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杨少衡《清澈之水》创作谈

发布时间:2019-06-30 所属栏目:近现当代 来源于: 点击数:4次

  多年前,有一位高官率队下地方检查工作,带着数位随员,都是重量级部门主官。我认识这位高官,曾因一些事项相逢,向他汇报过工作。由于地位与经历的差距,没有更多接触,不甚熟悉。那段时间里有关传闻风起,据说他因某些旧事身陷麻烦。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有关他的消息此起彼落,有几次听说他“进去”了,正式说法叫作“双规”了,但是隔日又见他出现在电视新闻里,所谓“依然健在”。然后就到了那个时点。某日晚间,我与一位旧日领导参加一个活动,同车返回,路上他告诉我,那个人“进去”了,就在今晨。回家后我即给一位朋友打电话报料,该朋友恰在那位高官手下工作,他连说不可能,因为该领导正率检查组活动于下边。我想这一次又落俗套了,明日还是“依然健在”。不料第二天消息得到确认,而后便有相关细节一一风传,据说该高官是在早饭前被带走的,当时他所率检查团一位随员走进电梯,看到他被数名静默男子簇拥于电梯中。随员问候一句,他点头示答,没有说话。到了餐厅所在二楼,随员下了,他却留在电梯中。而后人们从餐厅开始找,一直找到会场,无处寻觅该领导,检查组官员以及被检查的当地官员都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不久便有消息传来,称不要找了,大家始知领导并未走失,只是出事了。由于检查组日程未尽,只能即推一位临时领队,大家笑称他是“率检查组残部流窜前进”。

  构思《清澈之水》时,我想把开篇处理得强烈一点,忽然就想起了当年所听“流窜前进”故事,虽然那细节早被我写进早先一个小说中。事实上这些年我的小说已经有不少“进去”的细节描绘,记得有一篇小说写的是开会,会后某领导叫住一位下属官员,要他到旁边休息室去一下,有事要谈。该下属进门一看即明白了,谈什么呀,原来是请君入瓮,等等。之所以反复涉及同类时点与细节,根本原因在其现实生活中出现的频率相当高,近年间尤其多见,涉及的人物备受人们关注,细节各不相同,经知情者绘声绘色转述,在特定人群中广为流传,让我有可能放进小说里。描述类似时点无疑具有冲击力,带戏剧性,有悬念感和沧桑感,可以概括人物及其命运,只是随着作品中类似时点的增多,无论作者与读者都有了疲劳感,如果不把它写得有别他人、有别以往,显然无论自己还是读者都会提不起劲头。因此我在这部中篇里试图将这个时点处理得有所不同,小说中的主人公有如陪斩,“进去”的那个人有些冤情,端坐一旁不吭声的那位其实是大导演。我这个时点可以有各种解读,我自己比较倾向于读房间里那个镜框,所谓“清澈之水”便是从中而来。于我这种作者而言,情节与细节来自生活,还应当表达所想,那是比较重要的。

(编辑:moyuzhai)
推荐内容
精品推荐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