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当代小说 > 短篇小说

马烽短篇小说集《村仇》

发布时间:2018-12-08 所属栏目:短篇小说 来源于:说怪网 点击数:1次

  《村仇》,当代短篇小说集。马烽著。北京三联书店1950年9月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9月再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8月新版。

  《村仇》初版和再版本收作者1949—1950年间在华北地区参加土改时写的作品3篇,即:《一架弹花机》(1950年3月)、《村仇》(1949年10月)、《金宝娘》(又名《一个下贱的女人》,1949年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篇目增至6篇,且有变动:抽去了《金宝娘》,增加了《解疙瘩》、《两个收生婆》、《赵宝成老汉》、《红姑娘》。

  《村仇》初载《人民文学》1949年创刊号。作品写赵庄和田庄的庄稼汉,由于被地主利用结下了深仇,就连从小在一起干活,后来成了连襟的贫农田铁柱和赵栓栓也成了冤家。土改期间,两村的地主又利用这种“村仇”挑拨两村的关系,破坏土地改革。在党的教育和工作团的领导下,农民们提高了觉悟,认识到结仇的根子是地主老财,于是两村团结一致,斗倒了共同的阶级敌人,田铁柱和赵栓栓也喝下了“和合酒”。小说通过旧社会农村常见的两姓或两村的村仇,揭露了地主阶级阴险毒辣,表现了“天下农民是一家”,团结起来消灭封建剥削制度的思想主题。小说结构严谨,故事性强,人物性格突出,矛盾冲突波澜起伏,语言朴素通俗,笔调明快晓畅,具有大众化、民族化特点。

  马烽的短篇小说《村仇》虽然简短朴实,却以新的理念、视角与叙事策略,为现代文学以来的械斗故事续写了一个团圆的结局,在宗族村落仇恨的转化过程中建构了一个新的主题。它既简洁明了而又比较完整地叙述了乡土社会中"阶级"意识生成的历史过程,从而也保留了阶级叙事自身发展进程中的生动信息,在对其叙事策略的分析中可见这一历史阶段阶级叙事的典型形态。

  《一架弹花机》载《文艺报》1950年1卷12期。张家庄有个弹棉花的高手宋有有,宋师傅有个18岁的闺女叫小娥,小娥和宋师傅的徒弟张宝宝恋爱。张宝宝到刚解放的太原买来一架弹花机。张宝宝学了弹花机,弹得又快又好,但宋师傅迷信自己的手艺,不肯学。宋师傅的生意一落千丈,再向徒弟学又放不下架子。小娥看准了父亲的心思,假装向宝宝提问,让父亲听,结果宋师傅也学会了弹花机,抛弃了落后的老手艺,实现了手工劳动半机械化。小说写了新旧事物的矛盾,歌颂了新生事物的胜利。语言活泼幽默,人物生动有趣。

  评:赵庄田庄结深仇,地主利用民殴斗。

  田赵连襟成冤家,破坏土改地主谋。

  党的教育领导下,田赵喝下“和合酒”。

  “天下农民是一家”,翻身不忘阶级仇。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