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立足女性立场 观照广阔世界

发布时间:2021-09-14 来源于:《长江丛刊》 | 杨彬 作者: 点击数:

关键词:

  女性作家 武汉

  新世纪武汉女性作家创作文学以60、70、80后作家为主,进入新世纪后,50后逐渐式微,90后女性作家正在成长。50后武汉女作家曾经是武汉女作家创作的主力军,但进入新世纪以后,50后女作家如方方、池莉、沈虹光、胡榴明、魏光艳、华资等因为各种原因,虽然还不时有作品出现,但总的来说写得比较少了。当下撑起武汉女作家文坛的是60、70、80后作家,尤其是70后、80 女作家异军突起,成为当下武汉文学界的一道靓丽风景。60后著名女作家有林白、姜燕鸣、千里烟、阿毛、汪忠杰、陈冰等,70后80后有喻之之、宋小词、尔蓉、郭海燕、张好好、谢络绎、肖静、柳隐溪、张蕙兰、彭丽丽、欧曼、周娴、叶子紫、方苑、翟锦、程红梅、李永芬、朱芬、匪我思存、千里烟、金陵雪、秦杨晓暖、井上三尺、爱上萍、亚未等等。据统计,新世纪以来,在全国发表的文学作品中,武汉作家作品有70%以上是女作家作品,小说、散文、诗歌等大量发表在《人民文学》《收获》《中国作家》《十月》《花城》等重要文学期刊,成为武汉作家群中重要的力量。这些女作家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全国文坛具有很大的影响。

  从创作类型来说,武汉女作家有两类创作类型。传统创作和网络写作。以喻之之为代表的传统写作,以匪我思存为代表的网络写作,都具有全国影响,这两类类型的共同点都是立足女性立场,观照广阔世界。这些女性作家,站在女性的立场,具有反对男权,描写女性生存状态,展示女性在生活中的自立自尊自强的信念,希望建立男女平等的美好生活。

一、立足女性立场,注重武汉书写

  60后武汉女作家主要特点是女性写作和武汉书写,代表作家是林白和姜燕鸣。林白是90年代敞开女性内在体验的女性写作的代表作家,其打包作品是《一个人的战争》《回廊之椅》等。她调到武汉文学院后发表的《妇女闲聊录》是其女性主义文学从激进写作到平凡写作的转折作品。姜燕鸣的《汉口之春》《倾城》《大智路车站》《武汉的风花雪月》等作品,从精致和大气的角度描写武汉和武汉女性。她为百年都市武汉女性塑造的群像,各具特色,有市井范也有文艺范,武汉女性文学形象,不应该只是泼辣厉害的形象,也应该有精致的、优雅的女性形象。因此姜燕鸣对武汉女性秀外慧中、温柔痴情、精致优雅这一面的描写,颠覆了以往关于武汉女性形象主要是泼辣女性的想象,姜燕鸣热衷于给美丽的汉口都会女子塑造群像,体现了武汉女性的市井之美、诗性之美、青春之美和都市之美。

  70后女性作家的写作,内容更加丰富,涉及的生活面更加广阔。但是这些女作家依然坚守立足于女性立场,展示女性在各个方面的生活状况、情感纠葛、事业追求。70后武汉女作家尔蓉,新世纪以来出版了《爱情斑马线》《如影相随》《铁血首义路》《伍子胥》等长篇小说。是专一写长篇小说的武汉女作家。《爱情斑马线》描写了一位才貌兼备、善良重情的女子在寻觅真爱过程中的命运,直指当下令人堪忧的婚恋痼疾,对爱情婚姻与伦理道德发出深切拷问。《铁血首义路》取材亲历者回忆录,是一部以武昌起义为背景,以“铁血柔情”为基调的革命爱情小说,《如影相随》以独特的文学视角,敏锐的洞察力,诠释了“为官别贪”的警示意义。《相爱不说再见》,聚焦当下文学纸媒的艰难与发展,塑造了一群追寻理想与真爱的文化人和打工者。《伍子胥》展现了伍子胥波澜壮阔迭宕起伏的一生,全方位精心打造了一批春秋人物群像。这些长篇小说都是在坚守女性立场的基础上,在现实、历史的多重维度之上观照广阔的社会,不管是爱情题材、反腐题材还是历史题材,尔蓉塑造的最好的人物依然是女性形象,站在女性自立自强的立场,去观照现实和历史的广阔生活。

  宋小词是70后武汉女作家的代表作家,文笔汹涌、果断、大气。其中篇小说《直立行走》于2016年在第18届《当代》文学拉力赛中获得中篇小说总冠军,并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16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著有中篇小说《血盆经》《开屏》《太阳照在镜子上》《呐喊的尘埃》《直立行走》《滚滚向前》《天使的颜色》和长篇小说《声声慢》等,多部小说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宋小词是军嫂,曾随军人丈夫调到南昌市文联工作,近期又随丈夫调回武汉,在《芳草》杂志社工作,依然是武汉女作家群的一员大将。

  70后女性作家郭海燕更多从爱情、两性关系中去描写女性独特的生活和感受。她的小说集《单双》主要描写当下年轻人的爱情生活,但郭海燕不是描写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浪漫传奇,也不仅仅是描写爱情生活的酸甜苦辣。而是在爱情中展示男女两性关系的博弈纠缠。描写即使进入了新世纪,在政策、法律大力提倡男女平等中的当下,男女还存在着的实际不平等的现状,同时作者也看到在物质化充盈的今天,女性如何在男权压力和自身内在矛盾中艰难徘徊的处境。小说文笔细腻,如同女性纤细的心思;结构巧妙精致,如同女性漂亮的妆容;主题则深刻丰厚,表明女性在当下社会中的既有历史感又有反抗性的生存状态,展现了作者对两性关系独特的充满女性主义主体意识的深入思考。

  郭海燕的《单双》爱情小说集如果划分类型的话,应为女性小说,但她超越了张洁、林白等女性小说比较单一女权思维,将当下两性关系的复杂性客观的描写出来,既对两性关系中的男权压迫做了深刻的揭露,也从女性自身的问题探讨两性关系中女性应该承担的责任。从而超越一般的爱情小说,深入到两性关系幽深而复杂的内部,为当下爱情小说创出一条新路,同时也为当下女性写作增加了新的维度。

二、观照女性复杂现实,女性色彩更加鲜明

  80后武汉女作家写作更加丰富多彩,也更加具有哲理意味。喻之之是80后武汉女作家的代表,以女性独特的视角,从女性最为敏感的日常爱情题材入手写作,现代年轻人的恋爱与生活是喻之之主要的写作题材,她超越了一般爱情题材的风花雪月,探入到人性幽深和微妙之处,同时,她又将青年人的爱情生活切入社会与时代之中,寻找饮食男女快餐化生活的灵魂的深处的微微叹息,她站在女性的立场,看取现代人归属感极度匮乏的精神状态,渴望为现代人(男人和女人)无所依附的心灵找到一处安稳的归宿。因此她的小说都可以找到一条主线就是找寻,是焦虑中地挣脱,是面对远方地探寻,是困境中地突围。而在这种状态中喻之之一直坚守女性立场,坚守女性内心的自立自尊自强主体性立场。《十一分爱》《没有蔷薇的山野》《映秀之恋》等都具有这样的特点,尤其值得欣喜的是喻之之近期发表的小说《何不顺流而下》,首发于2021年第1期全国中文核心期刊《长江文艺》,是新栏目“新鄂军”推出的第一篇小说,发表后好评如潮。现又被《小说选刊》2021年第3期转载。这篇小说跳出多为女性作为主人公的女性写作的局限,超越了一般女性写作的狭窄天地,描写一位在日常平庸生活的不甘心桎梏男性主人公老K,在人人都习惯的束缚中以孤独的姿态怀抱理想,用一腔孤勇去追求高洁心性,用不识时务反抗同流合污。这部小说运用象征、寓言和现实结合的方法,对当下的人们心理世界描写得摇曳多姿且充满哲理意蕴。喻之之说,好作家都是雌雄同体,她这批小说超越一般女性写作的局限,观照更加广阔的世界。

  其他的女性作家比如张蕙兰、肖静、方苑等也各具特色,张蕙兰从网络写作到传统写作,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内容主要是站在女性立场,关注平凡和不平凡的女性,她的《替身》是一部对话性小说,形式独特,充满对女性的观照和关切,尤其他的长篇小说《戏殇》,这部长篇小说通过对文化体制改革中一个剧团中人们生活的变化,重点塑造了青年演员秋泠的形象,描写秋泠女性成长史。表现作者站在女性立场对人生、对爱情、对家庭的独特思考。女性的成长一直都是一个很宏大的话题。张慧兰这些年一直都很关注女性的成长。张蕙兰说“在这样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女性的成长很重要,而这种成长首先应该是精神的独立、人格的独立、思想的独立,然后才是经济的独立,地位的独立。”张蕙兰强调女性的独立,揭示了女性写作的最本质内涵。肖静主要写职场小说,但是她的职场小说也具强烈的女性色彩。她的长篇小说《转身》写出了当下企业生活的独特性。比较传统企业生活,当下的企业从组织到管理到运转都与传统企业有很大不同,肖静将当下企业人独特的生活、情感、企业的运作模式以及当下企业中各种人物的复杂性都做了肖静式的思考。《转身》视角独特,用女性眼光去看取波澜起伏的商战,因而《转身》就具有了和其他职场小说所不同的女性特色。《转身》的语言文字具有雅致和唯美的特点,作品画面感强。方苑的《军婚》写出了一位军嫂五味俱全的生命体验,在当代女性文学中打开了一片新的天空。作者的身份是军嫂,因而使得该书具有生活的质感,并站在女性的角度,在独特题材中表达了女性的主体性思考。而周娴《帮夫记》,则表达了新时代女性的独立自主和豁然大气的气度,在男人不得志时,女人竭尽全力对男人进行鼓励和支持,当男人成功后则背叛女性,恰似落难公子文学原型的当代版故事。但此时的女主人公不同于杜十娘,也不同于刘巧珍,女人不再是哭哭啼啼悲悲戚戚的弱女子,女主人公可以见招拆招,战胜丈夫,保住自己在家庭里的主导地位,这是新世纪女性小说的新特点和丰富性。

三、网络言情小说的女性立场

  武汉的网络女作家在全国占有很高的份额,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匪我思存是全国网络作家“四大天后”,已出版20 多部小说,有十多部拍摄成电视剧,古代题材如《寂寞空庭春欲晚》《东宫》,民国题材如《来不及说我爱你》,现代题材如《千山暮雪》《佳期如梦》为代表,写尽了男女的爱恨情仇。匪我思存的网络言情小说多以女性为主角,往往因为女性具有自己独特的主体性的情感观念,因而和具有强悍男权思维的男主角产生一系列爱恨情仇,生死绝杀。

  匪我思存被称为“悲情天后”,她小说中的女主角基本上都是悲剧结局。匪我思存看到了在不同时代男权的强悍,看到女性即使使尽解数也难以逃脱悲惨结局的严酷。《千山暮雪》中的童雪,因为父亲的错误,导致仇家之子莫绍谦将仇恨发泄到童雪身上,受尽了折磨,可以说莫绍谦如禽兽般的对待她。童雪一方面为了家族咬牙忍受,这是女性牺牲自己成全家族、成全男权的悲惨状态。最不可思议的是,在相互折磨中,童雪竟然爱上了莫绍谦,这种虐爱,确实具有强烈“悲情” 色彩,但却具有浓厚的男权色彩。《东宫》是历史题材,作品中描写小枫在爱情关系中的被动从属地位,从内核来说,符合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在强大的男权背景中,小枫想要自尊自强,想要反抗,最后只能用自我毁灭的方式,表达作者对于强悍男权社会的揭露和批判,也揭示了女性地位低下的、不能把握自己幸福的悲剧特征。在匪我思存的小说中,男主人公大多是具有绝对权威的人设,大都有权、有钱、有势,在男主角的世界里,基本上可以为所欲为。男主角都长得一表人才、英俊冷酷。他们也会爱女性,但浓郁的男权思想会让他们在权利和金钱面前牺牲爱情,把女性当成工具。匪我思存看到男权的本质,因此她的小说展示一系列女性的反抗、复仇。《来不及说我爱你》》依旧是言情悲情故事,但是这部作品具有鲜明的女性主义色彩,表达了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应该自尊自爱、独立自主,争取男女平等的权利的主旨,并告诫女性在择偶时要有自尊意识,肯定的是女性自立自强,不依附男性的女性精神。尹静琬在慕容沣绝情地通过报纸宣布二人不是夫妻时,尹静琬选择决然离开。离开,是反抗的一种有力的方式,是民国时期女性反抗男权“出走”的方式之一。这既深刻展示在男权时代,女性命运的悲惨,也表达了女性不屈的反抗。

  匪我思存的网络言情小说,既看到男权社会里女性的软弱,看到女性以为只要有爱情就可以得到幸福的局限,也看到了女性在争取自立自尊自强过程中的悲情的反抗,并且用悲剧的结果说明在男权社会里,男权的残酷和女性的凄惨。即是在相爱的男女中,也是女性地位低下,女性命运悲惨。作为网络小说,作者必须注重那些跌宕起伏的结构、那些揪心虐心的情节,但匪我思存一直都立足女性立场,站在女性主义的角度,表达女性不屈的反抗。

  而武汉另一个比较有特色的网络女作家是作为大学教师的金陵雪,她的创作也是网络言情小说,和匪我思存的悲情不同的是,她描写的是女性的青春成长和自我救赎。金陵雪的网络小说主要描写一批高学历社会精英的曲折复杂的爱情传奇。故事完整、布局完美、情节波澜起伏,人物性格鲜明,故事充满悬念。语言雅致晓畅,读来过瘾。金陵雪网络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是高学历的社会精英,他们都从事高端职业,比如生物学博士、钢琴演奏家、医生、律师、人力资源管理师、银行家等。作者将这些职场的天之骄子写入作品,是吸引年轻人追捧其小说的重要原因。金陵雪将爱情故事和青春成长结合起来,大团圆只是故事的结局,作品更多关照的是童年和少年所受到的伤害和成长过程中走过弯路的另类女性。金陵雪描写具有独特经历的女孩子的成长过程。所谓的独特,这些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有的受到过伤害、有的在成长过程中走过歪路,这种伤害和歪路其实都是拜男权所赐,但她们通过自救和他人救赎,在爱情的美好追求和滋润下,最终走出伤害,克服了心理、身体的伤痛,也摆脱了男权的控制和束缚,成就成熟和美好的人生。

  作品中独特的地方在于描写了以上的那些受过伤害或者遇到挫折的女性自救的过程。这种自救是女性觉醒的变现也是女性反抗男权的方式。当她们有了自我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后,她们各自开始了自救行为,这种自救行为分为自发和自觉的阶段,自发的自救行为是在他们开始有自我意识和自我能力后开始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励志和坚强的表现。《废物们》中罗宋宋在遭受了多次家暴后,最后勇敢地离家出走,找到社会救助单位,而且找到工作自食其力,而且最重要的是,罗宋宋因为受到过太多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因此在工作生活中再遇到各种问题和麻烦,她可以做到风轻云淡,宠辱不惊,这形成了她坚强、大气不畏艰难的个性特质,也成就了她的爱情和事业。从自救角度说,这些伤害没有成为她意志消沉的羁绊,反而成为她坚强向上的力量。《大爱晚成》中的薛葵,本来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少女,但是在16岁时被舅舅送给商业大佬何祺华,16岁的少女面对奢华和物质没有判断力,被何祺华包养。19岁的时候,当大她20岁的何祺华和她举行订婚仪式的时,她突然醒悟,从而开始了自救行为:从订婚仪式上逃跑。当这种方式还是不能摆脱何祺华的控制的时,她开始另一个自救行为:暴食,把自己吃成了一个两百磅的女人而成功的离开了何祺华的控制。以后她努力向上,刻苦学习,成为生物学博士,成为大学教师。只要能醒悟,只要能自救,曲折的人生经历便会蜕变成为励志的成长故事。从某种角度来说,青春成长小说对于成长中的年轻人有启发和警示作用。这种女性的自救行为,是女性成长和女性自立自强的表达,也是网络言情小说的女性主义内涵的另一种含义。

  总的来说,武汉女性作家已经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的作家群,他们坚守女性主体性立场,从女性视角去描写和反映丰富的生活,写作内容涉及到历史、现实、写作方式也关涉传统和先锋。传统的写作类型具有突出的特点,网络文学也取得了全国性的地位,希望武汉女性作家更加开阔视野,关注更加丰富的生活,取得更好的成就。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骆宾基《混沌初开》

    小说以一 九一八——一九二一年间的社会生活为背景,写一个地主商人家庭中的少年儿童姜步畏的生活。作品通过姜步畏儿时的观感、心理活动,展示了临近苏联、 朝鲜的中...[详细]

  • 任盈盈——我不知道什么是幸福

    日月神教消亡后,武林上下一片升平。我和冲哥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宾客盈门济济一堂,我穿了大红的礼服,笑餍如花。他在一旁沉稳地微笑,频频举杯,直灌得酩酊大醉。桃谷六仙...[详细]

  • 不断生长的记忆和重新记忆后的自己:《民谣》王厚平形象

    《民谣》(王尧著,译林出版社2021年3月版)的发表,为读者和当代中国小说带来一个内涵颇为丰富的“王厚平”文学形象。这个文学形象具有小说人物、叙事者和作者三种身份/...[详细]

  • 读张悦然的《誓鸟》

     放下《誓鸟》,书的封面被汗水浸的皱巴巴的,一口气读完太痛苦,不读完,又牵牵扯扯……一直以来的坏毛病,从不喜欢读第二遍,但《誓鸟》读了两遍,前前后后,来来往往,都读通了...[详细]

  • 蒋述卓《生命是一部书》:为学问的底气融入生命的体温

    蒋述卓教授以文学研究知名于学界,他对散文创作也情有独钟。新近他将多年来创作的散文随笔集纳在一起,取名为《生命是一部书》(花城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虽然他自谦...[详细]

  • 雍措散文:斟满人性温情的《凹村》

    阿来说:“当文学的眼睛聚光于人,聚光于人所构成的社会,聚光于人所造应的历史与现实,历史与现实生活才焕发出光彩与活力。也正是因为文学之力,某一地域的人类生存,才向世...[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