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网络小说

谢思鹏:在变化中拥抱新的未来

发布时间:2020-04-26 所属栏目:网络小说 来源于: 点击数:0次

  网络文学自诞生起就非常好地契合了网友的阅读需求,其发展必然会因传播方式、主流用户群体、商业模式等因素的变化而变化。令人高兴的是,中国的网络文学在历经的一次次转变中已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当下新中国文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开始接触网文是在2002年。2005年写书,2006年入行做编辑,转眼已过去15年。期间我辗转6家网站,在传统原创网站、门户读书频道、移动阅读平台、免费阅读平台都有过历练,虽没能在哪一家有所成就,却也幸运地经历了网络文学事业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见证了中国网络文学从最初的“小众文学”逐渐形成燎原之势。20多年来,数以千万的作者辛勤创作,作品受众覆盖超几亿,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纸质图书、有声作品、动漫、影视剧、游戏等影响了一代代中国网民。网络作家也因此进入文学殿堂,成为文坛不可忽视的新势力。作为一名普通的从业者,我也感到与有荣焉。

  记忆中,2006年的网络文学还是老牌原创文学网站的天下。当时各家网站虽营收规模不大,却也已具风起云涌之态。率先成功推出VIP付费商业模式的是起点中文网,凭借盛大集团的充值渠道优势以及诸多优质的作品,它快速拉开了同其他网站的距离,成为了行业的领跑者。

  这年春天,“幻剑书盟”被“Tom在线”收购,迎来了短暂的第二春。同年11月,我成为了幻剑书盟编辑部的一员,后来亲眼目睹了它由盛而衰的一步步历程。如今,这家曾经推出过《诛仙》《新宋》《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等影响较大的畅销书的老牌文学网站,早已退出时代舞台,消失在了读者视线里。2006年,逐浪网也归入了大众书局旗下。虽然资方换了好几次,却一直活跃在网络文学行业的前沿,其管理层人才转战他处后也是成绩斐然,像红薯中文网、有乐中文网以及酷匠网等,掌舵的都是原逐浪网高管。而要说这一年网文界最轰动的事件,还得是“中文在线”创建“17K小说网”了。那一年,从起点出走的编辑团队带着如日中天的血红、云天空等顶级“大神”作者集体跳槽,一时间行业震动。

  今天再回首我们会发现,一直到2010年中国移动阅读基地(咪咕前身)正式收费运营之前,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的成长虽然迅猛,但无论其整体市场规模还是影响力,其实也都还不大,除起点中文网一路高歌外,其他文学网站的日子过得并不太滋润。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网络文学作家们却并不拘泥于套路,所创作品中新类型和新风向层出不穷,大量现在耳熟能详的经典网文作品在此时诞生。如《诛仙》《回到明朝当王爷》《和空姐同居的日子》《悟空传》《斗罗大陆》《缥缈之旅》《步步惊心》《大江东去》等,都是这一时期的作品。这些作品不但在当年引领了网文阅读风潮,其中不少作品后来还被搬上影视屏幕,也都成绩亮眼。

  与原创文学网站诞生、发展同时,在网络世界更大的舞台上,门户网站自2002年起相继开辟了读书频道,以“新浪读书”为首的门户读书频道起初并没有引起网络文学界的太多关注,后来却走出了一条不一般的道路。

  与起点、幻剑书盟、17K、逐浪等原创文学网站不同,门户网站用户大多都是来看新闻的。他们对玄幻、奇幻等幻想文学接受程度并不高,而更喜欢阅读偏现实题材的文学作品,因此大量描写都市生活、职场、婚恋、历史、言情的网文作品被催生。但这并不意味着,原创文学网站没有这类型的作品,而是门户网站的读书频道更注重现实题材的作品,并且相比之下,其同类作品的内容要更加贴近现实生活,更加注重作品的故事性。

  基于这样的用户群和内容基因,门户网站培育出来的网络文学作品与正式出版的图书在内容取向上更加接近,这些作品在纸质图书的出版和影视剧的改编上也有着更多的优势。以新浪读书频道为例,倚仗其媒体平台和阅读平台的双重优势,从2004年开始,新浪举办了近10届原创文学大赛,莫言、金庸、余光中、贾平凹、余华、张抗抗、刘震云、海岩、王海鸰、白烨等国内知名作家、评论家等先后担任过大赛评委。《雪豹》的编剧景旭枫凭借《青芒之越狱》《天眼》两部作品连续两届获大赛金奖;《驻京办主任》的作者王晓方凭作品《心灵庄园》获得过优秀长篇小说奖;大赛还诞生了首部获得我国新闻出版领域最高奖——中国出版政府奖的网络文学作品《遍地狼烟》,这部作品后来也先后被搬上了电影银幕和电视荧屏。

  当时在新浪读书频道主办的原创文学大赛上,只要是获奖作品,无论几等奖,80%以上都能出版纸质图书;而在网站连载的签约作品,只要跻身畅销榜前列,50%以上也都能出版纸书,这是其他原创文学网站很难做到的。当年,《天眼》《草样年华》《遍地狼烟》《藏地密码》等畅销书在出版前都曾在新浪读书连载,不少后来的知名作家,如景旭枫、王晓方、六六、孙睿、今何在、何马、王强、孔二狗、人海中、桩桩、月斜影清等,彼时也都曾在“新浪读书”留下过各自浓墨重彩的一笔。网络文学在门户读书频道培育出了另一片姹紫嫣红的大花园。读者群的差异以及由此带来的网络文学创作内容和方向的不同,形成了早期网络文学作品的两大阵营,但遗憾的是,由于对频道内容的监管不力,门户网站的网络文学阵地在2014年后开始逐渐走向衰退,最终退出了网络文学的中心舞台。

  从网络文学诞生到2010年这一时期,不论是起点、幻剑等原创文学网站,还是以新浪读书为代表的门户读书频道,网络文学的创作和阅读都是在电脑屏幕前完成的,可以说,这是网络文学的PC时代。而2010年中国移动阅读基地正式收费运营后,网络文学作家们开始将在电脑上的创作搬到手机上。借助移动的渠道和用户优势,网络文学作品的市场规模迅速扩大,网站和作者们开始尝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口蛋糕。

  阅读屏幕的变化以及用户几何倍数的增加也给网络文学的创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文学创作更需兼顾手机小屏幕阅读的特性。新的要求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更简洁的文字、更简短的段落、更快的节奏、更简明的描写、与更直接的对白等,使许多更适合手机阅读的作品大受欢迎。传播方式和读者群体的变化给网络文学创作带来了第一次冲击。但这种影响在当时还不太显著。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文学创作开始大踏步地从大屏幕向小屏幕迈进,一批专注于移动互联网网络文学创作的平台也因之兴起,而塔读文学就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

  彼时,中国移动阅读基地、掌阅iReader等公司都还是单纯的移动阅读平台,它们把各内容生产方提供的内容聚合到自己的平台,而自己并不生产内容;但塔读文学从2010年成立之初,就把对自有内容的培育放在了首位。塔读将网络文学的生产模式从电脑端“平移”到了手机端,开始培育大批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网络文学作品,妖夜、青狐妖、心在流浪等知名“大神”都在此时声名鹊起。

  如果把塔读文学看作先锋,那么2015年掌阅、书旗(阿里文学)这些移动阅读头部平台向内容生产领域的大举进军,则可视作网络文学创作在内容特性上已完成从电脑端到手机端转移的标志。无论是带着移动互联网基因的新入局者,还是起点、17K等传统原创网络文学网站,都开始逐步实现了经营重心的转移。

  同样是在2015年,网络文学10多年的内容积累迎来了一次集中的爆发。由网络文学IP改编的影视、游戏等大获成功。《琅琊榜》《花千骨》成为当年影视剧的“超级爆款”,厚积薄发的原创网络文学网站“晋江文学城”成为最大赢家。2014年底,在全国院线上映的影片《匆匆那年》票房破5亿,一年后上映的《寻龙诀》票房已高达16.82亿。整个行业都看到了网络文学除线上阅读外的更大的价值所在,而IP热潮的到来也给网络文学的创作带来了又一次变化,大批作者在创作之初就开始更加注重作品IP改编的可能性。

  多渠道、多版权的变现,似乎让各种题材和特性的作品都能找到合适的收益方式了。“让合适的作者创作其擅长的故事”——从最初的美好愿景变成了现实。以掌阅文学的“白金作家”月关为例,仅2017年,他就有13部作品涉及“影视化”。而专注培养内容生态、在移动阅读时代早期并不拔尖的晋江文学城,一时也跃升为网络文学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女频” 影视IP输出方。

  一边是更加快节奏、直白、简洁的“通俗性”,一边是更注重人物、情节、情感的“文学性”,看似不相同的两个创作方向,在网络文学作品身上出现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就这么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这其中有市场因素、有主管部门的扶持引导、也有网络文学网站自身在内容生产方面的规划和规范作用,同时,读者审美品位的提高反过来也对作者和作品提出了更高要求。

  从2015年到2019年,网络文学的内容生产日益健康有序,作品品类日渐丰富,内容风格更加个性化,出现了一大批具有创新性的网文作品。阅文集团、掌阅文学、纵横文学等行业头部公司发展迅速,大批在内容生产方面各具特色的网络文学网站也同时诞生。他们的规模或大或小,但都对网络文学的多样性贡献了一己之力。幻想题材虽然还占据着相对较大的市场份额,但现实题材创作“整体性崛起”,涌现出《大国重工》《浩荡》《观音泥》《老妈有喜》等一大批优秀作品。更可喜的是,这些作品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真实反映了人民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其思想性、艺术性等也都得到了普遍认可。

  2019年还有一个必须提及的现象,即免费阅读模式(免费阅读+广告)的崛起。短短一年多时间,以七猫小说、米读小说、番茄小说为代表的免费阅读APP发展迅猛。在起点中文网建立VIP付费制度的16年后,网络文学作品的免费阅读再次进入行业视野——早在VIP付费制度出现之前,通过广告变现就曾是网络文学网站的营利模式之一。如今,互联网广告的变现模式已非常成熟,免费阅读促进了网文阅读用户规模的极大拓展。继手机阅读、IP热潮之后,免费阅读模式可能将会形成网络文学第三次发展的契机。付费和免费两种模式也可能会长期共存,成为推动网络文学行业向前发展的两股动力。

  阅读模式的变化和传播渠道、主流读者群体的变化一样,必然会对网络文学的内容产生反作用。正如前文所述,免费阅读也会给网络作者的创作带来新的挑战与新的机遇。我们有理由相信,22岁的中国网络文学现下已日趋成熟,正待扬帆开始新的航程,未来我们也期待,能有更多喜爱网络文学的朋友加入进来,与我们携手前行。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