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范小青《我的名字叫王村》

发布时间:2021-01-07 来源于:网络 作者: 网络 点击数:

  《我的名字叫王村》这部小说有一个夺人眼球的开头:“我的弟弟是一只老鼠。”随即以叙事者“我”向读者娓娓道来:弟弟是一个把自己想像成一只老鼠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由于他的举止、生活习性都和老鼠相同,给他人带来了很多麻烦,使家人蒙羞,在带弟弟去看精神科医生无果后,一家人商量派“我”去“把弟弟丢掉”。但这个理性对疯癫的排斥却并不是那样明确和理想化,也并没有因为弟弟被确定为精神分裂而导致所谓理性与非理性的“对话的破裂”。相反,从“我”带弟弟看病开始,疯癫与非疯癫、理性与非理性纠缠不清、界限模糊,甚至理性常常有被疯癫战胜、同化的危险。作者以轻灵的叙事,行走于时代厚重的地表,并用黑色幽默的手法,重现了由人性和逻辑恣意编织而成的荒诞空间。

  范小青从事小说创作近四十年,出版了十九部长篇小说。作品数量之多,令人钦佩;从长篇到中短篇小说,如此整齐,也令人叹为观止。“范小青始终不温不火,沉得住气,无须爆得大名,也未曾引领潮流;读她的作品,在感受到她的份量的同时,她的火候,她的韵致、她的质地对读者还是有一种深深吸引。三十多年来,她一直平静地写作,发自内心地写作,感悟人心,体验生活,品味甘苦。她笔下并无风雷激荡,却有人情世道;未现刀光剑影,却有丝丝入扣。小笔触写出大世道,细纹理自有好风景。这就是范小青,她的小说耐读,耐旧,日久弥新,如小巷深处大户人家;曲径通幽原来别有洞天。在江南灵秀之地,南京、姑苏古城,那里的文化熏陶出的一代作家,确实醇厚而另有一番风情。”

  这部长篇小说折射出范小青在文学创作上的自我突破与不断创新的追求。 “我”把“我弟弟”丢了,“我”又要把“我弟弟”找回来,这个过程也不妨理解为“寻找自我的历程”。“寻找与回归”,一直是范小青小说的母题。在这部长篇小说中“寻找”只是一个载体,主要还是写回归,写人对土地的依恋与回归。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土地发生了巨变,而农村土地的遗失更多的是非正常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人迷惑,让人无所适从。人类的皈依在哪里?每个人心中都有回归的情结,但这种回归只能是精神意义上的,由于对回归的渴望与无法回归的遗憾,写作者就是靠这种精神上的追求来完成自己的文学作品。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范小青

    著有长篇小说《裤裆巷风流记》、《老岸》、《百日阳光》、《城市表情》、《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河》等17部,《范小青文集》(3卷),中短篇小说集《飞进芦花》、...[详细]

  • 范小青《赤脚医生万泉和》

    小说《赤脚医生万泉和》展示了一个唯美的、传统的、具有人文气息的农村世态风情,尤其是当地农民几十年的医疗状况。这里的农民,虽然自私、狭隘、甚至是有些荒唐,但是...[详细]

  • 皮利尼亚克

    皮利尼亚克著有短篇小说集《搭乘末班轮船和其他故事》(1918)、《野草》(1920)。1921年,长篇小说《荒年》问世,使作家一举成名。作品可以说是一幅十月革命的全景图,涉...[详细]

  • 《不灭的月亮的故事》:是小说也是历史,但历史远比小说更

    1926年,《新世界》5月号发表了皮利尼亚克的小说《不灭的月亮的故事》。作品中虽然没有提及斯大林,也没有提到伏龙芝,可是同时代人——甚至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一...[详细]

  • 评《菲雅尔塔的春天》:初恋与眷恋故土,其实都差不多

    《菲雅尔塔的春天》讲述了一个“我”在菲雅尔塔旅游时偶遇的一个十五年前就认识的女人,这个女人名叫尼娜,或许叫什么都可以。“我”曾对她产生过一种特殊的感情,在这...[详细]

  • 评何玉茹长篇小说《冬季与迷醉》

    何玉茹在“小”的背后蕴蓄着大波澜、大气势、大境界,小中见大这个词说起来也很俗,然而说来说去也只有这个词可以比较准确地来概括何玉茹。尤其是《冬季与迷醉》,小到...[详细]

  • 读何玉茹的小说《冬季与迷醉》

    这部小说其实是一部成长小说,看它不由的让人想起美国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也可以说两位作家探讨的问题性质相同,生活在美国城市中的霍尔顿和生活在中国李家庄的...[详细]

  • 何玉茹《冬季与迷醉》1969年的乡村物语

    “这是1969年的冬天。这年冬天全国有三百万名李三定这样的中学生离开学校来到了农村。不同的,也许只是李三定的农村生活是从他的老家李家营,看老麦杀猪开始的。”—...[详细]

  • 何玉茹《爱看电影的女孩》

    高中毕业的农村女孩黄玲玲为了精神上的解脱和寻求,从农村只身来到了城市,同学白丽平像一条桥梁为她与城市之间疏通了道路,使她先认识了百货店的华子,又认识了电影公司...[详细]

  • 何玉茹——小事的神灵

    何玉茹的小说有人喜欢,有不少的人不喜欢;对一个作家的特性,那些不喜欢她的人可能无意中看得更清楚,比如我吧,有一度看何玉茹的小说我就会心慌,于是就问自己:慌什么呢?...[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