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作家 > 中国作家

郭严隶 《浮途》:传统女性的回归

发布时间:2010-06-27 所属栏目:中国作家 来源于:未知 点击数:85次

  作者:郭严隶 《浮途》(花城出版社)

  虞是殊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家,但她才质聪颖,这就构成了一对对矛盾:贫穷、落后的处境与美丽人生梦想之间形成对立;乡村赋予她的淳朴、善良与都市的欲望、无常甚至无道构成了对立;天赋的才华、丽质与周围环境的威压构成了对立。在她的身上,传统与现代成了决定她多舛命运的两股潜在的力。她自小就追求知识、光明和自由,她还保持了空谷幽兰般的内心世界,这似乎是她天性中禀赋的特征。她终于成为甜石村第一个“秀才”。从读师范开始,即追求自己的理想——文学,师范毕业后,所工作的幼儿园人际环境极差,她仍克服种种困难坚持自己的理想。理想成为她生活的本质要求。她遭到了潘肃珍、田加旺、于天浩们的重重打击迫害,尚能一如既往地保持自己的善良天性。也是因为这理想,她爱上了范玄同、秦克兢、高慎上这样一些品德高尚的文友。与封建时代的女性相比,她是具有现代性的女性。但是,若与私人化写作、美女写作、身体写作的迷离光影所勾勒出来的冷艳和恣肆相比,她又土得掉渣儿。她对于田加旺总是逆来顺受,一次次地被愚弄;对于自己倾心的爱情,一次次地甘于放弃。为了弟弟和亲人们,她忍受了难以启齿的家庭暴力、内心屈辱,其丈夫田加旺做出泯灭人性之举,她却仍然不得不与其和好,活像旧社会三从四德的女性。她甚至想用自己的善良感化田加旺。她听从高慎上的劝诫,独善其身,一心追求中国传统文化的真理观。显然,这是一个早已在当代女性写作中被遗忘的近乎古典的形象。最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地进行了反抗。她的反抗取得了巨大成功,不仅个人婚姻得到了解放,而且事业也得到了认可。

  虞是殊是个直到最后才完成了塑造的人物。虞是殊值得我们深思的也许是她的“软弱”与“反抗”两个方面。正如司马迁所云,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实为审时度势的智慧。作为一个深深浸润了中华古典文化的人,她的身上有儒家或道家精神的影子是不奇怪的。她是直到最后才奋起反抗的,她的反抗再不会伤及她的亲人了。一般而言,她应是很难逃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模式的悲剧人物,但她没有毁掉,苦难的熔炉淬出了她的光亮。她走向了彻悟,不是看破红尘的出世,而是拥抱人生的热烈。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