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作家冯松立和他爱广播剧的女儿

发布时间:2020-05-19 所属栏目:网络小说 来源于: 点击数:0次

  编者的话:

  “有一个作家爸爸或诗人妈妈,不一定是件快乐开心的事,因为这些命定有些古怪性情的家长,喜欢熬夜写作,喜欢友朋欢聚,喜欢心血来潮,没准有的还喜欢拿小孩子恶作剧。”

  “我爱祖国的蓝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有着25年军龄的冯松立,时常怀念他的军旅生涯,于是他决定用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机务官兵——空军中人数编制最大却默默无闻的一个群体,来表达自己对这些用双手托举大国空军腾飞梦想的可爱人们的深深敬意。

  2019年,冯松立创作的国内第一部描写空军机务官兵生活的网络小说《天梯》在连尚文学逐浪网完本。该作品于首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中获一等奖。

  “女儿是我的第一个读者。”冯松立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

  冯松立的女儿冯心玉,浙江传媒学院媒体工程学院2019级学生,喜欢阅读、写作,是学院未来之音广播剧社成员。

  高洪波的这段话,形象地概括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代人”的文学情与缘。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成长轨迹和文化心得。很多作家并不太希望子女从事写作,但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如果作家爸爸或诗人妈妈有耐心倾听孩子的讲述,进而有兴致辅导他们的作文写作的话,子女肯定受益匪浅……”

你要看小说,我写给你看

  冯松立:我从军20多年,在部队主要从事技术工作,但一直比较喜欢文学、喜欢看小说,兴致来了也随便写点。要说接触网络文学,那还是2005年,记得看的第一本小说是《飘邈之旅》,初一接触,不禁惊叹于其天马行空、脑洞大开的想象力,甚至还一度为此痴迷,后来又看了几部。那时,也仅仅是阅读,并没动过要写的念头。之后几年,因为很多网络小说内容雷同,且质量堪忧、泥沙俱下,就对网络小说慢慢疏离、不怎么看了。

  直到前些年,随着手机阅读的普及,网络小说也在随之野蛮生长。我偶然发现当时正在上初三的女儿用手机在看小说,那些小说的内容充斥着低级趣味、三观不正,有的甚至不堪入目。为此,我没收了她的手机,还半开玩笑地讲“你要看小说,我写给你看”。其实,在那一年,也就是2016年,网络上还有一则消息让我很是震惊,我国网络小说的读者已多达3.5亿,其中又以青少年、大学生居多。这些就是国家未来的主力军和建造者,突然觉得这片文化阵地实在太过重要。这对我触动很大,恰又赶上部队的军改,我即将面临从部队转业,自己动了写小说的念头就再也遏制不住。一开始,我利用业余时间写写停停,转业时就选择了自主择业,投奔到逐浪网的怀抱,专心创作了,我的女儿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我第一个读者。

  网络文学是一片繁华胜地,而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业余写手,在这里还得感谢逐浪网给我提供了伸展拳脚的平台。我创作的第一部小说是《混沌初始》,这是一部玄幻题材的小说,我女儿也挺喜欢看,也为了能让她看小说的同时有点收获,我就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将科幻、神话、道家文化、电子技术、宇宙科学等都融进小说,里面还穿插了不少的中国古典诗词,在颂扬家国天下勇于牺牲的正能量同时,还弘扬了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部小说也获得了诸多好评,全网点击量超过了5000多万。

  我曾是一名空军机务的专业技术干部,从事机务工作近二十年。空军机务官兵,是空军编制里最大的一个群体,一代代机务人的薪火传承,为大国空军的一步步崛起保驾护航。只不过在小说、报告文学、影视等文学作品中,却鲜有他们的身影。我作为亲历者和见证人,了解他们的辛苦、责任和担当,更清楚他们的牺牲奉献和默默付出,转业后也一直有一种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在《混沌初始》完本后,我就全身心投入了《天梯》这部小说的创作之中。后来,《天梯》也荣获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首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完结组一等奖、2019年扬子江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大赛优胜奖。

  这些成绩的取得,让我感到很是荣幸,也备受鼓舞,坚定了我继续创作下去的决心。

  女儿冯心玉:我从小喜欢看漫画、图书,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听我爸自己“胡编”的一些小故事。记忆最深的是他拿着一个取名“小黑”的黑色小熊布娃娃,给我讲“小黑历险记”,小黑出去探险总是和我一起去,探险时总会遇到各种关卡,解决关卡的问题总是我。就这样,被我爸“骗”得做了不少题目。有时,我爸还会让我决定,带小黑去哪里冒险,通过关卡后会得到哪些奖励……,总之,“小黑”是我童年的一个重要“玩伴”,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以为“小黑”是真实存在的。

  上初中时,我们班有的同学开始看网络小说,有的上课都在偷偷看。一次偶然机会,我也看了一下,觉得很好玩,也很“刺激”,一下就看上瘾了。上课的时候不敢看,回到家后就躲到卫生间,躲到被窝里,背着父母偷偷看。不过还是被我爸发现了,手机也给没收了,直到中考结束才还给我。中考的那个暑假,我爸已经开始写小说了,虽然还没发到网上,但每隔两天我都会拿他的笔记本追着看。他那时写得还慢,每次看到兴头上就没了,我都会“咬”他两口,哈哈。我记得有段情节我爸写得很感人,把我哭得稀里哗啦,那段情节里他自己写的一首词,我特别喜欢,还特意谱了曲子,用电子琴伴奏弹唱。他经常会给我讲接下来要写的剧情,还让我出点子,我哪会啊。不过,对我爸的脑洞和想象力还是有些小崇拜的,受他天天影响,我也想写小说了。一动笔就想像我爸那样写个大长篇(嘻嘻),那个暑假我就写了二三万字,只开了个头,后来开学上高中后,高中的学习压力又大,就一直“扔”在那了,到现在还扔着,我自己都看不上了,哈哈。

  我爸是学理科的,数理化还挺厉害,受他的影响,我也选择了理科,后来考入了浙江传媒学院的媒体工程学院。大学的生活丰富多彩,也有各种各样的学生社团,其中有个未来之音广播剧社我特别喜欢,很想加入,就试着写了一篇五千字的短篇小说《说书人》投了过去,并申请加入社团。后来不光顺利加入社团,而且还让我把《说书人》改编成广播剧本,改编策划,挑选配音演员,指导他们配音,最终完成了广播剧《说书人》,在《未来之音》的公众号,喜马拉雅FM、网易云、猫耳FM同时上线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做广播剧的编导,虽然这部剧只有短短的两集,但我也是满满的成就感啊!不得不说我们广播剧社的作品都很优秀,也希望自己不会给剧社拖后腿吧。我会努力的……

你看《成化十四年》,我写《破冰之路》

  冯松立: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这场脱贫攻坚的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可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小经历过贫困的我,在这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有幸见证了这个让数亿人民全部摆脱贫困的人间奇迹,让我产生一种去讴歌、去赞颂那些创造人间奇迹的英雄们的冲动。这段时间正在创作一部反映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的小说《破冰之路》,现在正在逐浪网连载。疫情期间,隔离居家的时间多,看书的时间也多了,又重温了一下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

  女儿冯心玉:呃呃,这段时间受疫情的影响,学校也一直没开学,在家上网课,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发展,看看国外,再看看国内,感觉咱们国家好厉害,太伟大了。只是不开学,天天在家,有点小无聊,嘻嘻。目前正在尝试创作一个广播剧的剧本,是心理悬疑类的。电视剧嘛,正在追看《成化十四年》,还挺好看的。

期望与启蒙·对话和印象

  冯松立:对女儿的期望,当然是希望她足够优秀,不过,话说回来,我对她期望并不高,我想她能快乐地学习,能幸福地生活,能一生平平安安,就好了,因此,我支持她能按照自己的爱好去学习、去发展。她写小说时,我会鼓励她,会和她讨论剧情,斟酌语句,提出建议。要谈文学启蒙,可能是我那随想胡编的“小黑历险记”吧。

  我与女儿的交流互动还是有不少的,我有时看到优秀的文章、幽默的段子,甚至好玩的视频,都会转发分享给我女儿看看,一起欣赏,然后共同发表一番“评头论足”。

  女儿冯心玉:在我眼里,我爸是个有点“逗”、还挺不错的朋友,不在我面前摆家长的架子。在我印象里,我爸好像“无所不能”,能修飞机、会码程序、能写小说,还会很多电脑软件,我的《说书人》的封面就是他设计制作的,我都上大一了,还能辅导我高数、物理、电路啥的,真的好厉害。我无论是写小说、写剧本,每完成一章,都会让他帮着检查一下,能得到他的一句“不错”,我心里就有底气了,哈哈。

  反正我只要有问题就问我爸,谁让他比我厉害呢,嘻嘻。

不能让“乱花”迷了眼

  冯松立:作为一名共产党人,一名“老兵”,攻坚克难、占领阵地义不容辞,何况是这片至关重要的文化阵地,自己虽能力有限,但我愿意用心写出那一个个文字,化为一颗颗子弹,为夺取占领这个阵地贡献自己的那份微薄力量。

  女儿冯心玉:现在媒体、网络好发达,信息好多,我得学习去鉴别这些东西的好坏,不能让“乱花”迷了眼,在完成学业的同时,我还是想写写小说,编编广播剧本,嘻嘻,先超过我爸再说吧。

  受访者简介:

  冯松立,笔名扬帆星海,电子专业硕士研究生,工程师,退役军人,逐浪网签约作家。曾创作小说《混沌初始》、《天梯》。

  冯心玉,浙江传媒学院2019级学生,喜欢阅读、写作,曾编导策划广播剧《说书人》,在《未来之音》的公众号、喜马拉雅FM、网易云、猫耳FM上线。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