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谈杨少衡的官场小说创作

发布时间:2019-06-30 所属栏目:近现当代 来源于:芒种 点击数:3次

  官场小说,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一种历经书写而成为类型化的模式仿佛宿命般的困扰着作家,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官场小说或许是当下部分文学作品的一种典型代表,一方面,一些作家为了追求意识形态的认可,在小说中创造了众多新时代的高大全;另一方面为了追求市场带来的巨大利润,还有一些官场小说千方百计的渲染官场里的阴谋甚至是淫乱,以此来满足大众猎奇的癖好。在市场与意识形态的挟持下,作家们似乎丧失了以文学的方式去思考“官场问题”的能力,官场小说要么成为政治的图解、要么沦为市场的附庸,从而使简单的善恶分明、过多的尔虞我诈成为这类小说难以突破的瓶颈。

  然而杨少衡似乎是为数不多的对官场问题有着深入思考和独到见解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该你的时候》摆脱了官场小说模式化写作的困境,以文学的方式去认真的理解和书写当下的官场。小说的叙述中没有做简单粗暴的道德批判,而是超越了“二元对立”泾渭分明的善恶冲突而深入的刻画了官场的复杂性、官员的多面性,小说中的官场也有矛盾冲突,但这种冲突已不是过去官场小说中那些单纯的阶级冲突、利益冲突、是非冲突,而是不同官员之间的“为官之道”的冲突,而恰恰是对这种“为官之道”的冲突的深入思考和探究才将那些被表象所掩盖的官场问题甚至是官场中人的人性暴露出来,因此可以说这篇小说给读者展现的是一个“超越官场的官场小说”。

  小说《该你的时候》写官场是从两个政治人物的“斗智斗勇”开始的,县长黄必寿和副县长吴悠这对冤家的矛盾是注定了的,他们两个的出身、背景、经历的截然不同(一个阉猪出身的土干部和一个科研人员出身的省里下派干部)使他们在工作上的不和谐看起来就在情理之中了,然而作者并没有简单的处理二人之间的矛盾,在不知不觉情节的展开中,他们两个人居然开始相互理解相互需要了。县长黄必寿发现了吴悠亲民爱民的一面,所以黄必寿在解决和农民冲突的问题上总让吴悠去打前线,而吴悠也逐渐乐意听从黄必寿的指派了,因为她看到黄必寿在粗鲁的背后实际蕴藏着莫大的智慧和细心,虽然他们相互欣赏着对方的优点,但也并不代表他们之间的矛盾就解决了,而作为两个有个性的人他们之间的冲突并没有间断,但这种冲突并不是“善”与“恶”之间的冲突,而是对“如何为官”的不同的理解之间的冲突。

  吴悠无论处理什么事情总是严格的遵守法律规章办事,可黄必寿却不管这一套,他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事情的具体情况来处理问题,这两种不同的执政方式虽有冲突,但又互相需要。这种复杂的关系逐渐的铺展开来,撕下了当下官场温情的面纱,将各种尖锐的问题毫不留情的揭露出来,现代的民主的执政方式是体制允许并倡导的,可是它并不是万能的,吴悠在具体问题上不断的碰壁,依法办事却让事情的结果更糟糕,在吴悠坚持将民主选举票数最多的罗伟大送上村长的位置之后,各种麻烦接踵而至,最终导致村民暴动,偏偏这些后果都不幸的被县长黄必寿事先言重,可他却无力阻止这些麻烦的产生,因为他的想法是不被体制允许的,是“非法的”,面对村民暴动这一棘手的问题,他们二人没有逃避,都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而最终黄必寿用自己的降职换来了身处险境的吴悠的安全。

  小说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个复杂的充满了问题的官场,这个官场中并没有简单的是与非,也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不管是黄必寿还是吴悠包括那个挑起是非的罗伟大,他们都不是坏人,作为官员,他们都心系百姓,只是“为官之道”不同而已,可是当下的官场却给了他们截然不同的结局,黄必寿被免去县长职务,吴悠被破格提拔为县长,而她却不愿意接受这一职位,因为她认为黄必寿才是最适合的人选,这样县长的职位就空缺了,这个职位的空缺是否隐喻着不管哪一种“为官之道”,无论是现代的、民主的处理方式,还是土生土长的处理方式,都无法独自担当中国当下官场的重任?这是对当下农村基层政府的深入反思!

  客观的说,在三个主人公里,罗大伟虽然遭遇两次挫折,而且遭受惩罚,但并没有引起读者多大的反感,因为他的人生遭遇不只是个人的命运起伏,更透射出一个时代的焦虑和困扰。他的不幸,不是个人不幸而是某种社会悲哀。比如,作为农村干部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他必须面临催缴税费的难题,虽然作风彪悍甚至是霸道,但这又何尝不是这个时代里一部分干部的共同的问题,他带着农民到省城聚集,这样的事件近年来在国内各地层出不穷,而用“春游”为名显然是经过了作者文学化的处理,这一切让人们更直观深切的感受到了中国农村、农业、农民问题的复杂和棘手。

  作者透过纷繁复杂的官场发掘出一份没被别人言说的秘密,在众多作家把官场问题的矛头纷纷指向贪官、恶官之时,杨少衡却用文学的方式把当代中国农村的复杂一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制度的问题是官场问题的关键所在,它制约着官场中的人和事,在一个并不完备的官场中,任何一种执政方式都不会如鱼得水的发挥自己的作用,反而会处处受到牵绊(吴悠和黄必寿就是这样)。而象过去官场小说那样单纯的强调反腐倡廉,只不过是留于问题的表象的隔靴搔痒,并不能触及官场问题的要害,那些对腐败现象的过度关注、对正义与邪恶较量的反复书写已经成为一种奇观性的东西被读者所把玩,这种模式化的官场小说已逐渐的失去它的文学力量,让人产生“审美疲劳”。

  而小说《该你的时候》的出现给官场小说注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超越了官场的官场小说”,正因为作者以文学的方式去思考官场,才能拨开当下官场的层层迷雾,深入到官场问题的核心、甚至是人性的核心中去,用自己敏锐的政治意识和深刻的思考将官场问题的复杂性和官员的多面性从容的表达出来。

  相对于官场小说的称呼,杨少衡更喜欢把自己的作品称作“官员小说”,他说:“我觉得自己更多的注目点是人物,这一场合里的人物,他们的命运、情感和思想。这一领域故事可以有多种侧重,你可以侧重于‘场’,也可以侧重于‘官’,即场中人物。我可能比较倾向于后者,因此曾自称不是写官场,是写官员。我试图把这里边的人物写得真切可感,不流于概念和脸谱化。”[1]事实上,他的作品读下来,我们能够察觉到杨少衡创作的重点是塑造官员,而不是尔虞我诈的官场。事实上,这是一种很困难的选择,因为无论是发起于清朝晚期的谴责小说还是如今大小报刊亭里热销的反腐小说,大家对官场中人的贪婪和丑恶的嘴脸都有着很深刻的感知。那些超越人们想象力的贪腐方式、在权欲与贪欲的支配下无所顾忌的所作所为,都给人以深切印象。这样的小说一次又一次的在给我们展现重重黑幕的官场。反观杨少衡的小说,他不同以往官场小说的地方在于他的作品超越了官场中紧绷的人际关系与肮脏不堪的争斗,而是将更多的笔墨倾注在这个时代里的官员们如何施展他们的抱负,如何建立他们的事业、他们性格中的长处和不足,以及他们的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独特魅力。杨少衡的官场小说“首要的功绩是创作了一大批栩栩如生的全新的官场人物。这些人物完全不同于我们过去对于这一类人的认识。”[2]在他的作品里,官场跟腐败并不是简单的等号关系,更不仅仅是权力的战场,而是人物的舞台和剧场。这里的人物更符合“性格组合论”的看法,他们不是简单的正面或反面人物,而是有着复杂层次的丰满的个体。他们是《尼古丁》里的李彬县长,《霸王阵》里的魏远东县长,《亚健康》里的唐中和副市长,他们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也富有冒险家精神,他们不是脸谱式的机器人,更不是纯粹的贪官、恶人。但他们身上确实也都有着各自的问题,他们的无奈与无力、他们的自觉和自省无不深深打上时代的烙印。

  在杨少衡近年来的多部小说里,他的思考显然已经超越了其他类似小说对权力和阴谋的崇拜,更超越了对触目惊心的丑陋的揭秘和展示,而是在探讨权力与社会、权力与权利怎样和谐健康发展的问题,在努力挖掘手握权力之后,人与人的相互关等一系列更深刻的命题。如果作者能够在这个方向上走得更深、更远,那么这样的作品甚至可以成为超越国界,超越文化的,带有普世意义的文学作品。如果说普通的作品是个人生命体验和文学想象的结晶,那么伟大的文学作品一定是普世的、全人类的,具有人类共性的思考。杨少衡小说的艺术表现水平或许还不够精湛,但它至少证明了,在对政治的思考、对权力的反思的领域里,中国文学没有缺席。

  参考文献

  [1]杨少衡,傅小平.《推陈出新大器晚成—关于杨少衡“新官场小说”的访谈》.[j]文学报.2007,8月

  [2]傅翔.《福建文艺界》[j].2007,1期

  本文来源:http://www.zzqklm.com/w/zw/1534.html 《芒种》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