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沉沦与救赎——张世勤长篇小说《爱若微火》简析

发布时间:2021-11-21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关键词:张世勤

情感是亘古难解的永恒话题,一代又一代作家对此作出了深刻的书写与探讨。《爱若微火》书籍封面中写道,这是“一部解读新时代都市男女情感密码的长篇小说”,我细细品读之后,感受到作家在男女情感书写的背后,创造了一个宏大的现代社会的情感空间,讲述了许许多多情爱背后的人性故事,具有深刻的社会伦理内涵和多元复杂的人性色彩。小说中安排了多组人物关系,作家通过审视都市生活中男男女女的爱恨纠葛与生活碎片,以平和冲淡、诗意悲凉、细腻入微的语言,为我们揭露了当代男女生活图景中的追逐博弈、罪恶叛逆、反抗逃避、自我救赎等,塑造了裹挟在社会发展洪流、资本主义文化糟粕与封建主义文化残留中沉沦失根、拼命挣扎、努力抗争等多元化的人物群像,如男权迷宫里的新时代“娜拉”、兽性与神性交织下的多面人、命运之手操控下的“提线木偶”、自我救赎的普通人等等,他们一幕幕温暖又悲凉、无私又贪婪、挣扎又堕落、正义又卑鄙、积极又混沌的人生景象,为我们演绎了一个内涵深刻、丰富多元的社会情感世界。

一、

新时代“娜拉”的生存迷宫

小说《爱若微火》以一种悲悯的姿态描绘了新时代女性的生存困境,将女性群体表面的光鲜亮丽与背后的辛酸悲痛刻画得淋漓尽致,续写了鲁迅笔下“娜拉出走怎样”的经典话题,更深刻思考了现代社会中的封建文化、男权文化残余,以一个个直白、真实的日常生活场景为我们揭露现代社会的暗疮。

作家清醒地认识到,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现代社会,女性生存与发展的桎梏依然存在。纳小玉是最为典型的“娜拉”式人物,她一直怀揣着当歌星的梦想,为此不惜抛下家庭,孤身一人外出闯荡,她的足迹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苦苦寻求一个发展的机会,但“比她大比她小比她条件更好的女孩,几万甚至十几万地挤在同一条路上,感觉自己连个小鱼小虾都算不上”,在追求梦想的路上,纳小玉用尽了浑身解数,“明规则、潜规则她都挨着尝了个遍”,不惜整容、谎报年龄、隐瞒婚姻状况,无奈追求梦想的路上布满荆棘,她勇往直前、横冲直撞却逐渐迷失了自我。最终,纳小玉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到迟徳开那儿,不惜让他画成女贞树,而拿到了一笔所谓成就自己梦想的费用”。纳小玉是一位个体意识觉醒的新时代“娜拉”,但是现实的处境仍然让她举步维艰,甚至不得不成为男性怪癖的牺牲品。这样一场“关于成功的叛逆”被现实摧残得面目全非。同样觉醒而又困顿的女性人物纳小米,也始终挣扎在封建男权文化的牢笼中,她是纳小玉的妹妹,同为女性她非常支持姐姐追求梦想,但是自己却陷进了现实的牢笼,姐姐走后,姐夫对其图谋不轨“几次三番地想把我变成孩子的妈”,更令人心寒的是“我妈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这是何等的迂腐封建!纳小玉勇敢地离家出走,但是她没有独立成长,而是选择了投奔已婚男人项天。住在别墅里的纳小玉被匪徒误作有钱人的情妇遭遇绑架,后来又跟项天暧昧不清做出了越轨之事。情情爱爱无法言清,但是可以看出纳小米的离家出走并不是独立女性与男权文化的彻底反抗,而是从一个深渊步入了另一个迷宫,在走投无路时寻找一个已婚男人的保护与慰藉,仍然是女性自我逃避的一种妥协,“只有自主的工作才能够保证女人有真正的自主”。作者以悲悯的情怀写下纳小玉与纳小米的血泪故事,揭露了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中底层小人物的生存困境,进一步思考了女性觉醒之路的现实危机与阶级矛盾。

女性本是世间美好的存在,正如作家所言“社会从来都不缺乏美好的东西,只是越美好的东西越易碎,这就需要有人去坚守”,女性的美好品性弥足珍贵,需要自我清醒与坚守,也需要世界温柔以待。女大学生舒熙美“思维很敏捷,思路很清晰……穿戴得体,言谈优雅,认认真真,没有一句越界之语,给人一种很知性也很干练的感觉”,如此优秀优雅的女大学生却无法厘清恩情和爱情的关系,因为母亲曾经因变故欠闵繁浩一笔钱,便作出了“以身相许”的愚昧决定——“无论闵繁浩有任何要求,我都没想过要去拒绝他……只要他愿意娶我,我就愿意嫁给他”,知恩图报的美好品质非常值得肯定,但是将自我物化,毫无原则底线的报恩方式便显得愚昧无知,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却无法认清情感世界的罗网,差点失去自我的独立认知。英雪是一位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家庭不幸、命途多舛——亲人接连遭遇事故、高考失利、朋友因病去世、同伴因情自杀,每个人都是命运之手操控下的提线木偶,她感受到了人类的渺小与人生的无常,世界逐渐昏昏暗暗。舒熙美和英雪都是纯洁可爱的女孩子,小说中的项天也在努力地保护她们,就像守护一块光洁透亮的美玉,不忍心附着一点瑕疵,但是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易碎,令人心痛又惋惜。张世勤用平和委婉的笔调叙述了两位女孩的成长故事,将美好的事物一点点撕裂开给人看,令读者心痛之余,不免引人深思现实社会的美好与危机,现代社会对女性的要求逐渐提高,但是女性的生存发展空间和思想解放之路仍然是一大问题,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探索与努力。

作家张世勤细致入微地观察了现实社会中不同女性人物的现实处境,以一种男性的视角展示了现代女性生存发展的心理状态与成长路径,揭开了世俗生活的遮羞布,将复杂人生中的美好与残酷赤裸裸地展示在读者面前,触动心灵,发人深省。

二、

兽性与神性复杂交织的多面人性

张世勤笔下的人物都是鲜活的、复杂的、多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故事,都有内心美好的人性和深藏不露的欲望。人是兽性与神性多重交织的复杂存在,正如作家自述“人的复杂,来自于人心灵的极度隐秘,七情六欲,各式各样,价值观永远不一。但它们都会野蛮生长。所谓男女,不知所往。所谓爱恋,无人说清。这也是文本表面上最丰富的部分”。

小说中讲述了多组情感纠缠的人物关系,塑造了丰富立体的多元化人物形象。其中一位浪漫又可恨的贩毒男人,可谓是深藏不露的魔鬼杀手,眯眯偶然间邂逅了这个男人——他浪漫多情,用实际行动满足了眯眯对于磨盘传说的向往,让眯眯误以为遇到了真正的爱情,可是蜜糖与毒药同在,这场爱情其实是一场浪漫的阴谋——眯眯被骗帮忙运送毒品,后来感染艾滋病,最终被这个男人杀害于山洞中。本是一个浪漫帅气的男人,令颇有阅历的眯眯为之倾心,但是内心的凶恶埋藏在深处,不为人知。迟德开是一个沉迷于情色的富裕商人,把女人当做自己猎艳游戏的对象,目标是“画足一百棵女贞树”,但他同时却又有着建设“爱的伊甸园”的宏大构想——“在伊甸建设一座大型的伊甸园,把男男女女从初恋到热恋到结婚的环节全包括进去,把伊甸打造成一座真正充满爱的城市”,令人唏嘘感叹的同时,不免思考人性的恶与善是多么复杂的存在,他们相互博弈、共同存在于人的心灵深处,而人性的走向也就是善恶博弈的归宿;好人同样不是单纯的善良结合体,内心的多重情感层层剥茧,展示出隐秘的情感世界。闵繁浩是一个优秀精明的商人,他和父亲在桃花山建了一座尼姑庵,为几位厌于尘世、遁入空门亦或是满身伤痕的女性提供了一个遮风挡雨、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但他内心并不十分尊重喜爱女性,他“无法把女人和美好联想到一起”,甚至在项天洞房花烛夜之时,给他发了一条“女人的内裤到底有多脏”的污秽短信,他不喜欢女人,却染指女人又辜负了女人,文晴晴的出现让他意识到了女人的美,但爱恋之后却又冠冕堂皇地无情抛弃,只是因为他作为商人要追求“效益最大化”,因而又喜欢上一个有“共同事业”的女大学生。感情的事无法言清、无法审判,但是闵繁浩的善良背后,也有着为世俗情感道德所不容的卑劣性,他一方面在做拯救悲惨女性的大善事,一方面也在自我的选择中伤害了女性。

人是天使,也是魔鬼,正如日本学者厨川白村在《苦闷的象征》中说:“人类是在自己这本身中,就已经有着两个矛盾的要求的。……我们有兽性和恶魔性,但一起也有着神性;有利己主义的欲求,但一起也有着爱他主义的欲求。”张世勤笔下的人物生动诠释了人性复杂多变的面孔,将善与恶、美与丑、是与非、真与假、高尚与卑鄙等多元属性书写得淋漓尽致,展示了现代社会中的多元化人文心灵景观。

三、

时代浪潮中的多重价值取向

小说《爱若微火》以一个个生动现实的社会故事,一位位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诠释了现代社会中多元共存的价值观念。小说像一面镜子折射出现实生活中的多种面相,有人在物质社会中沉沦变异,有人在烟灰炮火中拯救苍生,有人在祸乱伤害中一蹶不振,有人在悲痛之后自我救赎,在小说中我们感受着起起伏伏的人生故事,共同思索现代社会中的人文价值取向该何去何从。

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人们面临着形形色色的诱惑和考验,有的人在欲望中沉沦,逐渐失去了道德的根基。小说中的迟德开便是典型人物,他具有非常精准的商业投资眼光和八面玲珑的人际交往能力,但是在金钱利益面前逐渐膨胀失智,走上了组织卖淫、贩卖毒品的违法犯罪道路,还沉湎于画“一百棵女贞树”的淫乱之事,最终被谋杀而死。小说中还讲述了麻将桌四个女人的荒诞故事,一对经营生意的夫妻,男人整天无所事事、拈花惹草,女人勤劳能干、精于经营,女人对男人颇感失望提出了离婚,戏剧性的是男人离婚后偶然中了六百万,女人被金钱迷惑要求复婚,男人有了金钱怎会理睬糟糠之妻,接连与三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结婚生子,后来关系混乱、矛盾迭生,男人想出了跟原配复婚并由原配管理三个年轻女人的荒诞主意,更没想到金钱利益使四个敌对的女人凝成了一股绳,竟然团结起来,组成了一个大家庭,男人从此享受三妻四妾的安乐生活。这戏剧性的故事赤裸裸地讽刺了现代社会中金钱掌控一切的扭曲价值观念,人们不再有自己的个体意识和伦理观念,而是沦为了金钱利益的奴隶。小说以此展现了现实生活中人们被金钱蛊惑逐渐畸形的情感价值观念。

小说讽刺现代社会中扭曲黑暗的价值取向的同时,也宣扬了正义与和谐的普世价值观。小说中的项天是对美好充满执念的人,他信奉美好单纯、唯爱一生的爱情,守护命运悲惨、单纯脆弱的英雪,收留无家可归的纳小米,劝导误把恩情当爱情的舒熙美回归正途、升学深造,帮助家徒四壁、贫寒交迫的褚大哥一家。小说中的货郎为儿时的费伯雕刻奶奶的笑脸,尽力维护小孩子弱小的心灵,还有舍己救人的闵父、有甘愿照顾闵父的小桃、有坚持正义为民牺牲的警察武强、有为悲惨女性提供世外桃源的闵繁浩。虽然世事无常、美好易逝,但是总有人在传递温暖,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带给身边人希望。小说中还讲述了许多坚强不屈的普通人,他们不断与命运抗争,为自我救赎,有勇敢追梦的纳小玉、有保护自我的文晴晴、有“寻找奶奶”的雕刻艺术家费伯、有寻找真爱的莫若兰、有任劳任怨的普通劳动者褚大哥等等。命运无常、人生坎坷,每一个努力生活的普通人都值得尊敬,每一个不屈不挠的灵魂都在发光发热,为我们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注入自己的力量。

小说中的故事折射出多姿多彩的人生,传递了现实社会中复杂多面的价值观念,将社会中的是非善恶剖解开来,带给读者直观深刻的心灵感受,让我们进一步思考现代人的思想解放道路以及物质发展与精神发展的和谐统一。

四、

浪漫唯美的文学艺术意境

小说《爱若微火》语言细腻平和、浪漫温柔,具有深入人心的力量,文中多引经据典,有神话传说、诗词歌赋、越剧唱腔、古典文学等内容,具有丰富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

小说开篇便引用了“伊甸园”的美丽传说,营造了一抹神秘意境的情感色彩,还有关于“天作之合的磨盘”传说,让小说中的爱情描写更加扑朔迷离,具有浪漫主义色彩。文中还在描写巷子时引用了戴望舒的《雨巷》,使破败平常的小巷子多了几分寂寥愁怨的浪漫意味。小说中描写人物的心境多使用唱词的方式间接表达,将人物的心语寄托于唱词中,更加委婉细腻,哀怨多情,如文晴晴失恋后独自哀吟《红楼梦》戏词:“我以为百年好事今宵定/为什么月老系错了红头绳/为什么梅园错把杏花载/为什么鹊巢竟被鸠来侵……”委婉悲凉的越剧唱腔,句句泣血的红楼唱词,将文晴晴痛彻心扉的悲伤状态刻画得淋漓尽致,也为文章整体增添了深厚多彩的语言魅力。文中引用的诗词良多,如《诗经》《桃花源记》《葬花吟》等等,作者熟练灵活地引用这些传统文化瑰宝,使人物塑造更加立体生动有涵养,使文章富有深邃悠远的文化底蕴,也在小说中进一步弘扬了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将现代小说与传统文化结合产生了极好的互动效果。

小说《爱若微火》创造了唯美浪漫的艺术意境,在作者创作的小说王国中,我们感受到人物或为情所惑、或平和寡淡、或悲凉寂寞、或痛若死灰的内心世界,随着小说中缠绵蕴藉的文字语言,感受形形色色、起起伏伏的人生。

整体来看,小说《爱若微火》是一部熔铸世间多重面相的社会情感小说,作家张世勤以细腻平和的笔调书写现实社会的人情百态,用悲悯豁达的心灵洞察纷繁世界的是非善恶,用一个个真实而复杂的故事揭露人物心灵深处的隐秘情感。小说的思想内涵丰富、富有现实意义,有许多难以穷尽的人生哲理留待读者去进一步探索。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科技创新题材的文学表达

    自然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保证。伴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对于自然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传统自然资源的储量将不可逆转地减少。...[详细]

  • 一个藏人的村庄史:格绒追美创作论

    格绒追美是康巴作家群中有独特的审美追求和文化精神向度的作家。他以多种文体,多角度多层面地书写着青藏高原,康巴大地。对民族文化对故土家园的深厚情感,和对现实人...[详细]

  • 陈仓《止痛药》:城乡叙事的时代成像

    陈仓近年的小说创作游走在城乡之间,《父亲进城》《女儿进城》《麦子进城》系列作品在“乡下人进城”叙事模式下对城乡冲突进行了深度、不懈地开掘,《止痛药》延续了...[详细]

  • “无乡”——解读王方晨写作的一把钥匙

    摘要:王方晨自1988年初涉小说以来,其艺术聚焦点便是脚下的土地。虽然他的写作空间不断转换,但始终有条“无乡”的引线穿插其间。乡土空间的“悬置”与断裂、乡民的选...[详细]

  • 蒋韵《北方厨房》:聚焦于食物的历史与生命记忆

    尽管不仅早就对所谓“民以食为天”与“食色性也”这样的说法耳熟能详,而且也正如同“衣食住行”所强调的那样,深知食物乃是人类得以维持生命存在最根本的事物之一,但...[详细]

  • 军旅记、家国观与哲思录

    品读赵琼的诗歌,心灵总能为之激动不已,这些长短错落的语句勾画出了宽广深邃的意蕴世界。在雄浑辽阔的边塞关隘,在冰天雪窖的训练营地,繁密的军旅意象诉说着一颗时时牵...[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