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张懿翎《把绵羊和山羊分开》

发布时间:2020-10-14 来源于:网络 作者: 网络 点击数:

  无论东方西方,对历史的叙述总是以“分开”为第一座里程碑的。盘古分开天和地,耶和华分开光与阴。盘古分完了就回姥姥家休息了,而耶和华分上了瘾,大秤分金银,小秤分鱼虾,始终在那儿孜孜不倦地“分田分地真忙”着。一部圣经,充满了上帝他老人家的“吩咐”,神与人要分开,好人与恶人要分开,人与兽要分开,兽与牲畜要分开,马牛羊、鸡犬豕都要分开。特别是“绵羊”与“山羊”,上帝在《以西结书》等伟大篇章里多次指示一定要分开,否则大概就会有路线错误、海外关系复杂、阶级立场混淆、支持恐怖主义、集体乱伦以及流氓群奸群宿之嫌,是要遭受末日审判的。这种“分析”思维二十世纪以后不但影响了整个中国哲学,连中国文学也必须不时做出回应。冰心女士写于1932年的著名小说《分》就是一个绝好的案例,而大约七十年后懿翎女士推出一部精心耕作了五年的《把绵羊和山羊分开》,则令我们对历史的分合戏法获得了一种别开生面的理解。

  这部小说里有一段少女与成年男人的感情牵绊贯穿始终,或许会让你想起湄公河上的《情人》或新泽西州的《洛丽塔》,然而这个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乡村,作者潜意识中更多想展示的,并非欲望、激情与忧伤,十二岁的女中学生知青眼中的世界,除了那个值得迷恋的中年男人以外,还有另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乡村生活……历经岁月洗练,已长成的女孩开始思索:生命中那些在时代巨浪中随波逐流的朋友们不可知的命运,一缕凤凰琴的余韵淡淡飘荡……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内容简介

  一个人称小侉子的女孩,十二岁那年,做了知青,又因教育回潮,做了知青身份的中学生。她淘气、顽劣、嘻嘻哈哈,但又聪慧、善良、纯真可爱。鲜明而独特的性格风貌,使她成为当代文学画廊里一个具有典型意味的崭新形象。

  小侉子与江远澜的爱情故事令人感叹啼嘘,让你想起《洛丽塔》和杜拉斯的《情人》,但它不靠残忍的激情与绝望的忧伤令人沉醉,而是让人物的命运因为对时代生活的丰富含藏和清晰折射而引人深思。

  张懿翎的这部小说里,有燃烧的激情,快意的幽默,尖锐的反讽。高贵的蔑视,温柔的怜悯,有趣的知识,丰饶的意味,以及会呼吸的语言。它的出现不仅为知青文学写作增添了新异的样态,而且还将改变中国女性写作甚至中国当代小说写作的风格结构。这部长篇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近几年来最令人意外和惊喜的收获。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读后感

      小说的题目很特别,让你看了题目猜不到里面的内容,但却可闻到一股村野的淳朴气息,这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入围作品,顶着这样的光环又有着这样吸引人的名字,让你迫不及...[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