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网络小说

谈《罪恶之城》的多线操作与散笔

发布时间:2013-03-14 所属栏目:网络小说 来源于:龙的天空 点击数:274次
 
 
前天杀了《罪恶之城》第二卷后半,有些粗略的想法,这里简单说说。后半看得粗,前半基本忘了,说错莫怪~
 
跟读烟男的作品已经很多年了,印象中《亵渎》是作者创作热情最充沛的一部,其他几部各有特点,也各有各的毛病。从《尘缘》到《狩魔手记》到《罪恶之城》,烟男一直在根据读者群需求变化调整写作风格。11年开写的罪恶,一方面在套路上继续向主流靠拢,走网游路线,不惜牺牲文本质量以加快更新速度;一方面在细节描写、剧情经营、背景刻画乃至主题提炼上,也没放弃对进步的追求。所以这部作品在走商业路线的大前提下,于创作上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下面就第二卷简单讲讲罪恶的多线操作与散笔。
 
多线
 
多线是单线的升级版,突出主线是目前网文写作的基本要求,但是多线操作得当也能够起到互补作用。
 
首先是爽点上的互补。
 
从卷二开始进入法罗副本到章八十一黑暗呼吸构装完成并推倒流砂,基本是小队“争战”的路子。作者这里没有急于扩大队伍规模,也没有突出刻画主角,而是重点描写主角小队里的几个重要人物。他们是主角的追随者,也是日后主角阵营的骨干。这样写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如何在写好配角的同时保证主角的存在感。
 
作者通过流砂与水花两个女性角色解决了这个问题。习惯代入男性主角的读者自然是男性,他们对女性角色的关注也是自然而然的。在坐稳了李察小队核心的位置后,作者着力刻画了“流砂”这个强势女性。虽然扮演着副队的角色,很多情况下流砂的形象更加鲜明,处理问题的方式更加稳妥主动,本身的能力、素质、背景以及金手指都不在主角之下,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对主角起到了压制作用。两人关系中前半场流砂压着主角在走,而主角则处在防守反击的位置。另一方面,水花出场则相对弱势,虽然也有着出众的能力与发展潜力,但在各个层面水花都没有太多出色表现。直到五十三章亡灵法师出场,水花才第一次在战局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而这次立功也是得益于流砂对其武器的神圣加持。可以说水花走的是由弱到强的升级路线,这与主角的路线在精神上是相互呼应的。而流砂则走的是对手路线,在与主角的争斗中逐渐相互认可相互尊重以至相互爱慕。
 
流砂与水花两条线穿插进行,在八十、八十一两章先后达到高潮。水花得到了主角亲手绘制的专属构装“黑暗呼吸”,战力有了质的提升;而流砂终于被主角推倒,两人确立感情关系。两线的最终受益者都是主角,通过水花力量的提升,主角获得了一个可靠的战力,这个提升是主角一手促成的;通过对流砂的推倒,主角扩大了后宫,获得一个强势女性的认可,对男人来说这也是一种成就。两方面的成就归于主角,同时引发两个爽点,可以说起到了1+1>2的效果。这种多线操作造成的爽感,是单线所不可能达到的。(算上主角研发出第一个套装,爽点应该是三个。)
 
其次是剧情上的互补。
 
同为从诺兰德穿越到法罗队伍,辛克蕾尔队与主角队是追杀与被追杀的关系。两者间必有一战,结果是你死我活。辛克蕾尔的实力远远强于主角,决战前主角需要足够时间升级,但也不宜拖得太长以至拖沓。在两队征战法罗的过程中,主角选择融入本土势力,不断加强自己;辛克蕾尔则是强势碾压,看似威风,却不断削弱。虽则如此,两者的实力差距依旧巨大,撒伦威尔的短线插入在这里起到了扭转局面的关键作用。
 
其作用是两方面的。其一,撒伦威尔对主角围捕而不能得手,可以说败于主角。在正面战场又败于辛克蕾尔,是个双败战果。虽则撒伦威尔围捕主角是偶然兴起,调用的只是盗贼团的杂牌军,主角也不过勉力求存;对决辛克蕾尔则准备充分,指挥的是两国精锐,且被辛克蕾尔碾压。但是无形间,主角的身价水涨船高。其次,这个与主角相比相对强大的第三方,在削弱辛克蕾尔上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有这两层铺垫,在其后的城堡攻防战中,主角利用地形优势在方丹男爵与母巢的帮助下战胜辛克蕾尔便不是太难接受了。此战辛克蕾尔被大开负面金手指,作者写得也不够精彩,但是由于铺垫充分,面对网络读者应该不至招来太多诟病。通过撒伦威尔与主角与辛克蕾尔的多线互动,作者达成了剧情方面的操作要求。
 
再者就是气氛上的互补。
 
这主要体现在苏海伦、哥顿线(分别是主角的师父与父亲)与主角线的远程互动上。主要有两个方面。
 
其一,在主角紧迫、单调且压抑的异位面生存战争中,插入苏海伦与哥顿对陷害主角的几个家族的反击。此战两人利用深渊与地狱兵力攻击对手的计谋可以说是匪夷所思,而不费一兵一卒完成对熊彼得家族的碾压也是爽感十足。而苏海伦半位面的奇丽与奢华,魔鬼与恶魔风格各异而特点鲜明的异域文化氛围,也扩展了作品视角的广度。可以说通过苏哥线的高扬气氛,大大缓解了主角线低沉压抑的不足,两人对主角关爱也得到了体现。
 
另一方面,故事进入第三卷以后,两线间的互动又换了种形式。苏海伦为寻找主角反复冒险出入时空乱流,本身安危令人担忧。哥顿在与幕后黑手的战争中惨遭陷害,家族主心骨丧失,敌对势力伺机谋夺权财。一度高调的苏哥线突然陷入了重重危机。这时主角终于在异位面站住脚跟,得到了盟友与基地,戏耍了不怀好意的对手,报复了杀害队友的仇敌,得到了强力的手下与装备,主角也正式成为构装师,一切事业逐见起色,在对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献中,主角的回归成为两线共同的呼吁与要求。
 
回顾下不难发现,从章六开始苏哥线一直在逐渐压抑的气氛中进行,直到章三十六主角方依旧没能彻底翻盘。跨度达三十章的压抑,对网文来说可以说是超长了,然则由于主角线的逐渐走高,辅线的压抑便不再难以接受,而破局后爆发出来的爽感却不会因此折扣。这是多线操的另一个好处。
 
散笔
 
这里把散笔定义为与主线剧情关系不是十分紧密的背景描述以及相对零散的支线。关于后者,司马翎的《剑海鹰扬》里严无畏负伤潜行时意外落水的船伙,秦霜波独闯独尊山庄时在地牢里遭遇散士文达,都是比较典型的例子。司马这部大量运用虚实相生的表现手法,剧情以紧张奇巧见长的作品里,散线的加入合乎整体风格,对剧情有提升作用。虽则收线流于草率,但也无害大局。
 
烟男这里的散笔运用我认为有这么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述事中插入的关于法罗历史与染血之地人文风貌的解说性文字,成功的勾勒出了一个真实可信的背景。虽则这种手法只能算是求上得中,称不上高明,但是由于作者底气足够把握得当,还是起到了应有的效果。
 
第二,与克拉克的交流中插入的有关日暮圣堂的秘闻,这种秘史性质的文字丰富了法罗位面的历史,在剧情上也作到了左右逢源。关于日暮圣堂的铺垫是从神战开始的,可以追溯到神官埃辛日记。
 
第三,和苍狼大公的谈判中提到的魔法数学,这是同构装与位面传送都密切相关的一门学科。位面与构装相关的知识是诺兰德魔法文明与法罗相比的最大优势,这点是第二卷开始便不断铺垫的。而佩林受到的神罚又与位面法则与信仰相关,也可以追溯到埃辛日记与神战。
 
这种多点关联关系的建立,使作者能够通过有限的文字描述让法罗位面的历史背景显得丰富可信,是相当讨巧的手法。而造成法罗诸神陨落的是星兽,提出魔法数学这个名词的苏海伦,后来击杀并作为祭献礼物送给主角的也是一头星兽。从这个细节看,对点点关联的搭建的是随处可见。这种关联也许没什么内在逻辑,但是可以帮助读者回忆剧情,从而加强印象。
 
第四,是永恒与时光之龙。
 
首先,老龙是强大的,强大到不需要信仰的支持,这与法罗位面诸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法罗诸神处处宣扬自己至高无上,以便获得信仰;而老龙的神力虽然远远强于法罗诸神,却从不宣扬自己的强大,而是通过祭献与回赠的方式,让祭献者得到切实的好处。强大而实际,是老龙的第一个特点。
 
其二,老龙遵守“等价交换”的原则,虽然这所谓的等价交换不过是祭献者千辛万苦的捕获强大的生物与物品帮助老龙提高神性,而老龙回馈的不过是一些自己弃置无用的装备以及一点点微不足道恩惠。但是由于老龙等级高,他的一点点恩惠在祭献者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恩赐,两放形成互利关系。老龙不需要自己动手,便有足够多的苦力为他打工;而从打工者的角度讲,每一点付出都能在老龙那里得到别处无法兑换的回报。
 
其三,老龙是狡猾的。其实前面提到的祭献回报制度已经足够体现老龙的狡猾了,而且还有很多卑鄙无耻的细则。这些就不细说了,这里讲两个事件。从主角被陷害到法罗位面这事来看,陷害方与被陷害方都是斗智斗力竭尽所能。而老龙呢,两方为了打击对手,都要乖乖的给他祭献。甚至两方的请求他都没有严格照做,却也没人敢找他麻烦,为了继续打击对手还要加倍祭献。老龙平白得了无数好处。而作为神恩赠与主角的母巢,在法罗位面方才最能发挥作用。主角为了生存,又怎能不老老实实给老龙打工呢?
 
主角终于站稳脚跟准备回归诺兰德时,老龙再次展现了他的卑鄙无耻。先用各种华丽的兑换品清单把流砂迷的五迷三道不说,主角接受神恩时,看似不经意的几个时光乱流中透露的未来片段,直接把两人推入无底深渊。看到山与海与苏海伦的杯具收场,主角怎能不痛心疾首,从此更加拼死拼活的给老龙打工呢?通过主角透露的第三个片段,让流砂心甘情愿的卖身给老龙。而老龙呢,虽则进一步压榨了主角方,还捎带着山与海与苏海伦两个富婆赠与主角的祭品,他却可以说,透露这些都是为了你们好……既然和主角站在同一立场,谁又能说他的不是呢?
 
最后说说这个设定作用。
 
老龙是个足够强大目标,可以作为主角的努力方向。
 
通过对老龙的祭献,主角的努力得到明确且充分的回报。
 
主角必须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能达到美好结局。
 
进取、务实、不懈怠,三点其实已经表明了作者对于爽文要素理解与把握。
 
就说这些吧。        
(编辑:moyuzhai)
推荐内容
精品推荐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