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作家 > 写手大神

榕树下墨剑谷侠客山庄回忆

发布时间:2021-06-19 来源于:网文新观察 作者: 君天 点击数:

  榕树下原创中文网宣布服务器关闭,有很多人说这对网络文学而言,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但其实,身处网络文学的大潮中,身处这样一个大时代。我深深感觉到,网络文学的迭代之快,变化之迅速。不夸张地说三年差不多就是一代作者。榕树下今日的结局早已注定了,所以它的落寞或许算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却不是在今年终结的。

  要说榕树下的辉煌时代,恐怕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过去了。要说它最后认真运作的时代,怕是最多停留在2010-2013年左右。

  至少,在我的记忆里就是这个样子。

  君天,2000年来到榕树下,2001年1月注册了写作账号,是榕树下最巅峰时期,状元阁的首批状元。榕树下里最大的作者社团“武幻聊斋”的社长之一。说到榕树下,颇有自家田地的感觉。所以有人说,如果榕树下这个网站一直辉煌着,那么我们这批所谓的“大神”作者,自然是一起享受香火的。但榕树下很早就走向落寞,我们自然也就享受不到大树的余荫。

  因为榕树下那些年的创作,是我写作早期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所以虽然时隔二十年,虽然大多数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我确实还是有许多话可以说。因为回忆这些,就是回忆我的青葱岁月。每个人的青葱岁月,都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人生啊。

  我仿佛看着那个傻乎乎的文学青年,带着笨拙稚气的作品,一步步走入被参天大树遮蔽的榕树下墨剑谷,又从那里一步步走入深不可测的江湖。

  如果有机会从头再来,我会叫住他,叫他不要去吗?

  我想也许不会吧。因为我是如此热爱写作,而榕树下真的给了我一个公平而热情的新人环境。

  但是写作这条路不难吗?

  回首当年,看看20年来经历过的一切,写作本身不难,可要做和写作有关的事业却是太难了。

  一入榕树深似海,回首江湖故人长绝……也许真是这样吧。

  感叹过后,简单回忆一下我的榕树生涯。

  因为我大学时候是计算机专业,所以算是最早在互联网上游荡的一批人。而我承认自己骨子里透着一点文青的感觉,所以我在网上除了用当时还叫OICQ的QQ聊天,就是在文学类论坛浏览,试图找到自己能做的事。

  我的笔名“君天”,就是来自QQ的昵称。这在当时的网络作者来说,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2001年初的时候,因为强烈的创作欲望驱使,也因为榕树下的人气极好,我在榕树下注册了账号。

  当时榕树下投稿区和论坛区是分开的,我在论坛里叫“君天”,在投稿区用了几个英文字母做名字叫做“CYJL”,这是我一篇足球小说的名字缩写。

  我当时很天真地以为,只要你稿子写得好,自然随便叫什么名字都会有人记住你。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的。文学青年若无前辈指引,往往会走很多弯路。我就是那个走弯路的代表。

  只是和后来的坎坷道路不同的是,我在榕树下发展的路极其顺利。

  当时在榕树下武侠天地看小说,一方面是看看别人的作品,另一方面是想着自己该写一个什么故事。那时有两部作品让我印象极为深刻,一部是后来成为网络四大名著的《悟空传》,另一部则是武林笑笑生的《刀魂》。

  我觉得自己可以写出《刀魂》那样的作品,而《悟空传》则给我打开了另一个思路。

  所以我在笔记本电脑上,用一个晚上写出了《三国兵器谱之狂歌戟》,写的是三国猛将典韦战死的故事。

  榕树下的发稿区有一个规则,就是如果是编辑推荐的精华作品,会有一片代表大榕树的“绿叶”标志。我在武侠天地的第一篇投稿就拿到了绿叶。得到了数千真实点击,以及过百的回复。

  作为新人作者,瞬间就膨胀了。那时候的网友是热情的。和今天不同,今天一万多点击,或许有一个人留言,还可能是广告。而那时几十点击,就会有至少一个回复。而对作者来说,在打赏时代来临之前,没有什么比读者赞许的回复更能鼓舞士气的了。

  于是我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发表了十多篇稿子,分别属于《三国兵器谱》和《华夏神器》两个系列,当时几乎全部都是得到了绿叶推荐。

  所谓一战封神,大约就是这样了。

  而当时在榕树下的论坛社区新开了一个叫“侠客山庄”的论坛,时间是2001年5月11日。之后我就长期混迹其中。为了在社区和发稿区有一样的辨识度,所以把发稿区的笔名“CYJL”放弃了,两边统一用上了“君天”这个名字。

  侠客山庄论坛开张之后,因为榕树下作者的实力强劲,也因为榕树下网站的流量作用。很快就成为了网络武侠小说的一个阵地。

  论坛最早的版主是丘白、楚香玉。在论坛置顶有一个签名册,就是到这里的作者或者游客,都可以在帖子里留下笔名和作品的名字,我记得留名的超过千人。我们的论坛开在陈村老师的论坛“躺着读书”的隔壁,写武侠的孩子们经常去村长那边惹惹事。

  后来,我得到大家的支持成为了山庄的版主,一当就是很多年。

  榕树下,墨剑谷,侠客山庄,白色底色,绿色版面,黑色字体。一个让许多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那时候的版主,真有点意见领袖的感觉。我是一个喜欢做事的人,所以在2001年11月的时候,组织了一个叫“网络武侠联盟”的组织。参加者分别是搜狐、网易、腾讯小说、西祠胡同等各大网站的主力武侠论坛。联盟的活动主要是征文大赛,第一次大赛征文题目是“惊”,基本上当时所有的网络武侠作者都有参与,征集到有效稿件过百篇。

  网络武侠联盟运作了一年多的时间,每个月的征文活动连续做了很多期,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厌倦了争吵的我,后来在联盟存稿的服务器损坏后,慢慢停止了活动。

  回首那段日子,算是我最忙碌也最快乐的日子吧。回想这个组织最后没有继续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另有工作无法全心投入,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一个网络文学免费时代的组织,而我们这些组织者可能没有眼界去突破“免费时代”这个壁垒。单纯靠热情支撑的东西,终究无法长久。

  网络文学分为免费时代和付费时代,具体分水岭在哪一年,现在自有定论。但在当时来说,对身在局中的普通作者来说,是很模糊的一件事。

  一个作者,可以凭兴趣写稿,但在作品获得一定成功后,一定会希望能够得到更大的读者群,以及更多的稿费,更好的发表渠道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曾经提出过一个2000-2003作者群的概念,就是2003年之前,付费阅读还没兴起。这批网络上已经得到认同的大神作者,他们走的是和后来的网络作者不一样的路。我们这批2000-2003年之间出道的网络作者,尤其是类型文学的作者,在寻求一个发表大作品的途径。

  榕树下网站在发表大作品上是有缺陷的。因为榕树下的发稿平台,不利于发长篇稿件。当然,网站的热门作品可以做专题页面,但是它没有一个单独的版面,提供给作者去做长篇连载。榕树下主打的一直是中短篇作品,即便经过多次改版,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后来起点、幻剑等大网文平台能崛起的原因之一。

  早在2002-2003年,在网络文学付费阅读问题并未解决的时候, 这时候的网络大神们谋求的是占据传统出版的阵地。

  我们要去杂志发表稿件,我们要写书做实体出版。所以在那时候,很多作者都分流去了传统出版这一块。你说我们是网络作者,还是传统类型文学作者呢?

  在主流媒体上来说,这批作者仍旧被归为网络作家。但确实,在那一时期,很多网络大神的第一选择不是网文平台,而是传统出版。比如说其中的代表人物有“安妮宝贝”“今何在”“江南”“沧月”“蔡骏”“燕垒生”等。这里自然也包括我们侠客山庄的诸多作者“君天”“楚惜刀”“庹政”“王晴川”“时未寒”“骑桶人”等。

  我们这些作者,当然也包括这里没有提到,但后来也成长为大神的许多榕树下作者和编辑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支撑起了大陆类型小说的传统期刊和实体出版。

  我一直在想,我们这批早期的网络作者,文风也好,写作状态也好,都和现在的大网文时代的网络作者不同。但我们确实也应该属于网络文学,而且应该是网络文学初期的重要一页。这里的身份归属算是一个问题吗?

  对于作者本身来说,一个作者的身份就够了。但是对于媒体和各个专业领域的评论家来说,我们的身份归属还是会有困扰吧。

  原因是什么呢?如果要简单地归结原因,无非是两个,一是网络文学的免费时代和付费时代,造成了一种割裂。另一个则归结于“榕树下原创中文网”,它没有正常过渡到网络文学的付费时代,它完成了网络文学启蒙的使命,但是又没有能开拓后续的事业。

  2003年之后,榕树下开启了社团模式,就是让作者自己做编辑,开编辑部办栏目。我和楚惜刀作为“侠客山庄”的版主,各自创办了自己的作者社团。后来觉得我们应该把力量集中起来,于是将“幻武江山”和“盘丝洞”两个社团合并为“江山如画”,后来再改名为“武幻聊斋”,我们二人就是双社长的模式。

  那是2003年12月的事了。嗯,我留了很多旧帖子,所以时间比较准确。

  办栏目开社团,也是有乐趣的。五六个不拿工资的编辑每天看一百多篇稿子,见证各种奇葩的事,日子也是过得挺高兴。但我越来越觉得,只有写好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事。也就是在那个时期,榕树下开了“状元阁”。最早期的状元阁是一个类似起点白金作家的存在,我依靠《三国兵器谱》,作为武侠小说作家的代表成为了首批状元。

  当时没有很当回事,但这是榕树下给我的最高荣誉了。

  那时候我的小说还远谈不上成熟。另外,由于榕树下的氛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后我更认真地写作,不再去做一些凑热闹的事了。2005年我出版了《三国兵器谱》和《华夏神器谱》两本文集后,我写了长篇小说《纵横》,首发在榕树下。

  再之后,榕树下就逐渐没落了。虽然在别人眼中这个问题很复杂,而且过程很漫长,但在我看来理由很简单。因为付费阅读渐渐兴起,作为一家公司,榕树下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自然就会没落。这里必须承认,“榕树下”一届届的领导者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依然不够。

  2007年5月11日,我写了最后一个关于“侠客山庄”版庆的帖子,提到论坛六周年要坚守梦想。但在这个三年换一代网络作者的大时代,榕树下早已经物是人非。

  作为一个作者,怎么才算坚守梦想?写作之道,本就是人心之道。坚守梦想,知易行难。

  那年开始,我转战悬疑杂志阵地,成为了一个悬疑作家。作品自然是犯罪小说和幻想小说。

  后来,榕树下公司多次易主,服务器也从上海搬到了北京,转移服务器的过程中社区丢失了大量的旧帖。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那一天说是服务器要更新,所以我手动备份了很多旧帖子。然后在服务器更新后,手动上传到已经空无一物的论坛。但是不到两天的时间,服务器数据再次丢失,我用了八个小时上传的内容全没有了。

  联想到很久之前网络武侠联盟的服务器问题,所以真是到了曲终人散之时。

  在山庄10周年的时候,我写了个帖子叫《侠客山庄十年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我的论坛。

  如今已经是2020年了。

  我因为榕树下走上写作之路,二十年来入了上海作协,入了中国作协,成为了一名职业作家。

  回首往事,依旧有很多读者在守护我的作品,但身边并肩战斗过的作者伙伴则大多数都消失于网络了。

  写作是一条漫长而遥远的路,回首那棵大榕树,它曾经是我一切灵感的源头。唏嘘感恩之情,自然不用多说。虽然有遗憾,确实有遗憾,但这就是生活吧。

  最后我只想说,那些在榕树下和我并肩战斗过的伙伴们,那些二十年来守护我作品的读者朋友们,我想念你们。

  (本文转自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网文新观察》2021年01期,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榕树下状元阁成员,职业作家,出版单行本20余部。榕树下论坛“侠客山庄”版主,文学社团“武幻聊斋”社长。)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陈崎嵘:全国性网络作家组织是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现实需

     2020年是新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近日,2021全国两会在全国人民的期盼中召开。中国作家网记者就成立全国性网络作家组织、网文出海、网...[详细]

  • 潘凯雄:推进传统文学网络文学协同发展

    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经历了从初始无序的文学网络化到逐渐有序并逐步完成商业化及产业化的过程。长期关注网络文学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详细]

  • 白庚胜:中国网络文学为什么强

    近年来,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的生力军之一。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编制的《2019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指出,中国网络文学的输出方式从出版授权到建立线上互...[详细]

  • 桫椤:网络文学评论“欣阅”才能“诚服”

    他的评论往往只有两三千字,但他对评论对象的观察和理解,却是实实在在地下足了细读文本的“笨功夫”。他对文学批评,尤其对网络文学这个看起来繁花似锦,实际却需要投入...[详细]

  • 柳下挥: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刚刚开始

    作为中国网络作家代表人物之一,柳下挥说自己是“因为喜欢,才去创作”,因此,他的作品灵感往往源于令他欢喜的人生经历。在他被一位老中医治好了多年的胃病后,他创作了《...[详细]

  • 2020年度网络文学理论观察

    2020年度网络文学理论建设趋于对网络文学内部肌理与外部机制相结合的整体观照,重在探讨网络文学如何与社会需求融合以及对研究方法的探索等问题,其中既有基于20多年...[详细]

  • 网络文学与微时代文学的新质

    新媒介文化环境使文学创作在微时代呈现出新的特质。在印刷体系中,发表是私人手稿变成社会性作品的决定性步骤,达到发表标准是写作欲望满足的基本条件;互联网几乎没...[详细]

  • 网络文学:要有快节奏更要有回味

    “建议成立全国性网络作家组织,让网络作家找到自己的‘家’”“建议加强网络文学研究,设立网络文学奖项”“建议规范开拓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为网络文学讲好中国故事创...[详细]

  • 网络文学回归现实主义传统

    中共十九大报告强调: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为响应这一号召,中国作协发布了各种网络文学推荐榜单,旗帜鲜明地鼓励...[详细]

  • 网络文学 现实题材创作大有可为

    网络文学发展前期,以想象力的极大张扬和对历史别出心裁的书写,在幻想和历史题材创作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涌现了一批年轻读者耳熟能详的著名作家和优秀作品。党的十八...[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