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外国小说

浅谈《佩德罗·巴拉莫》

发布时间:2017-04-25 所属栏目:外国小说 来源于:豆瓣读书Queenie 点击数:78次
  作者:Queenie(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185277/
   《佩德罗·巴拉莫》带给我的震撼很深。合上书页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小说竟然可以这样写——整个故事中(我甚至不敢将它称为“一个”故事),时空被割裂的近乎支离破碎,每个人(或鬼魂)的人生也都被剪切成无数细碎的片段,胡安·鲁尔福就像是一个技法娴熟的裁缝一样,把这些碎片化的不同人的人生片段巧妙地缝合在一起,使佩德罗·巴拉莫得故事不呈单调的线性走向,从而让读者们能从多个方向走向佩德罗·巴拉莫,从其他人的生活片段中窥得其人生的大致面貌;因为这种碎片式记叙为佩德罗·巴拉莫的人生留下了非常多的合理的空白,所以故事的可能性有了很大的增加,读者阅读的自由度也得到很大增强(我们来试想一下——倘若胡安·鲁尔福按照人生发展的正常顺序记录下佩德罗·巴拉莫的生平:一个地主之子,童年时期,因为愚笨,被其父亲嫌弃,跟着母亲拮据地生活;少年时期,父亲被人误杀,母亲自杀身亡,青梅竹马离开他去了远方:成年时期,掌握权力与金钱,不断剥削村庄里的农民,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老年时期,使计困住所爱之人,爱人死去,自己也丧失活着的动力……哎哟喂!这样的情节,是否有记流水账之嫌?哪个读者还有闲心读下去啊!);而且,因为是多个发声体站在不同的角度来述说和佩德罗·巴拉莫有关的故事, 所以读者对佩德罗的评价会更加客观,不会一味的夸赞或谩骂,读者不会因他童年的凄惨而盲目同情,也不会因他对农民的剥削而盲目批判。
  再观《佩德罗·巴拉莫》的具体内容,以亡者发声,离奇却不显荒诞。这应该和拉美文化观念有关:在拉美人眼中,鬼魂并不可怕;他们甚至是希望能够见到死去亲人的灵魂。所以,这种鬼魂之声可以看作是胡安·鲁尔福对拉美文化的保留。
  我们可以看到在书中,那些发声的鬼魂都是没能够被神父宽恕的,但是,众多没得到宽恕的鬼魂中,独独少了我们的主人公“佩德罗·巴拉莫”,这不可谓作者构思不妙啊!一方面,该小说的写作是以佩德罗·巴拉莫的人生为线索,那么,佩德罗·巴拉莫的死亡即是小说的结局,如果让佩德罗·巴拉莫得鬼魂早早地发声,那么他的死亡就失去了悬念,后面的故事也会失去其特有的味道;另一方面,作者正是用那些回忆拼接出佩德罗·巴拉莫的形象,这个形象由于是从第三方叙述中间接得到的,显得朦胧而富有诗意,如果佩德罗·巴拉莫本人的鬼魂发声了,他的叙述会比其他任何鬼魂的叙述更具有权威性,这种声音就会凭借其极强的存在感直接掩盖住其他的鬼魂之声,那么,小说的朦胧与诗意大概会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吧;还有一点,那些发声的鬼魂生前都是以弱者的形象存活于世的,从他们的叙述中,我们可知佩德罗·巴拉莫是一个强势的有如教父般的硬汉,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硬汉死后,他的灵魂会发出孱弱的哀鸣(这样真的太毁形象了有没有啊!)。
  但这样一个硬汉,心中也为一个人留有一处柔软——“我在想念你,苏萨娜。”“苏萨那,我曾要求你回来。”——其实读完全书,不难看出,胡安·鲁尔福有着很深的故土情节和童年情节。所以,与其说他是在怀念苏萨娜,不如说他在怀念童年时代单纯的情感以及以前那个单纯美好的自己。
  最后,我想谈谈《佩德罗·巴拉莫》带给我的现实反思。如果把《佩德罗·巴拉莫》看作一部完整的电影,这部电影里面的每一帧画面都残忍的描绘了墨西哥农村的美丽与毁灭。那么,将它和我们的国家联系起来,现在的社会,我们又何尝不是在一步步毁灭中国的农村,毁灭中国的农村文化呢?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