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作家 > 中国作家

诸葛青云及其它名家之林林总总

发布时间:2013-07-22 所属栏目:中国作家 来源于:shuoguai.com 点击数:353次
  诸葛青云本名张建新,一九二九年生,山西解县人。台北行政专校(即中兴大学法商学院前身)毕业,曾任总统府第一局科员。张氏亦为还珠楼主私淑弟子,国学根柢深厚,文笔极佳。一九五八年以“诸葛青云”为笔名,发表处女作《墨剑双英》,即祖述《蜀山》至宝紫青双剑封存遗事,惜未完。旋以《紫电青霜》、《天心七剑荡群魔》姊妹作成名,写武林十三奇正邪之争与少年侠侣葛龙骧、柏青青之情海波涛,跌宕有致;但仍不脱《蜀山》人物、玄功及神禽、怪兽影子,极富奇幻色彩。其前期作品另如《半剑一铃》、《折剑为盟》、《铁剑朱痕》、《剑海情天》、《弹剑江湖》及《一剑光寒十四州》等书,均以“剑”为名;而《豆蔻干戈》、《玉女黄衫》、《霹雳蔷薇》、《劫火红莲》、《姹女双雄》、《霸王裾》乃至《咆哮红颜》、《武林三凤》等书,则又大发“雌威”,于刚健婀娜中摇曳生姿。正惟其爱写文采风流的江湖儿女,满口诗词歌赋,乃建立“才子型”武侠风格──与香港名家梁羽生同好,可谓无独有偶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一九六一年其名著《夺魂旗》问世,仿金庸《射雕英雄传》之乾坤五绝,也“东、西、南、北、中”一番以后,不但他自己乐此不疲,一再搬用老套,且感染到其它武侠作者也如法炮制。特别是《夺魂旗》开场之尸骨堆山、血腥满地,竟使销路激增;乃予稍后闻风而起、一哄齐上的“鬼派”武侠小说起了恶劣的催化作用,殆非其始料所及。

  一言以蔽之,从六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以来的诸葛青云作品,多自我重复而乏创意;始终依循着俊男美女文武兼修、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老路“流”下去,不知伊于胡底。加以其小说声口又少变化,病在太文;复喜用冗长之叠句形容事物,以炫其才学;是故诸葛虽腹笥渊博,早年即与卧龙生、司马翎齐名,实则缚手缚脚,相形见绌。惟昔年为他代撰《江湖夜雨十年灯》、《血掌龙幡》二书的司马紫烟(本名张祖传)与独孤红(本名李炳坤),日后均以武侠小说鸣世,且笔名亦为诸葛所赠;一时传为“武林佳话”云。

  伴霞楼主本名童昌哲,一九二七年生,四川人氏。曾任台中《成功晚报》副刊编辑;因下班时每近黄昏,故自号“伴霞楼主”。初亦以还珠楼主“奇幻仙侠”为师,写尽宇内八荒奇人异士。文笔轻松流畅,非常俏皮;尤以描写两小无猜与插科打诨最妙,书中总少不了几个装疯卖傻、玩世不恭的老道、和尚、狂生或浑金朴玉的楞小子,极富趣味性。其前期名著如《八荒英雄传》、《紫府迷踪》姊妹作,《神州剑侣》、《剑底情仇》、《青灯白虹》三部曲,皆脍炙人口。另如《罗刹娇娃》、《凤舞鸾翔》、《情天炼狱》、《姹女神弓》、《天帝龙珠》、《断剑残虹》等书,亦斐然可观。笔下演武如石破天惊,出神入化,不可思议;写情则好事多磨,令人回肠荡气。而紧中出闲笔,笑中带泪,尤为他人所不及。

  一九六二年以前,伴霞楼主小说成书均尚紧凑,决不拖泥带水;通常保持在八至十二集(每集四万字)左右,在一般名家动辄百万言的长篇武侠之林中,可称“小品”。此后因已名成利就,乃自组奔雷出版社,再撰《玉佛掌》、《独步武林》、《武林遗恨》、《武林至尊》(由慕容慈代笔续完)等书,则文风渐变!或可能是为培养新秀故,志不在此,是以“奔雷”诸作篇幅虽较前为长,却不若以往之精警生动,乃逐渐“淡出武林”。

  慕容美本名王复古(一九三二~一九九二年),江苏无锡人;曾任高雄市税务员。王氏最早以“烟酒上人”笔名撰《英雄泪》,未获重视;一九六一年遂改名“慕容美”陆续写下《黑白道》、《风云榜》、《烛影摇红》、《金笔春秋》及《一剑悬肝胆》、《公侯将相录》等书。其文笔跳脱,不拘一格,尤擅处理对话方式,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加以运用诗词、介绍名胜古迹得体得当,使情景交融一片;乃大受读者欢迎,一时有“王牌作家”之目。

  其早期作品以《风云榜》最佳,充满诗情画意且饱富生命力与人情味;后期之《天杀星》则笔法酷似古龙,但张弛有致,并深具谐趣,则为一般“新派”所不及。或谓其《血堡》颇负盛名,其实这是仿“鬼派”的戏笔之作,无足轻重。另如《祭剑台》、《留春谷》、《金步摇》等书,布局不凡,欲擒故纵,亦多可观者。

  ·萧逸本名萧敬人,一九三六年生,山东荷泽人。曾就读于国府海军官校,中途辍学;即与其弟萧安人(笔名“古如风”)一齐下海从事武侠创作。一九六○年萧逸同时推出《铁雁霜翎》与《七禽掌》二书,颇获好评;实则其因袭“北派五大家”处颇多,但“抄”得相当技巧;加以作者笔锋常带感情,遂成名著。特别是《铁雁霜翎》写铁守容、李雁红、叶砚霜、纪翎(暗嵌两女两男姓名)之间的阴错阳差、爱恨情仇故事,极为哀感动人。惟因萧逸初期未能摆脱传统说书人故习,时常喜于书中插话,大谈“现代爱情观”;且笔法新旧杂陈,尚有待琢磨。之后,续撰《虎目娥眉》、《金剪铁旗》、《桃李冰霜》、《红线金丸》及《壮士图》、《风尘谱》诸作,则以“新艺侠情”小说鸣世。

  奇的是,从一九七二年起,萧逸又仿还珠楼主写下《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及《火雷破山海》等四部“奇幻仙侠派”作品;但因才学有限,文情俱远逊台湾早期名家海上击筑生的《南明侠隐》一书。及至一九七七年以后,始回头再走“超技击侠情派”之路,注重外在气氛之营造与人性冲突之描写,惟仍保留神化武功特色;如《马鸣风萧萧》、《甘十九妹》、《无忧公主》、《含情看剑》、《饮马流花河》等书皆是。可谓极少数未受古龙“简单化”影响的名家之一。

  ·上官鼎为刘兆藜、刘兆玄、刘兆凯三兄弟集体创作之共同笔名,隐喻三足鼎立之意,而实以刘兆玄为主要执笔人。刘兆玄生于一九四三年,湖南衡阳人;台大化学系毕业,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化学博士。曾任国府行政院国科会副主委、台湾清华大学校长;一九九三年转任交通部长迄今。

  刘兆玄是台湾早期最年轻的武侠作家,一九六○年就读高中二年级时,尚未满十七岁;初由应征代古龙续写《剑毒梅香》起家,旋以《沉沙谷》一书成名,引起广泛注意。其文笔新颖而表现手法则颇现代,对于战前气氛之营造,亦有独到之处;惟喜渲染奇功秘艺,未脱武打招式窠臼,故不能归入“新派”之列。

  嗣后,刘氏又陆续写下《烽原豪侠传》、《七步干戈》、《侠骨关》,《铁骑令》、《金刀亭》等书,均以描写手足之情与朋友之义见长;而其揣摩小儿女情态,一派天真,尤得其神。但因其诸作均由三兄弟轮流执笔,难免互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故虽广受读者欢迎,却始终没有一部情理相通、结构完整的杰作传世。而自一九六七年出国留学前“登报宣告封笔”,此后坊间所出“上官鼎”小说均系冒名伪作,不值一提。

  此外,台湾其它武侠名家如独抱楼主《璧玉弓》写悲情人生之无奈;孙玉鑫《威震江湖第一花》写孤女复仇之艰辛;东方玉《北山惊龙》写溶洞武功之奇绝;云中岳《草莽芳华》写绝谷求生之人性;易容《王者之剑》写侠士不屈之义烈……乃至柳残阳《枭中雄》之铁血江湖、高庸《天龙卷》之讽世妙喻、秦红《九龙灯》之扑朔迷离等等,各呈巧思,皆不容忽视。最可怪者,乃陈青云、田歌辈嗜血嗜杀、走火入魔的“鬼派”小说亦颇受欢迎,实值得社会学者注意。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