情节完整、人物性格丰满的需要,同时,也给整个作品带来一片亮色,毕竟,简和平与谢晴他们童年的美好记忆是多么值得人怀念啊。这片亮色与险恶、可怖的现实;邱霆对谢晴的单相思与简和平、谢晴间的感情等等作品在这些地方都显示出一种精心结构的平衡。

《大林莽内容概要

  “文革”期间某一天,海南岛五指山区的原始热带大森林里来了几位不速之客:谢晴、简和平、邱霆、冼四海、大陆仔。除了大陆仔之外,他们都是海南岛知识青年兵团的,这个小分队闯入大森林的任务是勘测森林里的地形及各种情况,以便将来响应上级的号召、砍伐大森林、种植橡胶林。

  谢晴是个姑娘,地地道道的“红五类”,父母都是工人,两个哥哥也是工人。她极好强,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很得领导的钟爱,也经常获得各种嘉奖,现在担任某连副指导员,威信很高,这次勘测任务完成以后,她将到新连队去当正指导员,可谓前途无量。

  简和平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父亲是个中学音乐教师,很有成绩,毕生致力于音乐教育事业,但是“文革” 当中,音乐课程被取消,他自己也因“白专”罪名罹难,家中的唱片被砸一空,在一次受批斗后饮恨自杀。简和平自己也很喜欢音乐,从音乐当中理解美。他对盲目地砍伐大森林,垦荒种植橡胶的做法非常不满,对当时的各种怪现状也持反对态度,经常说些“反动”的话,所以被撤了苗圃班长的职。这次进入大森林,他很麻木,很冷淡,对任何事似乎都处之泰然,这与狂热中的邱霆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邱霆是属于那种胆汁质型的热血青年,响应党的号召最坚决,行动起来最勇敢,头脑却比较简单,只知往前一冲再冲。

  冼四海是个豪放的青年,他出身很苦,性格却很豪放,嬉笑怒骂,全凭性子,但是,貌似粗鲁之中却自有一份爱心。

  大陆仔开始谁也不知他的底细,只知他是大陆上的插队知青,六九届的,但他为什么从大陆转户口来海南,而且死乞白赖地要求参加这个小分队呢?原来,他在大陆插队时,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了许多钱,而那些人都是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蛮横主,根本无理可讲,大陆仔瘦弱,胆小,根本没有办法,为了逃债才远逃到海南来。

  这样几个不同身分,不同背景的青年盲目地闯进了大森林,他们根本料想不到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一开始冼四海就同邱霆发生了矛盾,因为邱霆以武装班长的身分以前,就同冼四海有过矛盾,这次又来指挥冼,双方不买帐。多亏谢晴出面制止。越往里走,大森林越是神秘、可惧,植物将人们衣服刮破,各种各样的虫子都来袭击。人的精神也处于虚幻状态,因为周围太静了,他们不得不大声地说话。紧接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们走到按事先请教当地人后画出的地图应该有一片沼泽的地方,沼泽不见了。开始他们以为是地图画得不准确,但是随着继续往前跋涉,却未能按预定时间走出森林,最终, 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迷路了。

  冼四海那么壮的身体,突然病倒了。开始只是一只白翅小虫飞进了鼻腔,后来就总觉得鼻腔里奇疼,再往后就高烧不止,人虚弱到极点。稍微懂得一点医道的简和平最后断定他是得了白蛉热, 在毫无医疗设施和人员的大森林里,这无疑将致人于死地。救他命的唯一办法是尽快走出大森林。但是前途未卜,也不知到底要走多远,于是小分队全体人员开会商量下一步怎么办。谢晴作出决定:往回走,休整后,准备得充足点,再来征服大森林。一切就又都像原来那样从头开始。小分队闯荡两日之后,不得不重蹈旧路。食品早已吃完了,他们在饥饿、荆丛、蚊蚋、大雾中继续跋涉。邱霆非常不满:他本想带领有伤病号而且生命危殆的一支队伍,血痕累累地穿越大森林,甚至,他愿意一个人探索勘察里程、独立完成这桩艰苦卓绝的伟绩,这才算英雄,很有可能,新建的连队将由他担任连长呢!归途之中,可怕的事又发生了,他们走的根本不是来时的路。他们已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他们经过一番思索与辨认,发觉他们正在某个山岭里来回转,方向永远对,路却永远错。冼四海死了。小分队又在一起商量怎么办,邱霆坚决主张掉头往前行,但遭大家的反对。最后决定,分头走, 前进还是返回由各人自己决定。

  就这样,邱霆独自迈上了前进的道路,其余3 人则踏上归程。北路的邱霆经过五六天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仍然走到绝路,只好攀登峭壁,攀上峰顶,面对无底悬崖,在绝望中自杀。南路的 3 个也在无比困难中跋涉,每个人都失去了形容和气质上的差别。不久,简和平也病倒了,为了不拖累他人前进,他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最终丧生原始森林。谢晴也病倒了,在大陆仔的帮助下,也爬出了大森林,此时谢晴已奄奄一息。大陆仔放下谢晴,又猛奔回去找简和平,却再也没回来。在整个 8 天的跋涉途中,邱霆与谢晴、简和平与谢晴的关系也各有所发展。邱霆一直爱着谢晴,途中也曾多次想接近她,但却被她拒绝。简和平与谢晴在年幼时就是邻居,上小学时,一次体检,谢晴曾在黑暗的病房中大胆地握住简和平的手,后来长大了,各人都发生了变化,谢晴虽然觉得简和平思想不对头,言语“反动”,但始终想保护他。在大森林里,在死亡面前,谢晴的价值观有了变化,与简和平一起追忆往事。在一天夜里,他们两人终于庄严地结合了, 血与肉溶合在一起。事隔多年以后,五指山区某个黎家寨子的人发现,每年都有一个女人来这里种上四棵树。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