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作家 > 写手大神

南派三叔:走出过往,以新的心态面对当下

发布时间:2019-12-31 所属栏目:写手大神 来源于:橙瓜 点击数:6次

  提到南派三叔,你可能会有一系列关于他的联想和关键词冒出;2019年,由他监制的电视剧《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在历经185天的拍摄后正式杀青;今年12月,他的《盗墓笔记·十年》正式上市了,他在序言中说,“就算到了现在,出版一本书,对于我的意义还是非凡的。这本书对我来说,仍如第一次出版,我如履薄冰,诚惶诚恐。”

  回首南派三叔的十年,似乎都在变化着,似乎又从未变化。中国网络作家村两周年盛典之上,橙瓜等多家媒体采访了南派三叔,跟他聊聊当下和过往。

橙瓜:

  今天是中国网络作家村两周年,作家村聚合了这么众多的作家,对于个人的文学创作来说会有一些推动吗?

南派三叔: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只能说一个象征性的。大家都待在一起,创作压力肯定会有,因为大家不停地在群里发消息,每天都会说谁出书了。如果没有一个集体意识,你会觉得今年就过去了。但是看到这样的情况,看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努力,你就会觉得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橙瓜:

  您觉得作品改编时候最需要注意的地方是哪个?在目前的IP化过程中,难度最大的地方在哪里呢?

南派三叔:

  每个国家的工业水平不一样,如果你看好莱坞电影长大,你以好莱坞电影的标准去要求中国的IP改编,那么在改编的时候,你幻想出来的东西和最后形成的东西可能会有很大的差距。所以这需要我们去了解我们的工业化水平到了什么程度,然后再做调整。

  有些作品在现在是不适合改编的,需要再往后等一等;有些以人物关系为核心的作品,它的精神内核或者人物关系比较好,那么现在改编它,可能会改编得比较好。这是一个看锅做饭的工作,它非常复杂,包括游戏、影视,出版,仔细说的话可以说很久。

橙瓜:

  您是怎样看待原著粉和改编粉之间的矛盾?您认为该如何去调和他们?

南派三叔:

  我觉得这两种粉没有区别,(黑粉呢?)黑粉其实是个伪概念,黑粉也是粉。如果他还关注你,当你进步的时候他会觉得你进步了,那么他还是粉丝,只是比较严厉而已。如果他不管你做得好还是不好都打压你,那么他肯定就不是粉丝了。

橙瓜:

  您认为如果需要拍一部好作品出来,哪个方面的支持最重要?

南派三叔:

  是整个体系的工业化水平,或者说是整个文创方面教育水平的提高,我们要从教育入手去做这件事情,培养出更好的制片、灯光师、摄影师、统筹、场务等等。当有足够多的人才,我们才能从里面挑出适合这个作品的人才。

橙瓜:

  您最近获得了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分享一下获得此荣誉的感受?未来您会如何激励自己去更好地创作呢?

南派三叔:

  主流文学奖项对我的肯定,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因为长期以来我都是自我创作,缺乏文学评论和整个方向的一个监督。茅盾文学奖对我的肯定,是主流文学对通俗文学一种宽容和善意的表现。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有这样的肯定,对于我和未来我的创作方向来说,是有很大的指导性意义的。

橙瓜:

  很多热播剧,包括像您的书,它会促使很多年轻人加入到网文世界来,您个人觉得这种受到热播剧的吸引,反推过来,让他们来加入网文世界会是一个很好的趋势,可能有些人会有一些功利的想法?

南派三叔:

  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当年也是因为热播剧和热播的题材,当时我们出去打篮球是因为《灌篮高手》,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文化作品的引领。

  每个时代都是这样,没有必要说这代人和我们那代人不一样。当年《少林寺》播出之后,很多人开始去学功夫,好的文化作品本身就是会引领很多人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当年也是因为看了很多的小说,才会愿意去写小说。

  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去参与创作,是因为他们在看小说故事时产生了愉悦和心有灵犀,于是他们也想做这样的工作,特别是我们这代人。我们在开始写作之前,是什么都没有的。现在网上会造神,说写网络小说该怎么赚钱,但也有更多的文章在告诉你,这是类似金字塔的一个工种,有太多人是处于下层的,大家是因为爱好在写作,但我觉得有这么一个爱好是不丢脸的。

橙瓜:

  《盗墓笔记重启》现在已经杀青了,大家对此都非常期待,这部作品是由您来监制以及编剧的,它和以往的盗墓笔记剧集最大的不同点在哪里?

南派三叔:

  我觉得它会更有原著的气息,因为在这个作品里我的权力又大了一些,其实我每改编一部作品,权力都会大一些。

  因为在这部作品中我的权力更大了,所以我能管控的步骤又多了一些,我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往我心中幻想的场景上去表现。当然也是鉴于更好的工业化水平,各种各样的状态和更多的经验,我不能说这部作品出来之后一定比之前要好,但是我觉得至少会更加“盗笔”。

橙瓜:

  腾讯动漫也宣布将制作您的《盗墓笔记秦岭神树》动画作品,对于动画改编您有哪些期待?

南派三叔:

  我觉得动画改编可能是我们这类IP最适合的一种改编类型了,但是动画行业一直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行业,它一直都在萌芽期,大概在前三年,因为资本大量涌入的影响,它迎来过一个井喷式的发展期,但是也随着寒冬的到来戛然而止,所以这个行业一直比较尴尬。

  但是就在这样一个不好的环境里面,腾讯动漫默默地把动画做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行业。我觉得他们的漫画体系其实是挺成型的,和日本很像,它背后的整个盈利机制是成熟的,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它来做的话,我相信《盗墓笔记》会是一个高分作品,因为我内心还是认为动漫是我这个作品最合适的改编方式。

橙瓜:

  网络文学现在已经成为几亿人生活娱乐的一部分,喜欢《盗墓笔记》的读者群体更是非常庞大,甚至形成了独特的粉丝文化,您对这个现象是怎么看待的?

南派三叔: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从八九十年前,甚至可能几百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我觉得它不过是历史上关于文化认同的一个个案而已,一个文化作品产生,然后一大群人产生了文化认同,这并不是特殊的,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肯定还会有更多人。

  当年希尔顿写了《消失的地平线》,书中有一个虚构的地名——香格里拉,现在我们不仅能够在云南找到香格里拉,还能去旅行。当时有无数欧洲人跑到云南去寻找香格里拉,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地方,它的整个地理环境和书中的描写很像,于是他们告诉自己这就是香格里拉。这就是文化认同产生的力量,完全是因为一本才20万字的书所形成的。我觉得文化认同是非常强大的,人类是需要它的,因此这并不能说明我是特殊的,我只是碰巧在那个时间点上做到了文化认同需要的一些条件。

橙瓜:

  网文出海现在已经成为网络文学的一大热点了。您觉得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受到追捧的原因有哪些?对于网络作家来说有哪些意义?

南派三叔:

  我认为它恰好是两种不同形态的价值观的碰撞。我有段日子在美国,当年《英雄》在美国上映,有个美国人看了之后非常震惊,因为他第一次看到一部坏人赢的电影,他觉得坏人怎么会赢,好人竟然会失败。在当时的美国的价值体系里面,这是无法被接受的,他们的整个价值观会比较单纯一些,没有像我们这样复杂。

  所以“网文出海”,其实是我们在向世界传递我们的价值观,传递一种和他们不太相同的价值观和行径逻辑。

  我认为所有的文学创作、影视创作,它都是带给别人你在现实生活中不能体验的东西。要么是你在现实生活中曾经体验过的非常美好的回忆,想再次体验,比如你恋爱过你心酸过,你看言情小说时感同身受,或者你热血过你奉献过,然后你看现实题材,那是对于你美好回忆的一种再回忆,这是一类文学作品。幻想类的作品则是你永远无法达成的一种生活状态,然后我来告诉你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中国的很多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对于国外的世界来说,是会让人感到非常惊讶的,他们通过这些作品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背后是一个泱泱大国五千年的文化,这种文化代表着一种合理性,我告诉你另外一种活法,为什么它能存在五千年,为什么它是这么强大的一个民族,它的合理性在什么地方。我觉得这种好奇心是我们出海的一个巨大的动力,外国人喜欢感受这样的东西,而它又是包裹在一个非常通俗易懂的外壳下面,它是在一个故事里的。我认为不论是谁,都会想来看一看到底中国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为什么能够创造出那么多的奇迹。

橙瓜:

  您的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十年》现在已经上市了。您提到过盗墓笔记对您来说是一个非常永恒的回忆,从打算到对故事留白,到最后决定把这个结局写出来,您的心境是发生了变化的。请问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呢?

南派三叔:

  有句诗是这么写的,“年少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在年轻的时候,在我们写字人的心中,只有悲剧是永恒的最高峰,所以我们的故事也必然要形成一个悲剧,因为悲剧让人能够深刻地记住你。所以我当时的想法是希望这个故事停留在一个偏悲剧的状态上面,我大闹一场转身离去,就再也不管这个故事了,留下一个悠长的余韵,可以贯彻几十年。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之后,年纪大了,我突然意识到能让人记住那么多年其实也是一种负担。也许可以在哪个时间点上给他一个特别好的结局,让所有人觉得往事已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去思考这个故事了。所以我给了这个故事一个机会,我希望在前十几年间,看过这个故事的人,在看到这个结局之后可以长舒一口气说,这一段岁月已经结束了,这也是我向过去告别的一种仪式感。

  当我用一个悲剧让所有人都深陷在这个故事里的时候,其实我也用一个悲剧把我自己深陷在以往的岁月里面,没有未来,永远走不出去,所以我做了这么一个决定,我把它关掉,然后面对未来。刚刚有位老师说得很好,皆是过往皆是虚妄,从现在开始,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我觉得这样的话,人生会比较愉快。

橙瓜:

  网络文学一直以来都是离读者最近的一类文学,你有什么想对读者说的话?您下一年又有什么样的规划呢?

南派三叔:

  我觉得还是少说,多写。我以前犯了很多错误,因为说得太多,写得少,你有无数的想法想宣泄出来,然后获得读者的反馈,你又把它写下来,在微博上甚至各种场合说,话语总要让人评判的。社会的环境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说完之后,最后的社会环境是一个什么样的,所以我现在决定多写。

  我的每一本小说里面,我的序言就是唯一发言的地方,我每一本书的序言和后记,是我自由说话的地方,我会把真实的想法写在里面。那个时候你没办法反驳我,我在网络上说你可以找到我,但是在书里面,你想反驳我却找不到我,这是我的一点小私心。

橙瓜:

  现在有很多的征文大赛,很多老师都在说一个话题,就是说希望看到更多的现实题材作品,这个会是以后网络的一个趋势和方向吗?

南派三叔:

  我觉得国家所有的指向性的一些指导,都是因为比例严重失调而产生的,并不是说国家希望没有通俗文学、没有虚构主义,而是因为有太多虚构的东西产生,忽略了现实题材的创作。

  那么为什么现实题材的创作会少呢?是因为现在网文创作趋向于年轻化,年轻人收到的信息是趋同化的。你刷微博,我也刷微博,我们看到的热搜是一样的,你看到它们所产生出来的灵感,和我的灵感也是一样的。另外,大部分进行网文创作的年轻作者的“现实”已经不是以前定义的“现实”了,不是以前那种下乡插队、喂猪、割草、伐木,现在想要找到这些现实的成本特别高。

  我们的现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记录现实又会需要非常高超的技巧,因为当你开始现实题材写作的时候,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是要很清楚的,比如写戒毒,写毒品的危害等等,这个是一件需要培训的事情,你需要去和戒毒所、公安系统去打交道去了解,所以以前作家都有一个工作叫采风,去西藏、新疆等地方待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写出一部鸿篇巨著。要么就是有真实经历,比如像《孽债》这样的小说,我看到过、经历过这些事情,我害怕别人把它忘记,所以我把它记录下来,让别人永远记住这件事。

  但现在创作年轻化,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如果要写现实题材的作品,他需要很多社会资源才能够写成,当然我们也需要社会资源,现在如果写关于走私、戒毒、公安刑侦的这些现实题材的作品,它的成本很高,很难进行创作。这个时候什么事情比较方便呢?你在家里慢慢想一想就可以开始写虚构类的作品,它的门槛比较低,容易进入。

  所以我觉得鼓励写现实题材,其实是鼓励你从网络和手机的屏幕前把头抬起来,看一看窗外,走到这个世界上去跟别人交流,去理解世界。我认为创作现实题材的人群和现在我们这些网络作家,其实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他们是一群体验式作家,这一部分的作家长时间被忽略,或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限制。我觉得未来有这么一个指导性的思想是一件很好的事,比如我现在就在写关于良渚的博物馆体系的一个小说,也是和省里面一起沟通,来创作这部小说。

  当指导性思想产生的时候,你才有可能进入到这些需要社会资源配合的领域里去,因为这是国家鼓励的。

  无论是在网络文学行业,还是影视行业,南派三叔无疑都是成功的。在他的笔下,有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宏大奇特的世界观,离奇而充满颠覆性的故事情节,也正是这些,为他带来了大量的读者粉丝,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盗笔”文化。随着时间的流逝,《盗墓笔记》也开始迎来了崭新的故事。“年少不识愁滋味”,创作多年,从少年时创作悲剧的执着,到如今开始走出故事,他用自己的方式向过去告别,离开过往,面向未来。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