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我读《中国一九五七》

发布时间:2021-01-18 来源于:百度 作者: 令壶开 点击数:

  读小说有点像吸香烟,不吸也没什么甚至更有利于健康,可一旦上瘾,要戒也难。我大学读的是中文,虽然这么多年学非所用,可总戒不了当时不小心染上的读小说瘾,闲暇时间多为小说“奴役”。近日,一位朋友建议我读一读《中国一九五七》,他说,“此书是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最佳小说,是中国版的《古拉格群岛》,如果你只想挑一部20世纪下半叶的小说来读,我推荐你读这一部。”我闻风而动,赶紧从大洋网网上书城邮购了一本《中国一九五七》(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为山东省青岛作家协会主席尤凤伟)。

  尤凤伟在后记中写道:以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为题材的《中国一九五七》,是历时在三年写成的……在写作之初我便十分清醒,对于这一有着深刻社会性的题材而言,作品的真实程度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决定了未来作品的基本品质,我在这条真诚的道路上究竟能够走多远?我不敢说能走到底,但我想走得远一点,再远一点……

  著名文论家、目前供职于广州《南方都市报》的谢有顺先生说,这部小说“还有许多欲言又止的地方,要不本可以写得更好,更尖锐,但这已是此种话语在中国所能达到的临界点,再往下说,至少在公共话语领域已经没有可能。”(《一九五七年的生与死》)

  我在最短的时间里,一口气把小说读完了。虽然这是一本具有高度悲剧性质的作品,阅读经历基本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我还是要非常感激推荐我读这本书的朋友。我想补充的一句是,《中国一九五七》是讫今为止,国内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本小说。

  1943年出生的尤凤伟1957年时,年仅14岁,本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经历过“一九五七”,却在小说中使用第一人称“我”的视角,对那个日渐远去的年代做了极其细致丰瞻的描写,赋予了抽象的政治历史场景血肉丰满的生命,使阅读者随着阅读过程仿佛亲身经历了一遍那个悲剧性的年代。当然,这是一部优秀文学作品应该做到的,可正是由于这一点,使它具有了众多反映那个年代的相对抽象的回忆录望尘莫及的优势。

  小说的魅力在于它的形象性,一个肤浅的阅读者在阅读之外用抽象的语言对它说三道四,实在是不自量力,在这里,我谨将本人印象最深的两个情节介绍给尚未读过这本好小说的“欲读者”,以唤起他们的阅读欲望。

  其一:小个子乐天派梁枫划为右派并入狱的两条罪状之一是写了篇探讨“社会主义国家会不会有悲剧?”的文章。在监狱里,他走到“我”跟前,“说老周我能向你提个问题吗?我说什么事。他说不是事是问题。我说什么问题呢?他说你先保证对我说实话。我觉得这个要求怪怪的,什么年头了,还向别人提这种问题,在社会上都办不到的,何况在无产阶级专政铁拳下的劳改农场呢。我不说话。他以为我默认了,就问了,说老周你说社会主义国家究竟有没有悲剧呢?我听了很容易便和他曾写的那篇文章联系起来,心想原来他是在搞“民意测验”,以求解仍存留心中的困惑啊。我说就这个问题吗?好回答:没有。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悲剧,社会主义国家是人类最合理的社会,各尽所能,按劳取酬。人民有充分的民主和自由。这样的国家怎么会有悲剧呢?他两眼直瞪着我。我说这个问题你一定问过许多人吧?他点点头。我又说大家的回答和我没什么两样吧?他再点点头。我说这不得了。出于对他的善意,末了我说句,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以后不要再向别人提这个问题了。他没吭声,眼里仍然弥漫着迷惑。”(敝人在大学期间,也曾与同窗热烈争论过这个问题)

  其二:“我”出狱后,去给被自己牵连入狱的情人冯俐探监,她因“顽固不化”,即将处决。“我”送了一支永生牌钢笔给冯俐。“冯俐挺高兴地看着钢笔,后眼光停留在笔杆上的一行刻字上。这行字是我来晋城的路上被一个做刻字的人缠磨上,说什么也要在上面留下‘革命的纪念’,拗不过就让他刻了。他刻的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两句诗,讨走了我一块钱。冯俐看了一会儿却把钢笔归还给我,说她不要……”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张柱林:《回响》的对位法

    东西是一位对文体意识有高度自觉的作家,对小说应该怎么写这一问题做了很多思考与探索,并在自己的写作实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比如,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短篇小说...[详细]

  • 从《南行记》到《黔滇道上》

    李霖灿的这次旅行,是从沅陵步行启程,经贵州到昆明的南行。美丽、淳朴与残酷、落后并存,就是当时李霖灿在“黔滇道上”所见到的。兵荒马乱时候的“文艺青年”才是真文...[详细]

  • 当代乡村小说中的创业书写

    摘要:伴随着中国社会总体的发展趋势,乡村小说创作领域出现了创业书写的潮流,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其中存在的不足尤其值得反思。《金谷银山》中的情感描写、《天大...[详细]

  • 读雪漠的长篇新作《猎原》

    雪漠在2001年推出长篇小说《大漠祭》之后,近来又以长篇新作《猎原》把人们带到了辽远苍凉又浑朴平实的西部世界。依然是飞沙走石,依然是大漠孤烟;依然是古道热肠,依...[详细]

  • 重新出发:2011年的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创造的市场神话在2011年继续延续,但从创作到出版都不再把"市场"作为终极目标,与其说这是忘恩负义地否定了市场带给儿童文学的生存空间和蓬勃生机,不如说...[详细]

  • 写小说遇见互联网

    一个写小说的人,当我有了电脑,可以敲键盘写作、修改,再不用为改稿、抄稿花笨功夫时,我曾经和同行一起雀跃:电脑打字提高了写作生产力!打印整洁的A 4、B 5纸取代了厚厚的...[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