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为《大漠祭》喝彩

发布时间:2020-06-05 所属栏目:近现当代 来源于:新民晚报 点击数:0次

  我老眼昏花,已很少读长篇小说。前些日子翻开雪漠的《大漠祭》,居然被它牢牢吸住,一头扎了进去,随着书中人物的遭遇时忧时喜,甚至感叹落泪。掩卷之后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静。我感动,也高兴,为大西北出了这样一位作家而高兴,为西部文学增添这样一部力作而高兴,情不自禁要为它喝彩。

  雪漠是甘肃农村土生土长的青年业余作家。他热爱生活,痴迷文学,以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在“孤独的自信和寂寞的清醒”中写出了这部反映西部农民生活的巨著。西部作家写西部,农民儿子写农民,自有别人不能比拟的优越性。他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书中人物是他的父老乡亲,包括他自己在内。他和人物同呼吸共命运,他用自己的心灵写作,用自己的血和泪描绘他们的悲欢离合。诚如责任编辑吴金海所说:“给读者的印象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所有的人物,都是‘活’的。”

  《大漠祭》让我们看到,世世代代居住在滕格里沙漠边缘的农民,至今过着怎样的生活。贫瘠的土地,恶劣的气候,造成难以想象的贫困。不合理的负担又如雪上加霜,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们为了生存,终身从事艰辛的劳动;为了传宗接代,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小说中的老顺为了让大儿子憨头娶上媳妇,不得不葬送女儿的幸福,让她“换亲”;为了送小儿子灵官上学,不得不让全家作出牺牲。小说通过质朴的白描,揭示的东西部发展差距多么令人震惊!

  小说的魅力还在于作者敏锐的艺术感受和卓越的表现能力。无论是劳动场面,日常琐事,还是夫妻吵嘴,情人幽会,都写得活灵活现,跃然纸上。更不用说那神奇诡异的大漠风光,富有情趣的游猎生涯,少男少女随口吟唱的诗一般的“花儿”,生动鲜活令人如闻其声的农民语言……在散发着浓郁的西部气息,让我们仿佛置身在那片特定的土地上。

  小说还揭示了比生活贫困更可怕的精神贫困。封闭的环境,落后的文化必然造成愚昧,并由此引发许多不该发生的悲剧。活泼伶俐的小引弟被生父骗到大漠深处活活冻死,只因为齐神婆说她是狐狸精“转世”,要克死兄弟,给家庭带来断子绝后的灾难。这是书中最动人的章节之一,真能催人泪下。它所揭示的又何止是一个无辜女孩的悲剧!看来开发西部确是已刻不容缓了。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