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短篇小说

陈应松《送火神》

发布时间:2020-11-24 来源于:新浪博客 作者: 张艳梅 点击数:

  陈应松短篇小说《送火神》刊于《天涯》2011年5期,《小说月报》2011年11期转载。我看到的是《小说月报》转载的。

  这篇小说让我内心震撼,久久不能平静。

  小说写一个叫大系哥的孩子,弱智,喜欢火,喜欢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父母因为不堪重负遗弃了他,他在村子里四处游荡,伺机放火,算是为害乡里了。村民一面不得不给他吃的让他得以活下去,一面恨不能掐死他不再继续害人。终于在最后一次烈焰飞腾时,村民心照不宣合力将其赶入火中,与他亲手点燃的世界化为灰烬。

  小说写出了一个孩子的悲惨人生。大系哥是个弃儿,虽然想念父母,却无法拥有父母的关爱,纵火只是寻求光亮和温暖的本能,在这一细节中,看得出陈应松对于生命的深刻理解与同情。作者以平静的笔调讲述了这样一种生命的绝境,内在的撕裂感和疼痛感,漫过了尘世生活的所有歌舞升平,有追问吗?没有,村长从黑旮旯里走出来,说,救火啊,救火啊。其实这个世界正在摧枯拉朽地败坏下去,需要拯救的是我们自己,能够拯救我们的也只有自己。

  小说写出了一个村子四面楚歌的无可奈何。和陈应松以前的作品一样,这个小村子是当代中国的缩影。全村老少无力保护一个弱智的孩子,也无力自我保护,政府和商人的冷漠如出一辙。而众人心中的善良和罪恶如影随形,时刻在毁灭的威胁中,又时刻怀着毁灭的冲动,我们与生活终于走到了玉石俱焚的边缘。这一代人都怀着怕和爱,“全维罗纳响起了晚祷的钟声”,被抛弃,还是主动抛弃?陈应松以文字和行走的方式,背负时代的苦难,写下越来越艰难的爱,在理想主义的暗夜,他以闪电的方式爱着这个如此不完美的尘世,他以诗人的情怀在我们日渐冷漠的心里开遍花朵。

  这篇小说让我想起鲁迅的《狂人日记》和《长明灯》。总有一个人,以近乎疯狂的行为,映照出民族精神结构的缺陷和人性的深渊,在这个千疮百孔的时代,如何活下去?如何穿越理性的冰冷,以生命的火焰彼此温暖?天空是黑的,那个全身火焰的孩子,在人群里出现,消失,又出现,又消失,这个光的舞者是以残酷的诗意,在被彻底赶出生活的瞬间,接近了自身的神性。这一切,令我们内心如此忧伤。

  喜欢陈应松的文字,犀利,深刻,凝练,而丰富。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陈应松小说:“弱智者”的形象与“弱势者的文学”

    《送火神》篇幅极短,依然讲述的是令人心碎的乡村故事。在此,一个热衷放火的“弱智少年”,一个无所顾忌的“麻烦制造者”,犹如摧毁一切的“火神”,对整个村子构成了威胁...[详细]

  • 读陈应松的《无鼠之家》

    《无鼠之家》开篇就大肆渲染的“鼠害”恐怕只能算是作者为他精心设置故事情节的一个桥段。荆州大地自来是富甲天下的鱼米之乡,被称为粮仓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但是这...[详细]

  • 《野猫湖》的情感诉求 ——兼论陈应松小说创作中的

    从陈应松近三年的小说创作来看,不管作家自己同不同意,《祖坟》(《天涯》2010年第1期)、《夜深沉》(《人民文学》2010年第4期)、《一个人的遭遇》(《北京文学》2011...[详细]

  • 陈应松:神农架小说王国

    陈应松用极富个性的语言,营造了一个瑰丽多姿、充满了梦魇和幻觉的艺术世界。这个世界建立在神农架上但又超越了神农架,这是属于他的王国,也是中国文学版图上的一个亮...[详细]

  • 孤绝的燃烧与安静的行走——陈应松印象记

    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想写陈应松,也曾给别的作家写过印象记,也有作家给我写过。每个人在别人眼里到底是什么形象,自己又曾经在别人心中留下了怎样的印记,想来,不同的人,会有...[详细]

  • 陈应松《太平狗》

    陈应松曾经以《马嘶岭血案》、《松鸦为什么鸣叫》等“神农架系列小说”有力地参与“底层叙述”,但他的这篇新作,却令人遗憾。《太平狗》以土狗太平和民工程大种在城...[详细]

  • 杨志军长篇小说《藏獒》读后感

    杨志军这样叙述他与藏獒感情的由来:“一切都来源于怀念——对父亲也对藏獒。在我七岁那年,父亲从三江源的玉树草原给我和哥哥带来一只小藏獒,父亲说,藏獒是藏民的宝,什...[详细]

  • 潘向黎短篇小说《奇迹乘着雪橇来》

    短篇小说《奇迹乘着雪橇来》,写一个上海的普通女孩子,结了婚,和一个不错的人,过着别人眼里不错的日子,温暖、平静、安全,关起门来舒舒服服,开开门去也可以满足虚荣。可能...[详细]

  • 《紫蔷薇影楼》读后感

    作为关注“妓女从良”问题的小说,《紫蔷薇影楼》的小丫和以往所有类似题材作品的主人公都有着完全不同的从良“方略”和结局,《紫》则将重心移到了从良后的生活中,叙...[详细]

  • 乔叶《最慢的是活着》读后感

    小说从和朋友的聊天入手,切入主题,引发了对已经去世的祖母的怀念。对祖母的回忆和叙述中,作者采取第一人称的写法,运用家常话娓娓道来,亲切、朴素、自然,如同作者坐在我...[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